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其他小说 - 大佬夫人有点冷在线阅读 - 083 我愿意(二更)

083 我愿意(二更)

        还记得刚来夜园的时候,如果有人问凌珂想吃什么,她的答案永远都是”随便”二字。

        但现在不同了,最近管家每日准备膳食的时候,都会先询问她的意见,管家盛情难却,如果她总答随便,管家会很为难的。

        不过她的答案,来来回回基本上就那几样,纯肉食动物没错了……

        跟三三的食谱差不多。

        “凌珂姑娘,今天可是农历十五……”婢女好心提醒。

        “哦,”凌珂知道,因为她向来都是过农历日的,但她没明白婢女此刻提这个,是什么意思。

        她又翻了翻菜单,继续道:“再要一个这个排骨。”

        傅冥寒轻笑一声,没说话。

        婢女却看不下去了,直接挑明:“凌珂姑娘啊,麻烦您换一样,从咱们老太太信佛开始,每逢初一、十五傅家上下都是不能吃肉的,咱们老太太一直很诚心,佛法有云……”

        话说到一半,老太太打断了:“锦禾,你先下去吧,这有薛绍良服侍着就行了。”

        锦禾是婢女的乳名。

        “是。”

        凌珂看向老太太道:“抱歉……”

        老太太却朝她使了个颜色,然后瞅着锦禾的走出包厢,关上门,然后小声道:“别听她的,点你的,马上要高考了,你得多补充些营养,”然后指了指菜单上:“我看这个肘子也不错,也来一个吧。”

        “啊,”凌珂有些云里雾里,她也不是非要吃肉,在吃的方面,她很随意的。

        傅冥寒却是一脸云淡风轻:“奶奶,明明是你想吃吧。”

        在他小的时候,每逢初一,十五,老宅里都是做素食的,但为了他的身体着想,下人们会单独做肉食送到他房间,然后……有好几次奶奶都以看他为由,进他屋子里偷吃肉。

        其实他早就知道今日是十五,如果奶奶真的会生气,他必然不会任由阿珂往枪口上撞。

        虽然目前为止,奶奶对阿珂还是很好的,但如果真的触犯了奶奶的禁忌,她依然不会手软,这一点傅冥寒很了解。

        当然,即便触犯了,他也绝对有能力保护好他的阿珂。

        老太太斜睨了他一眼:“又揭奶奶老底儿,我压根也没想着要吃素,就是锦禾她们天天给我戴高帽,搞得我吃个肉还得偷偷摸摸的,简直就是道德绑架!”

        晚膳期间,气氛很融洽,凌珂也不是个怕事儿的,同老太太说话,该有的礼数有,但却不会谨小慎微,卑躬屈膝。

        三个人在一起,颇有一家子的感觉。

        栀婉晴若知道是这么个结局,脸色肯定会绿好一阵子。

        傅冥寒为凌珂夹了很多肉,不一会儿,她面前的小碗已经堆成山。

        老太太看在眼里,心里虽然是高兴,但却突然觉得自己碗里的肉不香了。

        从小到大哪里见过自己的宝贝嫡孙对谁这般上心,再这么下去,那冷血无情的人设都快要崩了啊。

        她指了指傅冥寒筷子伸向的那盘肉:“寒儿啊,这个肉奶奶也爱吃……”

        眼巴眼望着想等他的宝贝嫡孙给自己夹块肉,最后却等来一句。

        “您刚刚已经吃不少了,医生说您胆固醇高,需要少吃肉。”

        哎,心口疼。

        还算温馨的家庭聚餐结束,老太太舍不得寒儿,没坐老宅的车子,而是跟他们一起坐了夜园的车。

        薛绍良先将老太太送回老宅。

        待车里只剩他们三人,傅冥寒幽幽的道:“说吧。”

        三月十五,正是举行拍卖会的日子。

        薛绍良将车停在路边,把竞拍记录递给主子,神态严肃道:“主子,刚刚那边回报,正如您所说的,您二叔抵押了他自己名下的所有资产,已经将东西竞到手了。”

        傅冥寒一手执着竞拍记录核实那些天价一般的数字,一手握着凌珂的手,若有似无地磨蹭着女孩柔软的皮肤。

        “恩。”

        薛绍良回身启动引擎,看向后视镜里的主子:“对了,您二叔的珠宝公司明晚会举办大型晚宴,邀请了很多商界名流和娱乐圈大腕,准备将竞拍下天价古董项链的事情昭告天下,为公司造势,借机帮助公司翻身。”

        “恩,很好。”傅冥寒心情不错。

        一切都在按照他的计划进行,分毫不差。

        “主子,您要去吗?”

        他是一定要去的,他不但要去,还要为他的二叔祝词庆祝。

        而且他的阿珂也要一起去,因为几天之后,傅家将发生一件大事,只有他们在现场,老太太才不会怀疑,他必须保证他的阿珂绝对安全。

        至于他自己,现在也不可以让老太太起疑,二叔才是第一个,不能让任何外界因素妨碍他的复仇计划。

        凌珂虽然不知道他们到底要做什么,但听得出来事情不简单:“我能帮你做些什么吗?”

        傅冥寒牵起她的手,在手背上轻吻一瞬,像中世纪末贵族向公主发出的绅士邀请:“明晚的晚宴,你愿意和我一起去么。”

        “恩,我愿意。”

        ***

        同时,江赫云这边,作为现如今的娱乐圈顶流,他同样收到了晚宴的邀请函,他没有应邀,不应邀不代表他不去,他只是要以另一种方式出场。

        此刻他正坐在书房内,他盯着面前的那面墙,上面贴满了各色名贵珠宝的照片,大多数照片上都已用黑色的记号笔画了叉,唯一一张,是新放上去的。

        他手里把玩着一枚红色金属托底的精致飞镖,他捏起飞镖,抬手轻轻向前投掷,飞镖仿佛有生命一般,直直地飞向那张新照片,准确无误地扎进照片正中央。

        正是那条古董项链的照片,那是她母亲生前最喜欢的项链,是父亲江珏九送给母亲的定情礼物。

        那一晚,年仅五岁的他被母亲关在卧室的密室内,整栋庄园里都是惨烈的哀嚎,他透过缝隙看见了站在密室外面的母亲,他看到母亲的身体直直的倒下,母亲对着缝隙的朝他微笑,用唇形告诉他:不要怕,我永远都在。

        他清楚的记得,母亲当时正戴着那条项链,他也清楚的记得,那条项链是怎样被强盗抢走……

        这次,他势在必得……

        ------题外话------

        求票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