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其他小说 - 大佬夫人有点冷在线阅读 - 056 珂爷喜欢的果然是“嗜血萝莉”

056 珂爷喜欢的果然是“嗜血萝莉”

        从进屋开始,唐岳强就明显感觉到了,自己虽算得上是傅冥寒的长辈,但却没有任何的分量,哎,看来……

        他之前就已做了些思想准备,若无可能同时挽救公司和女儿,两者选其一,只能放弃唐槿汐了,比起集团利益,永远离开帝都又算得了什么呢?

        书房内的每一秒都仿佛一个世纪那么漫长。

        面前的茶凉了,薛绍良给他换了新茶。

        其实薛绍良挺纳闷的,他家主子向来不跟无谓的人浪费时间,即然已经做了决定,又何必见这个唐岳强呢。

        主子的心思,真是让人猜不透。

        唐岳强深思熟虑了老半天,眼见着傅冥寒耐心即将耗尽,他连忙开口:“那唐伯伯就不跟你绕弯子了,冥寒啊,这件事确实是槿汐荒唐,让她离开帝都,我没有怨言,只是咱们两家合作的事还希望你再考虑考虑,唐氏愿意降2个点当做补偿,你看……”

        傅冥寒没什么表情,轻点了点太阳穴:“据我所知,你让给我二叔的也不止2个点。”

        “这……”

        唐岳强一脸震惊,和傅家二叔的暗庄交易都是秘密进行的,傅冥寒是怎么查到的?选择这个时间点挑破又是为何?难不成……

        他又看了看傅冥寒那有些玩味的表情,这才惊觉自己早已落入了恶魔的陷阱,看来傅冥寒原本就没想切断和唐家的所有合作,毕竟这样对傅氏集团也没有什么好处,从一开始,那个男人就只是想将他逼到道尽途殚的地步,逼得他主动提出要结束和傅家二叔的利益关系网……

        这城府,难怪这么年轻就坐上了傅家家住的位子,这样的男人,若能成为自己的女婿,那他们唐家定是万世家业,永兴不败。

        可现在,只求不与他为敌……

        唐岳强放弃挣扎:“既然你都知道了,我也没什么可解释的了,以前是我糊涂,我保证,以后跟你二叔决不会再有任何私下交易,”他停了片刻,仿佛下定决心一般:“3个点,这确实是最大让利了,以后咱们合作,唐氏都无条件降3个点。”

        傅冥寒不置可否,眸子里也看不出情绪。

        似乎还不够满意。

        唐岳强继续补充:“你二叔那边,我一定把事情做漂亮,只说是我自己的原因,跟你没有任何关系。还有槿汐,我永远不让她回帝都,绝对不会再给你添麻烦了。”

        事到如今,都是他这个不争气的女儿惹出来的麻烦,傅冥寒越是为难他,他就越气唐槿汐,送出去也好,不然集团早晚毁在她手里。

        傅冥寒慢吞吞地摸了摸下巴:“咱们两家是世交,3个点我可以不要,”他示意薛绍良给自己续茶:“听说你手下有几份娱乐公司的股权……”

        原本他是打算要那3个点的,可当他知道了凌珂的梦想,便临时改了主意。

        唐岳强愣了一瞬,随即无奈的摇头苦笑。

        这个傅冥寒啊……

        他手下捏着的那几份股权都是现在正当红的娱乐公司,而且他们早已不再对外出售股权,所以可谓是有市无价,有钱都买不到。

        竟不知傅冥寒也开始对娱乐圈感兴趣了……

        事到如今,唐岳强哪还有还价的余地:“我明白了,不知冥寒看上了哪家娱乐公司啊?”

        傅冥寒抿了口茶:“这个过段时间再说。”

        他对娱乐圈的兴趣完全来自于凌珂,他要哪家公司的股权,也取决于凌珂毕业后想去哪家公司。

        他放下茶杯,看向唐岳强的眼神嗜血狠绝:“最后再提醒一下,如果日后又在帝都听到唐槿汐的消息,我会用你想象不到的方法对付她。”

        唐岳强很是郑重:“你绝对放心,我一定派人盯牢她,只要咱们能继续合作,这些都不重要。”

        傅冥寒微微点头,狩猎已结束,他打了个手势,示意薛绍良送客。

        一旁的薛绍良简直对他家主子崇拜到五体投地,他这才恍然大悟,原本以为主子想打压唐家,通过让唐家失势来斩断傅家二叔的左膀右臂,但其实这样做,傅氏集团也会有损失,只有现在的结果才是最完美的,傅家二叔只能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想想他知道后的表情,薛绍良差点笑出声来。

        薛绍良虽然不知道娱乐公司的股权是为凌珂要的,但他知道那几个已经停止出售的股权可比3个点的让利值钱多了。

        而对唐槿汐而言,让她亲眼看着从小溺爱自己的父亲为了集团的利益而放弃她,甚至厌恶她,这比什么惩罚都要狠。

        主子就是主子,他永远知道如何让一个人万劫不复,痛不欲生。

        ***

        晚上,帝都医院。

        林殊织正往香菱的病房去。

        一旁路过的小护士笑着打招呼:“林医生气色好好哦,最近没去夜店吗?”

        林殊织摆了摆手:“玩够了。”

        夜店这个词儿,他都好久没听过了,反正凌珂之前已经报废了他的手机,他跟那些女人们早就不联系了。

        走到病房门口,听到里面传出一阵阴森恐怖的声音,还有女人的惊叫声,仔细听了听,声音是从电视里传出来的。

        推门进去。

        果然,电视里的画面十分恐怖,一个白衣女鬼满手鲜血的站在里面。

        “喜欢看恐怖片?”

        香菱暂停了手中忙着的东西,看向他,眸子里是难以掩盖的兴奋:“喜欢,以前在出租屋自己一个人不敢看,现在有看护陪我我就敢看了。”

        当然,她兴奋并不是因为恐怖片,而是因为下午的时候,凌珂告诉她可以回学校上学了,并且她们还在同一班,她简直高兴到起飞,恨不得身上的伤立刻好起来。

        而一旁的看护早已被电视吓得脸色惨白,用手捂着眼睛,只露了一条细细的缝,见林殊织来了仿佛看见救星:“林医生,她硬拽着我看的,不是我自愿的。”

        林殊织低笑:“给你加工资。”

        看护闻言乐呵呵地放下手,坐姿端正地看向屏幕,只要加工资,女鬼从电视里爬出来她也不怕了。

        林殊织目光看回香菱,她把床边桌打开了,上面摞着几本复习资料,每本复习资料都被仔细地包上了粉色的书皮,旁边放了几支铅笔,老式的铅笔刀,还有摞成小山的铅笔削。

        看来已经准备上了。

        他是从薛绍良口中得知了香菱要重返校园的事情,而且他也打听了,凌珂和他口中的香菱并不是一个人,只是同名而已,至于那天凌珂为何知道香菱会出事,他只能解释为一种巧合。

        总之,两个女孩被某种冥冥之中的缘分牵引着,现在已然是很好的朋友了。

        好到让他和傅冥寒嫉妒的那种……

        他走到旁边,随手拿起一本书看了看,粉色的书皮上印着白色的小兔子,香菱在第一页上用十分工整娟秀的字体写了自己的名字,好像小学生,他心里大喊救命,简直可爱到爆炸。

        放下书,又看了看她削的铅笔,笔尖削得很尖很细。他拿起三根铅笔比较了一下,每一根削得长度竟然一模一样,比转笔刀削得都要工整,怕也是强迫症的一种……

        他轻叹:“削得好尖啊。”

        香菱闷着头继续削,没头没脑的来了句:“嗯,一定要尖一些,如果有人欺负凌珂,我就把笔扎进那人掌心里。”

        她声音娇娇软软的,温柔极了,让人一时间都没反应过来这话有多血腥。

        林殊织拿着笔的手滞了滞。

        香菱见他没说话,露出了恶作剧得逞的笑容:“我开玩笑的,笔芯很容易断的,怎么可能当武器呢?不过凌珂帮了我这么多,以后我也要保护她,不能像以前那样了。”

        林殊织被吓到了吗?

        正相反,他挑了半边眉,他是医生,也是刽子手,同时,他喜欢血。

        其实如果下手足够快,笔芯完全可以扎穿一个人的掌心。

        臆想了一下软萌的香菱将笔插进坏人掌心的画面……这个调调,他很喜欢……

        ------题外话------

        小剧场。

        “这只小鸡好可爱啊。”

        香菱闪着灵动的大眼睛,满眼期待地看向林殊织。

        林殊织:“买给你,回家养起来。”

        香菱:“嗯嗯。”

        两个月后,鸡死了……

        林殊织:“香菱,别伤心,我陪你一起把它埋了。”

        香菱一脸无辜的看他:“可是我想给你煲鸡汤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