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其他小说 - 大佬夫人有点冷在线阅读 - 041 二月的秘密和“我不喜欢你”

041 二月的秘密和“我不喜欢你”

        之后导演又补拍了几个镜头,待拍摄结束,已经是上午最后一节课了。

        这节没有班级上体育课。

        操场上很安静。

        导演和工作人员正在做最后的检查,凌珂还不能离开,以防有需要重录的地方。

        她喜静,正坐在操场旁的长椅上,手里拿着手机,继续浏览。

        长椅旁有一颗柳树,二月初春,正是梅花谢了,柳絮飞舞的时候。

        短短梅花临水岸,轻轻柳絮点人衣。

        凌珂正看得入神,手里的手机却被人抽走。

        她回头,又是江赫云。

        江赫云撑着长椅椅背,直接一跃,跳到前面,坐到她旁边。

        她夸了句:“身手不错。”

        江赫云挑眉,没回答,执着她的手机,看的兴致盎然,但当他看清浏览器页面显示的是“农作物栽培技术”,表情僵了僵,点击后退,上一次的搜索记录是“野狼的饲养技术”……

        真是个怪人。

        江赫云有些困惑:“你搜这个干吗?”

        她没答,反问:“你拿我手机干吗?”

        江赫云悠哉地翘着腿,手臂随意横在椅背上,用她的手机拨了自己的号码,听到自己的手机来电音响起,才挂断,把手机抛回给她。

        她一手接住。

        她本就是刚刚才学会使用手机,根本看不懂他这一套操作是在撩妹。

        面无表情地把手机揣回兜里。

        一阵春风起。

        刮着树上的柳絮簌簌落下。

        绵绵的柳絮如漫天的精灵,缠绕于人的指尖,发际,纠结着甜蜜与苦涩,悄无声息。

        她抬眸:“二月初二了。”

        江赫云有鼻炎,这会儿被柳絮闹得,声音里忽地就染上了重重的鼻音,不过依然好听。

        现在的女孩很少会过农历日子了,他问:“初二有什么特别吗?”

        凌珂摇头,不知为何,总觉得二月有件很重要的事情,但却不知是哪件,记忆里的画面实在太多,头疼……

        江赫云见她表情有些痛苦,又打量了一下,她身上穿的还是那身短裤短袖的篮球服,便脱了自己的外套,披在她身上。

        衣服还未完全落下,凌珂不动声色地往旁边坐了坐,与衣服擦肩而过……

        绝对是故意的,蓝宇门口搭她肩膀被拒绝,这次给她披衣服竟然又被拒绝,难道她不知道这是帝都多少女孩求之不得的待遇吗?

        “你不会是怕我吧?”

        他语气有些挑衅。

        凌珂偏头,回敬他一声冷笑。

        “那为什么不敢披我的衣服?”

        凌珂神色如常:“我主人有洁癖。”

        对了,上次她穿男装,傅冥寒说过,以后不可穿别人的衣服,他有洁癖。

        听闻此言,江赫云那张盛世美颜立刻乌云密布……

        他把声音阴了:“你和夜园里那位什么关系?”

        他本以为他们只是普通的主仆或者上下属关系,但现在听来显然不一般。

        凌珂警惕的眸光射向他,那眼神和三三有些像:“你怎么知道我在夜园?又怎么知道我说的主人是他?”

        江赫云为什么知道?因为那夜,他就站在夜园的围墙上,清清楚楚地看到了女孩那张比月亮还要美的脸,那张脸在他梦里,在他心里鬼使神差般的绕啊绕的,绕的他心绪不宁,绕的他做什么都不在状态……

        他有两个身份。明面上,他是光鲜亮丽的娱乐圈顶流明星;暗地里,他就是传闻中的宝石大盗:joker。

        那晚,他就是要去查查,到底是谁害的他被李铭成以七位数高额悬赏。

        这还是他第一次被人冒名犯案。

        结果让他惊讶,冒名盗蓝宝石的竟然是个女孩,一个身手好到离谱的女孩……

        这会儿发现自己有些露馅,他挠了挠被柳絮惹痒的下巴,有些生硬地扯开话题:“你叫他主人……难不成他喜欢sm?喜欢捆绑play?”

        凌珂成功被他代跑话题,一脸迷茫,什么是sm?什么又是捆绑play?

        麻绳她倒是喜欢,不过不是用来捆人,而是用来勒人……

        江赫云舒了口气,这一点,他和傅冥寒观点相同,凌珂腰细身手好,就是脑袋不太灵光。

        他说:“虽然你平时吊儿郎当的,但关键时刻没掉链子,这次表现的不错,有了这次经验,毕业以后来蓝宇应该没问题了。”

        凌珂当然要抓住这次机会尽力表现,她不会忘记她的香菱到死都没有闭上眼睛,像一只惊恐无助的小鹿,手指僵硬在痛苦抓挠喉咙的姿势,让她心碎。

        她也不会忘记重生前,那间冰冷的囚室里,那把利刃刺入心脏的锥心之痛,白衬衫被她的血殷红了一大片,浓重的血腥味儿,掠夺着她的呼吸,直到地上的血液呈半凝固状,她的意识才慢慢消失。

        江赫云见她失神,修长的手指在她眼前打了个响指。

        凌珂回神:“是你推荐我来的,谢了。”

        视线落在脚边,她看到一株长相出众的小草,拔了。

        揪了片叶子,放在嘴里,嚼了嚼。

        江赫云眉角抽动……算了,毕竟世界观这种东西就是用来打破和刷新的……

        过了会儿,凌珂低语:“有毒。”

        江赫云立即面露紧张,语气也是急切万分:“有毒?!让你乱吃东西!我送你去医院!”

        话音未落,就要将她抱起。

        凌珂抬手制止:“吃多了有毒,只尝一点没事。”

        江赫云额角青筋暴起,真要被这女人吓死了。

        转念又想,刚刚手机里搜的是农作物,这会儿不会是在效仿神农尝百草吧?全帝都人都知道夜园那位爷体弱多病,难道是为了他?

        刚刚才缓和的神色忽的就绿了,声音裹着寒冰:“你喜欢傅冥寒?”

        见凌珂没回答,他继续道:“你知道他有多危险吗?你了解他的手段吗?”

        在他们身后,陈峰和洛宾正悄咪咪地讨论。

        洛宾属于男人里最婆妈的那种,天生操心命:“赫云这次破例接拍广告,不会就是为了她吧?可别闹出什么绯闻啊,毕竟她只是个高中生。”

        陈峰则理智的多:“刚刚那段拍摄,几乎所有人的目光都在她身上,连赫云的风头都被她抢了,还真是个天生当明星的料子,只要她不抽烟,不打架斗殴,蓝宇保准能捧火她。”(画外音:陈峰,你故意的吧?)

        江赫云感受到两人的视线,回头给了他们一个极其阴鸷的死亡眼神。

        两人瞬间脊背僵硬,齐齐转身,离开了这个是非之地。

        不远处,沈从闻推着自行车从教师办公楼出来。

        路过凌珂的时候,停了停,开口便是让人如沐春风的清雅:“刚刚老师看到了,表现确实很好,人生而平等,且各有所长,不要在乎有些同学说的话。”

        凌珂起身:“嗯,才中午老师就要走吗?”

        沈从闻笑了笑:“竹青最近在医院,老师下午没课了,提前请假去照顾他。”

        凌珂目送他离开,脸上虽没什么表情,但看得出心情不错。

        江赫云调侃:“没想到你这么叛逆的学生也会有老师喜欢,对了,刚刚我的问题,你还没回答。”

        凌珂偏头睨了他一眼,勾了勾唇角:“喜不喜欢他我不知道,但我肯定不喜欢你。”

        江赫云摇头失笑。

        真是人美路子野。

        他发现他同傅家还真是渊源颇深,上一辈的恩怨还未了,这傅家嫡孙又和他看上同一个女人,有趣……

        坊间只知他盗的宝石都来路不明,却不知他盗的宝石都曾经属于他们江家。

        包括那枚蓝宝石。

        他母亲说过,那是挚友赠予她的。

        ------题外话------

        ***

        考考宝贝们~

        江赫云母亲口中的挚友会是谁呢?

        文章前面有提过哦~

        ***

        二月到底会发生什么呢?

        吼吼吼~

        很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