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其他小说 - 大佬夫人有点冷在线阅读 - 048 夜王,香菱,命运的轨迹终将交汇

048 夜王,香菱,命运的轨迹终将交汇

        翌日。

        二月初四。

        帝都私立高中有两条新闻。

        一:前恶霸张天霖退学。

        二:新任校霸凌珂无故旷课。

        大家都在编纂着昨晚月黑风高之时,她与张天霖相约学校天台巅峰决战的武侠故事。

        张天霖本就是个欺软怕硬的主儿,他退学大家都拍手叫好,可凌珂旷课,那群小迷妹简直有种失恋的感觉……

        李玉明敲了敲黑板:“别议论了!”

        她巴不得凌珂一直都不要来,省得看着碍眼,旷课时间长了,就可以让校长开除她了~

        而讲台下的唐槿汐却死死捏着课本,指尖泛白,手心冷汗渗了一层,昨晚她一直在等张天霖回信,可等了一晚却没有任何消息,连电话都关机了,就好像整个人人间蒸发了。

        后来她让下人去打探张天霖父亲在公司的情况,下人竟回复说张天霖父亲也连夜从公司辞职了。

        她咬着指甲,止不住地战栗,一个很不好的预感强烈到让她心慌,这一切都太像傅冥寒的手段了,不会吧……男人知道凌珂打架难道不是应该生气吗?

        如果真的是他,那就太可怕了。

        该死,那天在警局到底发生了什么?

        那个蠢货应该没把她咬出来吧……

        ***

        下午3点40。

        夜园。

        从昨晚开始,林殊织便按照吩咐以安全距离守在凌珂身边,无接触式看护。

        竟然让他堂堂林少无休无眠整整看护了20个小时,傅冥寒将来要不娶凌珂,他都要拼命!

        不过眼下有件棘手的事,今早傅冥寒去集团的时候,他曾信誓旦旦的保证过,今晚之前一定让凌珂退烧。

        可都这时辰了,药物降温和物理降温都用了,凌珂非但没有退烧,甚至连要清醒过来的意思都没有。

        他一双丹青妙手,起死回生都不在话下,小小的发烧而已,不应该啊?

        瞅着这脸上痛苦的小表情,别是做噩梦了吧……

        没错,他猜对了。

        那是一个很长很长的梦。

        凌珂没有醒,因为她一直在梦里挣扎。

        她梦到刺杀夜王时的场景,那块莹白的玉佩碎在地上,她深受重伤,然后接下来的是当时未发生过的画面,她梦到自己没有逃跑,而是倚着夜王宫殿的柱子,无力地坐在地上。

        伤口慢慢晕染,像开在胸口的一朵红蔷薇。

        一个身穿深蓝色华服的男人从宫殿内走出,缓缓向她靠近,最终停在她身前,他向她伸出手,仿佛要扶她起来,并没有恶意,那手很美,冷白修长,骨节分明,那手向她张开,美得像幅画,每一笔都反复斟酌,极尽精准。

        男人袖口绣着象征身份的暗纹图腾,竟然是夜王……

        她想抬头瞧瞧他的模样,但头很重,怎么也抬不起来。

        不远处是一声狼的悲鸣。

        紧接着眼前画面切换,她又回到了她的茅草屋。

        身上的伤不见了,她坐在简陋的床榻上,手里拿着匕首,正在擦拭刀刃上残留的陈旧血迹。

        门外掀起一阵暖暖的香风,她的香菱席一身粉白色衣裙,端着一簸箕菜进来。

        凌珂眼圈有些红,仿佛梦里也许久未见她了。

        “香菱。”

        香菱睨了她一眼,笑声软软的,柔柔的:“你呀,都中午了才起来,我要是不给你做饭,你怕是一整天都要饿肚子了。”

        说着便打开炉灶,准备点火做饭。

        凌珂慌忙从床榻上下来:“我来点火,你别烫到。”

        走到跟前,香菱却消失了。

        周身瞬间从正午变幻为深夜,夜风阴凉彻骨。

        怔楞着,门被推开,这次香菱穿一身夜行衣回来。

        她小脸惨白,双眼黑洞洞的没有任何光彩,她说:“凌珂,我完了,任务失败了,我服了毒灵蛊,”她看向凌珂,无神的双眼仿佛被蒙上了一层血色的雾气:“为什么我们会是刺客?”

        凌珂清晰地看到蛊虫仿佛一条条扭曲的血丝在她白透的皮肤里游走,越来越多,密密麻麻……

        顷刻间,茅草屋内所有的一切包括香菱都在后退,离她越来越远,香菱瞳孔骤然紧缩,她喊道:“凌珂,下辈子记得来找我,我喜欢做饭,喜欢粉色,喜欢小孩子,喜欢笑,喜欢甜,喜欢数字7,但我最喜欢的还是你,凌珂……别忘了我……”

        “香菱!”

        凌珂骤然惊醒,猛地从床上坐起。

        林殊织刚要给她头顶放冰袋,差点被吓得魂飞魄散:“祖宗啊,你总算是醒了……”

        他反应了一下:“你刚刚喊什么?香菱?”

        凌珂烧还未退,脸颊泛着潮红,她双眸失神,未从那段漫长的梦里走出,并没有对他的话产生任何反应。

        林殊织挠了挠下巴:“我还以为香菱这个名字很特殊,不会重复呢,竟然还有人叫香菱吗?”

        话音未落,凌珂目光猛地聚焦在他身上:“你认识香菱?”

        林殊织收起冰袋,不客气地从床头烟盒里抽出一根,点上:“是啊,但应该不是你口中的那个……”

        凌珂急切打断:“她长什么样子?”

        “怎么形容呢……很白很软……哦对了,我加了她微信,”林殊织咬着烟,从白大褂里掏出手机,点开香菱的朋友圈,找到最新一条,那是香菱刚得知被娱乐公司录取时拍的,照片里女孩站在软儒的暖阳下笑得清甜又干净,这张照片他已经看过很多遍了,这会儿又欣赏了一下,才递到凌珂面前:“你看,是不是很可爱?”

        凌珂抢过手机,定睛看向照片里的人……

        她伸手摸了摸照片里女孩的面庞。

        盈盈花盛处,恰似柳摇花笑润初妍。

        没错。

        是香菱。

        真的是她的香菱。

        可下一秒,她又开始头疼,她用力敲打。

        “凌珂,发烧都会头疼的,千万别敲啊……”

        她集中精力回想,就是这张照片,重生前她曾经在新闻里见过,但新闻将女孩的脸打了很重的马赛克,所以当时并没有认出来这是香菱……

        她想起来了……

        二月初五早上7点30分,娱乐新闻:“天娱旗下子公司:星辉,强迫新人潜规则,导致一名18岁女子于今早凌晨在小区内跳楼自杀,警方已介入调查,死者生前被人施虐,并于体内采集到多名男jy……”

        上午8点,各大媒体迅速更改口风:“经查明,天娱及旗下星辉公司并无任何潜规则行为,对死者情况不了解,具体自杀原因还在调查中。”

        上午8点30分,关于女孩的消息已全部消失,仿佛那只是清晨做的一个荒唐梦……

        难怪上一世,她到死都没有打探到香菱的下落……

        凌珂紧紧拽着床单,浑身颤抖:“今天是初几?”

        “农历啊?二月初四,怎么了?”

        凌珂看了眼时间,下午4点整。

        “林殊织,带我去找她。”

        “啊?”

        凌珂猛地抬头,双眼布满血丝,那眼神里全是杀气,她胸腔里气血翻腾,死死拽着林殊织的衣角,咬着牙重复:“林殊织,带我去找她,她有危险……”

        林殊织咬着的烟松了,掉在地毯上,灼了一圈黑色。

        ------题外话------

        今天提前更啦~香菱说的喜欢是姐妹之间的喜欢昂~~~

        橘里橘气的可不行啊哈哈哈哈!

        怎么办,傅冥寒遇到凌珂,除了要吃男人的醋,还要吃女人的醋,将来还要吃小侄子的醋(猫娘是不是又剧透了?科科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