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其他小说 - 大佬夫人有点冷在线阅读 - 080 香菱“弑血”初体验(一更)

080 香菱“弑血”初体验(一更)

        商店老板记得很清楚,这是香菱第19次进到他店里买东西。

        第一次来,她买了一盒小熊饼干,草莓味的,饼干的碎渣顺着领口掉进了衣服里。

        第二次来,她买了两本笔记本和一盒牛奶。

        ……

        香菱每一次光顾,他都记得清清楚楚。

        他的老家在鹿城,他是个逃犯,有极严重的“恋童癖”。

        在鹿城的时候,他也是在学校开商店的,但并不是高中,而是小学。

        在那所学校里,他犯过几起丧心病狂的大案,鹿城各地都在通缉他。

        大约两个月前,他做了个假身份,逃到这儿重新开店。

        这里进进出出的都是差不多18岁的妙龄少女,身姿高挑,曼妙绰约,但却丝毫提不起他的性趣。

        直到他见到香菱,那种感觉才终于又涌起了,那种克制不住的冲动和狂喜。

        虽然女孩已经成年,但身材却娇小可爱,又长了一张美丽动人的萝莉脸,简直太完美了,比他曾经试过的哪一个都更加完美。

        以往香菱都是随着人流一起进来,一起出去,但今天不同,今晚店里只有他们俩,刚刚他还摸到了她的手,滑嫩嫩的像块水豆腐,他等不了了。

        他甚至觉得这就是上天为他们俩安排好的美好夜晚。

        望着香菱离去的身影,他翻找到扔在收银台旁的钥匙,为店门落下锁,迫不及待地跟了出去……

        他走路踉踉跄跄的,嘴里念念有词,像神志不清的呓语:“宝贝儿,等等叔叔,叔叔还没找你零钱呢……”

        ***

        香菱越走越快,她余光看到了身后侧那个颤颤歪歪、被拉长的人影。

        那人戴着眼镜,就是商店老板。

        她将书包背在身前,将手伸进里面,摸着那把水果刀。

        到达宿舍需要经过一条胡同,胡同狭小,没有路灯,这个时间段,没有人经过。

        眼见着就要走出胡同,宿舍楼的光已映入眼帘。

        可就在这时,身后那可怕的身影,猛地向她扑去。

        香菱身子被那人死死拽住,踏出胡同的那只脚,挣扎着被拖了回去,消失在胡同口。

        被抓到了。

        昏暗无光的胡同内。

        她背靠着墙,双手抱着胸前的书包,低着头,神情都隐在黑暗里。

        她听到他粗重的喘息,知道他想干什么。

        “能放过我吗?”她问得很漠然,并不是求饶,淡定到连她自己都有些意外。

        “宝贝儿,别怕,叔叔会好好疼你的。”

        和想象中差不多的台词,她以为她会像那日一样被恐惧吞没,但似乎并没有。

        她甚至觉得这人的话很可笑。

        她双眼无神地盯着他,黑漆漆的眸子里一片空洞,一瞬间,那日的情景与眼前的画面重叠,那些人狰狞的面孔也仿佛与眼前之人叠加在一起。

        “叔叔,你想好了吗?”

        夜风呼啸着擦过耳畔,像在叫嚣。

        听到这声叔叔,男人感觉血液涌胀到几乎要爆炸,他擦拭着口水,兴奋到浑身佝偻,声音断断续续:“叔叔……想好了……咱们现在就开始吧……你转过去……叔叔……轻轻的……”

        男人在这种状态下都是破绽百出的。

        她仰起下巴看天,今晚是血月。

        她摸了摸那把刀,在书包里将刀褪了鞘,她是死过一次的人,可能比恶徒还疯狂……

        ***

        晚上22点16分,林殊织收到了香菱的微信。

        【能帮我一个忙吗?我在学校宿舍后面……】

        林殊织将车开得飞快,不到10分钟就到了。

        血月下的校园一片殷红,寂静无声。

        按照香菱说的位置寻去,他找到那条胡同,看到了他的香菱,完好无损的香菱。

        女孩贴着墙根坐着,胳膊环抱着双腿,女孩抬眸望向他,一双眼睛是湿漉漉的干净。

        他踏入胡同,感觉踩到水洼,低头看了眼鞋底,是红色的。

        他瞥了眼地上模糊的物体,快走两步上前,俯身将他女孩抱起,女孩骨架很小,躺在他臂弯里,像一朵白白的棉花糖,轻飘飘的,也不乱动。

        明明连看恐怖片都不敢独自一人,却在这种状态下不知待了多久。

        他声音比天上的银河还要温柔:“我来晚了,害怕了吗?”

        香菱搂着他的脖颈,乖巧的把头靠在他怀里,摇了摇头:“不害怕。”

        “为什么找我,不找凌珂?”林殊织很欠的。

        “做好事找凌珂,做坏事找你,”香菱的声音很轻,轻到有些失真。

        这话听乍一听很坑,但林殊织笑了,他挑了挑眉头,他知道香菱的意思,但偏要往歪了想,他想做的坏事,可不是那种坏事……

        抱着香菱走到门口的时候,几个着黑衣的人迎面过来,他点了点头,黑衣人们便悄声往胡同的位置去了。

        到了车里,香菱坐在副驾驶上,这次林殊织没开他的跑车,而是开了辆稳重的黑色商务车。

        香菱按下车窗,把下巴垫在车窗上,看着车外的夜景。

        林殊织大大的手掌一把将她的小脑袋捞回车里:“小朋友,这个姿势很危险。”

        他一个玩世不恭的公子哥儿,平时最不把交通规则放在眼里,这会儿对待香菱,倒是小心谨慎地防范于未然,一丝安全隐患都不敢忽略。

        香菱系好安全带,乖乖坐好。

        她真的很瘦,安全带似乎起不到什么作用,车子晃,她也跟着晃,林殊织尽量把车开得平稳。

        香菱低着头,两条小腿儿无聊地在地上踢了踢:“他死了吗?”

        后视镜里,林殊织那双狭长的眸子阴沉沉的:“你不需要知道。”

        又过了半晌。

        “林殊织。”

        车子猛地晃了一下,如果他没记错,这是她第一次喊他名字,从前都是喊他“医生”。

        他突然发觉,那个不靠谱的老爸给他起的名字很棒啊。

        林·殊·织。

        普普通通的三个字,从女孩的嘴里蹦出来,怎么就这么好听?

        “林殊织?”香菱又唤了一声,显然,她自己并未发现这称呼上的改变。

        林殊织轻咳一声:“怎么了?”

        “我们要去哪?”

        “跟我回家,给你换身干净的衣服,明早再送你上学。”

        香菱低头看了看身上斑驳的血迹,这样确实不能回宿舍,更何况宿舍里还有王雨橙那个麻烦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