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其他小说 - 大佬夫人有点冷在线阅读 - 028 同盖一条毯子的关系和老太太的微服私访

028 同盖一条毯子的关系和老太太的微服私访

        作业做完,傅冥寒又接过检查了一下。

        他觉得教她功课也是一种调教。

        所有她不会的东西,他都想亲自教……

        对于智商210分的人来说,几乎扫一眼就知道对错,他检查的速度很快。

        比阅卷机还快。

        他发现凌珂确实很聪明,才两天的时间,就记住了很多字,给她讲过的知识点,也基本一遍就会。

        窗外是树枝敲打窗户的声音,窗户上结了一层冰霜,有种蒙太奇的效果。

        书房所有的窗户都紧闭着,但仍有一阵阴冷的邪风从窗缝潜入。

        “咳、咳、咳……”傅冥寒咳意有些压不住,手里的作业本被风吹地连翻了几页。

        男人身体微微颤动,盖在腿上的毯子有下滑的趋势。

        凌珂伸手帮他提。

        他却以为凌珂也冷,毕竟她穿着裙子,空出一只手,将毯子向她的方向扯了扯。

        毯子长度有些短。

        “坐过来一些,”男人命令。

        凌珂睫毛抖动了一下,男人扯着毯子的手美极了,那手是冷白色的,指尖也泛着有些病态的白。

        她想起了那晚,档案柜里那双手的触感,冰凉又干燥。

        她将椅子往男人的方向挪了挪。

        距离近了,傅冥寒将大半的毯子盖到她腿上。

        其实她火力旺,一点也不冷,但她没有拒绝,毯子上还有男人温温的体温。

        淡淡的酒精和消毒水的味道,一丝一缕地钻进她的呼吸里。

        “主子,您的参汤熬好了……”

        管家端着参汤,敲门。

        “进来。”

        这样阴寒的天气里,喝一碗参汤浑身都会暖和起来,驱寒祛湿效果极好。

        管家走近,将参汤轻放在主子的办公桌上,看到主子和凌珂小姐盖着同一条毯子,肃穆的眉眼里有了几分波动,语气温和:“凌珂小姐,要不要也来一碗参汤驱寒。”

        凌珂盖着毯子原本就燥的慌:“不用……”

        “去盛。”

        傅冥寒打断她。

        他以为她冷,他很霸道。

        汤端上来,凌珂拧眉看了看,有些抗拒。

        傅冥寒用他那上帝之手覆在她头顶摸了摸。

        他说:“听话。”

        然后她就喝了,还喝了两碗。

        喝汤的时候,她余光注意到窗外,明明是黑夜,窗外却白的亮眼。

        不知何时,那鹅毛般的大雪,已密密地落下,被风卷动着,在树干间来回呼啸。

        月亮,看不见了。

        凌珂轻叹:“最后一场雪了。”

        窗外一声狼嚎,她突然想起什么,她的三三还在外面……

        主人重色轻友,三三在暴雪里独自坚强……

        当晚,凌珂流鼻血了。

        中医说,体热之人喝参汤确实容易上火……

        次日。

        经过一夜暴雪的洗礼,帝都到处都是白茫茫的,无边无际的积雪仿佛来自天边的云,把大地包裹起来,美若异界。

        早读时间。

        同学们都在低头复习功课,班主任李玉明坐在最前面,讲桌上放着高高一摞作业本。

        李玉明翻了翻,挑出了凌珂的,先瞥了她一眼,然后打开作业本。

        字迹潦草到难以辨认,李玉明皱眉,怒气值逐渐上升。

        她从上到下核对了一遍答案,然后,却愣住了……

        这次题目竟然都做对了……

        “凌珂!”

        李玉明的声音在肃静的教室里炸响,恍若一道惊雷,后排睡觉的男生们猛地惊醒。

        凌珂翘着二郎腿,侧身坐着,声音有些不耐烦:“怎么了老师?”

        她不喜欢一惊一乍。

        李玉明举起她的作业本,用教鞭指了指:“说!你的作业是抄谁的?”

        王雨橙也盯向作业本里的内容,看了几题,答案确实都对,让人难以置信,而且昨天明明跟她的金主告了她一状,怎么好像什么事儿都没有呢?不会是脚踏好几条船吧……

        凌珂坦荡:“谁也没抄。”

        “没抄?没抄一天之内这些题你就都会了?”李玉明的语气里揶揄意味十足。

        凌珂浅笑,把“因为我聪明”这几个字吞入腹中,正经回答:“我有家教老师。”

        李玉明鼻子里哼了声,既不是名门闺秀,又不是书香门第,这样顽劣的学生会有家教老师?

        但她转念又想,一班除了凌珂,其他都是爷,要真问出来是哪个学生给凌珂作业抄了,她也不敢处置,还是自讨苦吃,便转了话锋:“是不是抄的,等考试的时候就知道了!”

        考试,应该和科举差不多吧……

        凌珂有些重视。

        中午休息。

        凌珂想去操场上逛逛,劳逸结合。

        她前脚走出教室,班里的同学后脚就开始议论,他们不敢相信一个下人竟然会有家教老师,十七八岁的年纪,正是青春期,这会儿脑子里不自觉的都在想她到底用了什么手段。

        不,应该说是什么姿势……

        “你们说,真的是傅家家主在背后给她撑腰吗?”

        “谁知道呢,就她自己说的,什么证据也没有,谁也没见过。”

        “如果是真的,我就不活了,我会嫉妒死的……”

        “不是傅冥寒!”唐槿汐和王雨橙异口同声。

        聚在一起八卦的同学立刻停了下来,看着面色通红的两个人。

        这俩人不是死对头吗,什么时候这么默契了?

        唐槿汐瞪了王雨橙一眼,然后低头假装看手机。

        她执着手机的手有些颤抖:冥寒居然还给她请了家教老师,奶奶到底什么时候来抓这个小妖精!

        她还不知道呢,凌珂说的家教老师,正是傅冥寒本尊……

        操场上。

        积雪已经被清理干净,校园恢复了原色。

        凌珂站在足球场旁,中午的阳光热烈而,她抬手挡住了部分光。

        余光在粉红色的指尖跳动。

        上次薛绍良告状说她在校园里抽烟,这次她带了口香糖代替。

        撕开锡箔包装纸,嚼了一片。

        薄荷味的。

        凌珂以前在东厂的时候吃过树叶,她觉得这味跟树叶味道差不多。

        同时,校门口。

        中休时间,校门口没什么人,门卫有些懒洋洋的趴在保安亭的桌子上。

        突然,他听到敲击玻璃的声音,力道重,声音响,不是很善的那种。

        下意识地抬头……

        两排穿着黑西装的男人隔着玻璃,杵在门外。

        他很懵逼啊,视线绕过黑衣人,看到他们身后是一位老太太,身体硬朗,气度不凡,身上那套衣服一看就价值不菲,腕子上的翡翠镯子润透到仿佛是水做的,正杵着拐杖,站在电动门栅栏外,稍稍有些不耐烦。

        黑衣人黑着脸,拿出自己的证件贴在玻璃上。

        门卫看了看。

        是傅氏集团的工作证。

        那这个老太太不会是……

        别管是谁,只要跟傅氏集团沾了边,都是他们这种小人物惹不起的,连忙按了扭。

        门栅栏缓缓打开……

        老太太气定神闲地走进去,两排黑衣人也要跟进去。

        老太太顿住脚步,拐杖在地上杵了杵:“你们跟着干什么?黑压压的,滚去没人能看见的地方猫着!”

        两排黑衣人齐齐颔首:“是。”

        ------题外话------

        *

        傅冥寒:“我和阿珂都聪明,我们的孩子也一定很聪明。”

        猫娘:“也可能生下来就会上树……”

        傅冥寒:“上树我也喜欢。”

        *

        两代傅家夫人马上就要见面啦~凌珂会给她留下什么特别的印象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