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其他小说 - 大佬夫人有点冷在线阅读 - 054 啤酒炖鱼和初吻最配了

054 啤酒炖鱼和初吻最配了

        傍晚,唐家。

        唐岳强听完秘书的汇报,心顿时凉到谷底,虽然他知道傅冥寒血冷薄情,但没想到搬出傅家二叔和老太太也没起到任何效果。

        当然他并不知道老太太压根就没劝,人家只在乎自己未来的嫡重孙,唐家什么的也只是面子上敷衍敷衍。

        唐岳强深叹一口气:“明天帮我安排时间,我亲自去一趟夜园。”

        ***

        同时,夜园。

        家教老师已经下课,凌珂正在自行复习。

        手机叮了一声,是胡笑言的微信。

        【老大,我打听了,咱们学校暂时没有开通考试插班的途径哦,想插班只能是托关系了,老大你什么时候回学校呀,我都想死你了~】

        【谢谢了,摸底考试当天回去。】

        凌珂回复微信一直是用手写输入法,速度有些慢,像老人家,这几个字她耐着性子捅了半天。

        哪天要知道还有语音输入这种方法,可能就摔手机了。

        回完微信,也没什么心情看书了,她合上书本,扔到一旁,双手抱在脑后,懒散地向后倚着。

        看来还得找傅冥寒帮忙,虽说是靠山,但她觉得应该互惠互利,主人帮过她很多,她却只为他夺过一次蓝宝石,还能为他做些什么呢?他似乎无欲无求,无懈可击。

        管家正好推门进来,凌珂忙问:“最近主人有没有想处理的人或者想要的东西?”

        管家怔愣了一瞬,面色有些尴尬,他身子往旁边让了让,凌珂这才看到,傅冥寒就站在门口。

        傅冥寒扫了一眼屋内,这是他吩咐管家专为凌珂准备的课室,干净宽敞,光线不错,还算满意:“下课了?”

        凌珂嗯了一声。

        “刚刚问那些做什么?”

        “没什么,就是想帮你做些事,”凌珂回的大义凛然。

        傅冥寒半眯起眸子,有些诡谲,他的阿珂心里藏不住事:“先陪我用膳。”

        管家很是欢喜,连忙招呼下人们准备,自从女孩来了夜园,主子不但不反感用膳,甚至都会主动提用膳的事了,最近气色也明显好多了。

        这些事他常常汇报给老太太,老太太对凌珂也是越来越放心。

        晚膳开始。

        又是一顿堪比满汉全席的盛宴。

        两个人相对而坐,餐桌很长,各色各样的菜品摆满了整张餐桌。

        凌珂向来是眼前有什么就吃什么,从不去远处夹别的菜。

        此刻她眼前是一碟啤酒炖鱼。

        饭间,傅冥寒偶尔会询问她今天的状况。

        “对家教老师还满意吗?”

        “嗯,满意。”

        “都学会了吗,有不会的我可以教你。”

        “都会了。”

        关于女孩的一切,他总是巨细靡遗。

        过了会儿,他又问:“手上的伤口有按时上药吗?”

        这次凌珂迟迟没有回答。

        他掀了掀眼皮看她,却发现她那张莹白的小脸此刻竟红晕晕的,额头都是汗。

        不会又发烧了吧。

        “阿珂。”

        傅冥寒试着叫她,她没回答,只是慢吞吞地抬眼,一眼的迷醉,一脸的迷茫。

        喝醉了?餐桌上并无酒啊?

        傅冥寒看了眼她面前那盘快吃光的菜,厉声对向管家:“这里面放什么了?”

        管家惊慌失措:“回主子,这道是啤酒炖鱼,里面加了啤酒,但是炖的过程中,酒精应该都挥发的差不多了,不至于会醉人啊……”

        虽然是这么个道理,但从凌珂的反应来看,显然已经醉了。

        她好像很热,一手抵着头,一手开始……开始解扣子……

        她怕是忘了自己是个女孩。

        傅冥寒见状立刻让下人们都退下,他绕过餐桌,走到凌珂身旁,一只手臂伸到她的膝弯,一只手扶着她的肩,动作轻缓地将她抱了起来。

        好在他已经知道她的卧房是哪间了。

        进了屋,将她慢慢放回床上。

        正当他要将手抽离的时候,凌珂突然如回光返照般睁了眼。

        她迅速起身,拽着傅冥寒的胳膊,反手将他推倒在床上,自己翻身坐在他身上。

        短短一秒钟,两个人的位置上下颠倒。

        而且不知何时,她已抽出了枕头下的匕首,抵在了傅冥寒的咽喉之处,喉结轻轻滚动便会碰到冰凉的刀刃。

        她声音警惕:“你是谁?”

        这是一种本能的自我保护,一种身体记忆。

        傅冥寒仰面躺着,喉间的刀刃并没有对他产生丝毫威胁,反而让他有些兴奋。

        此刻的凌珂身手虽然敏捷,但那双眼仿佛是顶级的黑色玛瑙石蒙了雾气,似乎在看他,又似乎没有聚焦。

        看来酒量真的很差。

        他眼底荡漾着邪魅的笑意:“我是你的主人。”

        “主人……”

        凌珂拧着眉反应了会儿,心里的戒备解除,握着匕首的手也慢慢松了。

        傅冥寒慢条斯理地掰开她的手,她掌心的温度很高。

        他拿过匕首,扔到一旁,刀刃撞到木质地板,一声闷响。

        他似笑非笑地看向他的乖女孩:“认清我是谁了吗?”

        “嗯。”

        “告诉我,在课室里你说想帮我做些事,是不是有事想求我,”他的声音像初秋的风,沉沉的,微微有一点冷,却依然撩动人心。

        凌珂有些迟钝地摇了摇头,声音轻飘飘的:“我不求人。”

        傅冥寒失笑,醉了还是这般固执。

        他妥协,换了一种问法:“那是有事想找我帮忙?”

        凌珂这才点头。

        “说来听听。”

        她用腕骨摁了摁太阳穴,试图让自己清醒,一开口却还是醉意阑珊:“我想请你帮忙,把香菱也弄到我们班。”

        竟还是为了香菱。

        傅冥寒窝着火挑眉,一副意味深长的表情:“她对你很重要?”

        他心情有些复杂,难道阿珂对一个女孩好,他也要吃醋?

        正纠结着,凌珂回复道:“嗯,很重要。”

        很好。

        他立刻验证了自己的想法,是的,他很吃醋,对女孩好他也吃醋,他的阿珂总是可以轻而易举地勾起他最疯狂的占有欲,毫无道理可言。

        正当他努力压抑着体内那只野兽时,突然身上一沉,凌珂倒在他身上。

        密不透风地贴着他。

        很是灼人。

        她的脑袋埋在他的颈窝里,她均匀又炽热的呼吸,一波一浪地冲击着他几近崩塌的理智。

        上次是在老宅,但这次可是在夜园,他不想再忍耐了。

        凌珂仿佛一直在睡梦与清醒间挣扎,伏在他颈窝里待了一会儿,有些缓过劲儿来,又想起身。

        呵,想来容易,想走难。

        刚抬到一半,傅冥寒便伸手扣住她的后颈,将她封锁在自己的一臂之间。

        两个人面对着面,离的很近,淡淡的烟草香充斥周身。

        他看向她,仿佛要用目光将她囚禁在自己的世界里。

        此刻的他很危险。

        他略有些粗砺的手指摩挲着女孩后颈处光滑的皮肤,像进食前的野兽,及其耐心,很享受这进食前的时刻。

        他又问了一遍:“现在还能认清我是谁吗?”

        明明之前已经问过了,为什么重复?

        凌珂眼睛里的醉意又多了三分,半睁半眯着,欣赏了一番眼前这张被放大的俊脸:“能认清。”

        能认清就好。

        是你主动招惹,就不要后悔。

        下一秒,男人眸光瞬间暗了下去,他手掌微微向下用力,将她的唇送到了自己唇上……

        ------题外话------

        这集讲了凌珂啤酒一滴就醉,后面还会讲到她喝白酒是千杯不醉,古代人的体质对现代的啤酒不耐受~可以理解为一种水土不服~

        虐渣和发糖两不误!

        废话不多说,脸红心跳地去码下一章了~

        唐岳强:别忘了,还有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