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其他小说 - 大佬夫人有点冷在线阅读 - 026 禁止在主人面前说她坏话

026 禁止在主人面前说她坏话

        走廊门口“咣铛”一声。

        是别班的学生路过,好死不死地就看到这一幕,手里的饭盒吓得掉在地上,那人一脸惶恐,怕惹祸上身,饭盒都不要了,撒腿就跑。

        踉踉跄跄地,有些无辜。

        教室里的人愣愣地将目光从饭盒男又切回了凌珂身上……

        这一切实在太不科学,即便在场所有人共同目睹……

        依然不可置信。

        一个女生竟然有这么大的神力?

        别说她很瘦了,就算是像张天霖那么壮的男人也不可能有这个力道啊……

        还在地上的张天霖喘着粗气,对着那两名已经傻了的跟班喊道:“傻愣着干什么?被她勾了魂了?还不赶紧扶我起来!”

        那声音里只剩虚张声势,难掩狼狈。

        “啊,马上,老大,”俩货这才想起来老大还在地上。

        这边刚拽起老大的胳膊,凌珂那缥缈且勾魂儿的嗓音又飘到了他们耳朵里。

        “等一下。”

        俩人身体仿佛被支配了一般,立刻松手,张天霖又摔回地上。

        他们跟着老大一向奉行能动手就别吵吵,但此刻却领悟了文明的重要……

        战战兢兢地望向凌珂,等待她的宣判。

        凌珂稍稍勾唇,朝面前歪七斜八的课桌扬了扬下巴:“桌子摆好。”

        跟班们立刻变身三好学生,规规矩矩地把桌子摆好,就连地上的碎纸削也捡起来了。

        趁凌珂没有再发话,赶紧搀着老大离开。

        唐槿汐握着手机的手紧了又紧,好在没人知道这张天霖是她找来的,不然真是丢死人了,一群大男人被一个手无寸铁的女生吓到缩骨,简直是废物中的废物!

        一下午,凌珂一脚打败学校恶霸张天霖的事迹便传开了。

        越传越邪乎,甚至有人说凌珂是武士道第九代传人,说她额角有一个印记,看到的人必死无疑……

        总之是玄乎又玄……

        晚上放学的时候。

        凌珂从教室走到学校门口,一路上,无数的视线盯着她,很是心烦。

        王雨橙跟在她身后,寻了寻周围没有唐槿汐的影子,便小跑几步,追了上去,一脸关心地问道:“凌珂,中午的时候你没事吧?那几个人看起来好凶,要不要我帮你告诉班主任?”

        原来那时,她也在教室。

        凌珂理了理衣领,没看她:“不用。”

        王雨橙再一次碰壁,拽了拽肩头的书包,故意落在凌珂身后。

        她倒要看看,凌珂背后的金主到底是谁!

        凌珂走出校门口,又拐了几个弯,到老地方跟司机回合。

        “凌珂小姐!”

        今天来的是薛绍良。

        她抬了抬下巴,就当是打招呼:“你等我一下,我去买点学习用品。”

        说完,便走进了不远处的一家烟酒行……

        薛绍良眉角、嘴角同时抖了抖……

        凌珂还未从书本里习到过“烟酒”二字,并不知她这谎话扯的很没技术含量。

        进了烟酒行,买的还是她总抽的那个牌子。

        她从不尝试新的。

        认准了,就不变。

        “橙色警报,帝都今晚有暴雪,市民们请尽量留在家中,减少出行。”

        电视机里传来女人播报的声音。

        烟酒行老板瞄了眼电视,低头继续为凌珂结账,嘴里嘀咕,带着口音:“今年冬天的最后一场雪了,竟然下的这么猛。”

        “最后一场雪?”凌珂很少跟陌生人搭话,但她和雪有缘。

        “是啊,后天就立春了,一会儿你也早点回家吧,天气预报都说了,今晚有橙色警报,”老板嘴里叼了根烟,结完账,坐回老板椅上。

        凌珂觉得天气预报这东西挺神奇,她以前当刺客的时候没有这玩意儿,只能通过云的变化,动物的反应来预判天气,准确率极低……

        同时,薛绍良这边。

        张雨橙躲在树后瞧了瞧,果然是顶级的豪车,车旁还站了个男人。

        虽然昨天在洗手间门口偷听到凌珂说看过傅冥寒穿睡衣的样子,但她绝对不会相信凌珂真的和那个帝都权利最盛的男人有关系。

        她曾在富豪榜里见过傅冥寒的照片,男人那双眼睛极美,凉薄又危险,神秘又蛊惑。

        眼周有些殷红,气色不是很好,仿佛是血统高贵的吸血鬼被迫出现在日光下的样子。

        拒人于千里之外,却又于无形之中勾魂摄魄。

        她还听过不少他的传说,他不近女色,冷血无情。

        她觉得不仅是凌珂,所有这些人间俗物都配不上他。

        晃了晃脑袋,回神看向车子。

        车旁这个男人应该就是凌珂的金主了。

        趁着凌珂还没回来,张雨橙整了整头发和校服,执着手机,贴在耳边,从薛绍良身边走过。

        跟手机那头不存在的人说道:“是呀,就是叫凌珂,真是太可怕了,都已经传到你们学校了?”

        然后在与薛绍良擦身而过时,故意撞到他身上。

        薛绍良看了一眼摔进自己怀里的女孩,文气彬彬的,很是乖巧……

        这不是重点。

        她刚刚电话里说什么?凌珂?

        他将女孩扶起,斟酌了一下问:“你是凌珂的同学?”

        王雨橙先是表现出惊慌失措,然后笑地腼腆,声音和风细雨:“我们不同班的,先生也认识凌珂吗?”

        天真无邪的薛绍良又被她套路了:“你说她可怕是什么意思?”

        王雨橙如数家珍:“也没什么的,就是听说她不做作业,学习差,顶撞老师,在学校里抽烟,然后今天还打架了,一个男生被她欺负的浑身是伤,真的很难想象,她到底是通过谁的关系进来的呢?”

        “……”

        薛绍良语塞,没想到凌珂小姐这么恃宠而骄,这要让别人知道是通过主子的关系进来的,那主子的一世英名不就毁了吗?

        王雨橙余光撇了撇烟酒行门口,凌珂正从里面出来。

        忙又补了句:“先生,可别说见过我,我们全校人都怕她呢~”

        然后,逃也似地跑走了。

        开车回夜园的路上,薛绍良都是一副憋屎的表情,眼睛眯成一条缝,时不时从后视镜里偷瞄凌珂。

        回到夜园。

        凌珂换好女仆制服,去走廊解烟瘾。

        自从上次的宝石大盗事件后,她习惯在书房门口的走廊上抽烟。

        她咬着烟,右手拿作业本,左手执笔,烟雾缭绕,她半眯起眸子。

        烟燃得很快,烟灰落在作业本上,她随手掸了掸。

        然后将垃圾桶扯到脚边。

        就在这时,她听到了旁边书房里有薛绍良激动的声音,隐隐约约又听到他提了自己的名字,有些在意。

        窗外的风声肆虐,吹着树叶狂乱作响,可能是暴雪要来了。

        她听得断断续续,便掐了烟,关上窗子,合上作业本,走近书房……

        ------题外话------

        *

        桀骜不驯的珂爷也是有自尊心的,尤其不能在傅冥寒面前说她的坏话哦~~

        *

        凌珂:“主人,你好久没奖励我摸手了。”

        傅冥寒:“我还可以给你很多别的奖励……”

        猫娘:“不要教坏小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