追书网 - 其他小说 - 大佬夫人有点冷在线阅读 - 088 现在还不能怀孕(一更)

088 现在还不能怀孕(一更)

        老宅。

        “您找我,”凌珂课上到一半被请了回来,已经猜到是什么原因了。

        此时傅冥寒还没到。

        老太太背对着她,低头摸了摸二儿子的遗照。

        我的儿啊,公司破产了,奶奶可以帮你东山再起,何苦要这样啊。

        “老太太,节哀啊,”婢女轻声宽慰。

        明明是悲恸万分的背影,可当老太太回过身来时,脸上的表情却已然恢复到无懈可击,她坐回沙发上,拐杖杵在一旁,看向婢女:“愣着干什么,给凌珂倒茶呀。”

        没到最后一刻,老太太还很谨慎,不会怠慢了女孩,但神情里却参了几分狠绝。

        “是。”

        趁凌珂低头捏起茶杯,老太太狐疑的扫了一眼她的表情:“凌珂啊,你这条项链很漂亮,是哪来的?”

        “是主人给我的。”这是实话。

        “寒儿给你的?”这个老太太倒是也想过,如果真是那个宝石大盗给的,应该不敢这样明目张胆的戴在身上。

        “恩,二月初七那天给我的。”凌珂记性好极了。

        连哪一天都能说出来,应该是真的。况且宝石做成项链肯定是有请设计师加工过的,是不是寒儿送的,她后期派人查一查就知道了。

        “凌珂啊,奶奶开门见山,今天有几句话要问你,你实话实说,跟奶奶不用藏着掖着,奶奶多疼你,你是知道的,绝不会害你。”

        老太太知道凌珂性子刚毅,威逼利诱是没用的,想问出实话,只能下软刀子。

        “恩,您问吧,我知道的都会告诉您。”

        凌珂神情恳淡,老太太很满意。

        “你告诉奶奶,你看没看到酒会那晚盗走项链之人啊?”

        老太太精的很,她没问“认不认识”,而是问“看没看到”。

        因为“认不认识”这个意图太明显,回答“认识”,那就相当于自投罗网,谁都会否认的,但“看没看到”这个问题就很平常了,让人没有防备,只要凌珂眼神里有一丝游移,老太太便可以确定,他们是认识的。

        她问完后,就紧盯着凌珂的表情。

        只见凌珂不动声色地回答道:“不认识。”

        凌珂目光坚定,很坦然,没有一丝撒谎的痕迹,老太太犹豫:难道真不知情?

        这其实多亏了香菱,香菱今早磨叽了她很多遍,还以各种口吻提前演习了询问她见没见过joker的场景。

        刚刚老太太问的话,香菱已经和她核对过无数次答案,所以她丝毫没有犹豫,张口就来。

        老太太看了眼时间,去夜园搜枪的人怎么还没回来?要是把王雨橙带回来当面对质,也许能看出什么蛛丝马迹。

        她继续问道:“凌珂啊,酒会那晚,有人说你中间有段时间不在会场里,告诉奶奶你去哪啦?跟谁在一起?有没有人能给你做证啊?”

        这题香菱没跟她预习啊。

        “奶奶,您不会是在怀疑我吧?”

        凌珂不答反问,给自己争取时间,她语气很自然,与平时一般无二,但脑子却快速转着,思考该如何应答。

        毕竟以后是想凭实力在演艺圈站稳脚跟的,她就当此刻的表情管理都是在锻炼演技。

        “奶奶怎么会怀疑你呢?是有其他人说的,奶奶当然相信你,所以才要问清楚,帮你洗脱嫌疑呀,奶奶跟你是一条心的。”

        果然,姜还是老的辣,凌珂抛出去的问题,片刻就被老太太解决了。

        双方眼神你来我往,谁都不甘示弱,气氛正焦灼时,却听门口响起一道低沉的嗓音。

        “她当时自己一个人在休息室里,没人能作证。”

        是傅冥寒,好在到的及时,正好撞上了最关键的问题。

        看来他的女孩还没有说见过江赫云,不错,学聪明了。

        这时,黑衣人也快步走到老太太跟前,小声汇报:“老太太,枪并没有找到。”

        老太太撇了他一眼:“那个姑娘呢?”

        黑衣人怯生生地看了眼门口的站着的少爷,一脸为难道:“被少爷的人给……”

        老太太瞪了他一眼,阻止他说下去:“知道了!”

        还是被她的宝贝孙子给抢先一步,那是造谣他女人的人,被他处理了,很正常,而且只要证明那姑娘说的是假的,就算他不动手,老太太自己也会派人下手的。

        只是现在人证没了,物证也没搜到,看凌珂的样子又没什么可疑的,难不成真是那女孩自导自演?想搅合她跟凌珂的关系?

        老太太神情缓和了些,只要能证明凌珂离开酒会那段时间,跟宝石大盗无关,也就没有什么可以猜忌的了……

        她看向她的宝贝孙子:“寒儿来啦,你刚刚说凌珂自己一个人在休息室里?没人能作证?”

        凌珂目光也看向傅冥寒,一副得救了的表情。

        “恩,”傅冥寒若想买通几个人作证很简单,但老太太也是这么想的,所以越是拿出人证,越是可疑,而没人能作证,反而可信度就很高了。

        “那她在休息室里做什么呀?”

        傅冥寒看了眼周围站着的下人们,面不改色心不跳,直接回答:“只能怪她那晚太美了,上台致祝词前,我带她进酒会旁的休息室里……做了些事,可能是累着她了,她说她站不起来,就留在里面休息。”

        其实凌珂是在他祝词的过程中离开的,但她身手好,连保镖都没注意到她到底是什么时候离开的,别人更不会注意到,唯一知道的,就只有王雨橙了,不过现在已经可以不用管她了。

        傅冥寒声落,屋子里原本凝重的气氛骤变!在场的所有人,包括凌珂和老太太,脸全红到了耳朵根,一个个张着嘴,谁也没想到会听到这么个答案啊……

        下人们纷纷低下头,一副我什么都没听到的表情,心里默念:色即是空,空即是色。

        老太太更是不知该高兴还是该不高兴了……多疯狂啊,能把精气神十足的凌珂给累成那样了……也难怪刚刚凌珂支支吾吾的不敢说,这事儿让人家小姑娘怎么开口……

        老太太不自觉的回忆起过世已久的老伴儿……咳咳,不得不说,傅家这方面确实有遗传……

        应该不能是为了给凌珂开脱故意这么说的吧。

        紧接着,傅冥寒又朝老太太心口上下了一剂猛药,彻底打消了老太太的疑虑,他望向再次大脑死机的凌珂,一副宠溺的语气道:“别忘记吃药,你现在还没毕业,还不可以怀孕……”

        ------题外话------

        猫娘:傅冥寒,你够了

        傅冥寒:跟阿珂,多少次都不够。

        猫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