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其他小说 - 大佬夫人有点冷在线阅读 - 027 他的女孩就该恃宠而骄

027 他的女孩就该恃宠而骄

        凌珂来之前不久。

        书房内。

        薛绍良杵在傅冥寒身边,平时他总是和主子保持一人间隔的礼貌距离,这会儿却站在主子跟前。

        紧贴着主子,目光炯炯的,怨气浓重。

        “站远点。”

        傅冥寒洁癖严重,很受不了有人离他这么近。

        当然,他的阿珂除外。

        “是……主子。”

        薛绍良不情愿地向后挪了半步。

        过了良久,傅冥寒签完合同,扯出一张消毒纸巾擦手:“说。”

        这个机会薛绍良盼了老半天:“主子,既然您让我说,我可就说了,我这都是为您好啊,您一世英名可不能被凌珂小姐毁了啊!”

        他没等主子反应,快速换了口气,继续倾泻:“我今天接凌珂小姐放学的时候,听她们学校的同学都在议论她。”

        “议论什么,”傅冥寒将用完的纸巾递给他。

        薛绍良接过纸巾,一字不落地复述:“说凌珂小姐不做作业,学习差,顶撞老师,在学校抽烟,还……”

        傅冥寒平静如常:“还什么。”

        薛绍良声音高了八度:“还跟男同学打架!”

        打架……

        闻言,傅冥寒眸光染寒。

        他眉峰动了一下,连带着左耳也微微动了一下。

        注意到这一细节的薛绍良立刻正色颔首。

        他从小便跟着主子,他知道的。

        每当主子动怒时,左耳就会微微动一下。

        傅冥寒问:“她受伤了吗?”

        薛绍良答的小心警惕:“回……回主子,凌珂小姐没受伤,是那个男生被欺负的不轻。”

        听到他的阿珂没事,男人身上四散的肃杀之气才慢慢退了。

        薛绍良悄悄吐了口气。

        傅冥寒耐心用尽:“你到底要说什么?”

        “回主子,也没什么……就是凌珂小姐有些恃宠而骄……如果让学校里的人知道是主子您送她进学校的,怕影响了您的身份……”

        薛绍良鼓足勇气说完,然后给嘴巴上了链条,后退三步,乖巧地站在窗台边,垂着眸子。

        恃宠而骄?

        有什么问题吗?

        傅冥寒觉得,他的女孩就该恃宠而骄,反而是这个薛绍良,聒噪的很。

        伸手又拿了一份合同,翻开,审阅:“对了,有件事。”

        “主子,有事您尽管吩咐。”

        薛绍良是忠犬,最天真的忠犬。

        傅冥寒语气寡淡:“做一份你的档案。”

        “是,这就做,”薛绍良行动力十足,拿起手机发了条微信,让助理给他做档案,然后随口问了句:“不知主子要档案是何用呢?”

        傅冥寒翻到合同最后一页,执笔签字,语调有些慵懒:“下次见林殊织的时候,把你的档案也一起给他。”

        ……

        冷汗顺着薛绍良的脑门往下趟,滴到眼睛里,他条件反射地紧闭了双眼。

        窗外狂风大作,像是要吃人。

        他缓了缓火辣辣的双眼,强睁开一条缝,仔细观察了一下主子的神色,说那句话的时候左耳未动,应该只是一个警告吧……

        主子万年冰山脸,真是琢磨不透情绪啊。

        “主子,您不是认真的吧……”

        傅冥寒没回答,继续忙手里的事。

        不回答就是默认了,薛绍良连忙鞠了一躬,态度诚恳:“主子,这次我真的知道错了,以后再也不瞎说凌珂小姐的事了,我这就回去反省!”

        刚出书房门,迎面又撞上凌珂。

        凌珂一张美人脸冷若冰霜,斜睨了他一眼,没说话。

        分明是听到了啊……

        他心虚万分:“凌……凌珂小姐,对不起。”

        又是一个九十度鞠躬,慌忙离开案发现场。

        傅冥寒见凌珂进来,放下合同,看她。

        她很白,远黛含烟般的眉眼,青眸着水,覆舟唇,微抿着,没有任何表情,却美得像幅画。

        就是这画有些冷,是黑白的,没有着色。

        他想在上面加点红。

        凌珂开口,有些冲,连主人都没叫,挺不高兴的:“我以后在学校尽量听话,不会给你丢脸的。”

        傅冥寒这会儿心情倒是不错:“你只需乖乖听我的话,其他人你无需理会。”

        她又说:“学习也会很快跟上的。”

        男人指腹轻点着太阳穴,完美的手型尽显无疑:“有我在,你不用学,照样毕业。”

        凌珂却语气坚定:“我想凭成绩毕业。”

        他发现她挺固执的,固执的有些可爱。

        然后又在她身上打量了一下,确实没有受伤,甚至连打斗过的痕迹都没有。

        放心了。

        只是她脖子上的颈链有些歪,他想扯过来帮她正一正。

        目光落到她手上的作业本,语调参了些调侃:“你在做作业?”

        凌珂明白他的疑惑,解释:“我记性很好,已经能看懂不少字了。”

        傅冥寒朝她做了个手势:“拿过来我看看。”

        其实男人的意思是:把作业本拿给他看看。

        但凌珂就直接扯了把椅子,坐到他身边。

        连人带作业一起拿给他了。

        “咳咳……”

        傅冥寒微咳了两声,接过她的作业本。

        凌珂坐近才发现他身上盖了条漆黑的毯子,质感高级。

        连盖条毯子都能显得如此矜贵,怕是只有他了。

        今晚有暴雪,气温骤降,水雾氤氲,咳疾最易复发,管家虽调高了室内温度,但到底是体弱,还得加一条毯子方可。

        “在看什么,”傅冥寒压了压咳意。

        “没什么,”凌珂收回思绪,专心在作业上。

        接下来的一个多小时里,她把他当成了免费的私塾先生。

        她发现他什么都会,不仅数学物理会,连生物政治都会,难道他也过目不忘?

        准确来说,傅冥寒不是过目不忘,而是智商超群,他小的时候智商测验就达到了210分。

        210分是什么概念?

        科学家爱因斯坦的智商才165分……

        这会儿凌珂暂时安静做题,傅冥寒就拿起手边的合同看,目光偶尔落回她的作业本上检查。

        凌珂字迹潦草,演算纸上涂了好多黑线团,和傅冥寒那摞干净整洁的公文形成鲜明对比。

        眼下做的是一道选择题,她算了半天,在填空的位置上写了个d。

        刚准备做下一题,只见傅冥寒中指与食指并拢,在答案c的位置上点了点。

        “错了,重新算。”

        男人的声音严厉里又透着些宠……

        这是会让全帝都女人都小鹿乱撞的声音,但凌珂挺淡定的,可能她体内没有小鹿这玩意儿。

        又审了一遍题,还真是选c。

        她没什么耐心,一目十行,马虎的很。

        外面,管家正在指挥仆人们收拾打扫,为即将到来的暴雪做准备。

        分管走廊的仆人收拾完,路过书房。

        没忍住巨大的好奇心。

        趴在门缝,朝里面看了看……

        杀人不眨眼的魔王主子正在给凌珂小姐辅导功课……

        那画面莫名的和谐,简直像父亲和女儿。

        就是这父亲太年轻,颜值太高啊~

        ------题外话------

        yy小剧场:

        猫娘:“为什么要在上面加点红?其他颜色不行吗?”

        林殊织为其解惑。

        猫娘听完点点头:“傅冥寒老司机啊,失敬失敬。”

        —————

        薛绍良:“如果近期收到我的档案,请一定手下留情……”

        林殊织:“选择性失聪。”

        猫娘:“罚些一百遍:凌珂是祖宗,看你长不长记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