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其他小说 - 大佬夫人有点冷在线阅读 - 020 除夕,会写自己的名字了

020 除夕,会写自己的名字了

        今天是除夕。

        傅冥寒不喜热闹,所以夜园和平时一般无异。

        凌珂拿着梳子到花园里给她的三三梳毛,现在是冬季,三三还没有开始换毛,毛掉得不多。

        三三躺倒,她梳到哪,三三就转到哪,很是乖顺,偶尔还会舔舔她的手,一匹狼生生被她养出了一身狗的习性。

        没办法,一物降一物。

        这会儿三三正肚皮朝上翻着。

        凌珂围裙兜里的手机响了一声,她拿出来看了一眼。

        傅冥寒发来的微信:来书房。

        凌珂不识字,没看懂。

        把手机揣回了兜里,视若无睹,继续梳毛。

        过了会儿,手机响起一阵更大的铃声,她蹙眉,觉得这玩意儿有些麻烦,停下手中的梳子,又掏出手机。

        这次是傅冥寒的电话。

        屏幕上弹出三个字:傅冥寒。

        她还是不认识。

        下方有两个按键,一个是绿色,一个是红色。

        不按点什么,铃声就一直响,她被这声音闹的有些心悸,随便按了一个。

        绿色,电话接通了。

        “你在干什么。”

        是傅冥寒的声音。

        “回主人,在给三三梳毛,”凌珂回答。

        “为什么不回微信,”他又问,声音里蕴着怒。

        “抱歉,我不识字,”凌珂没什么表情,语调也稀松平常。

        原来是因为不识字,所以才没有回他的微信,那就可以被原谅了……

        傅冥寒收回了那一丝不悦。

        果然,魔王的脑回路也很清奇。

        他没有任何惊讶,甚至觉得凌珂不识字合情合理。

        在他的眼里,凌珂时而像刚出生的雏鸟,对世界充满未知,时而又像秋天的风,仿佛带着很多很多的往事……

        这种冲突感不知是从哪来的,却一下一下刺激着他的心跳。

        不识字又如何?

        不识字,以后就给她打电话,不识字,他傅冥寒照样可以让她高中毕业,只要她想,大学、硕士、博士都可以。

        晚上7点。

        傅冥寒按老太太的要求去了傅家老宅用膳。

        富丽堂皇的古木餐桌,每一个角落都雕刻着最精致的花纹,傅冥寒陪着老太太坐,二叔,三叔,四叔,五叔围坐在旁边,薛绍良站在自家主子身后候着。

        过年了,餐桌上的都是傅家人,旁的那些,不管什么皇亲国戚,老太太一个都没邀。

        还别说,放眼望去,这傅家人的基因真是好,四位叔叔虽然有年纪了,但仍然气质不凡,身姿挺拔,就像是中世纪最优雅的贵族,而傅冥寒绝对是最逆天出众的那个。

        “寒儿,奶奶好久都没看到你了,”老太太一看见他的宝贝嫡孙,就打心眼里高兴。

        “冥寒现在可是傅家家主啊,别说您了,我们这些叔叔们想见一面也是难啊,”说话的是二叔,二叔主要经营的还是他们傅家的老本行,珠宝业。

        傅冥寒没看二叔,直接看向老太太,语气还是冷,但说出来的话可是温的:“最近集团事情多,过段时间多来看您。”

        “好,一定要来看奶奶,寒儿啊,我怎么感觉你又瘦了?”

        老太太边说着边瞪了薛绍良一眼,薛绍良立马冷汗直流。

        四位叔叔难得能见到傅冥寒,问题也是层出不穷。

        “冥寒,最近身体怎么样了?有没有好些?”

        “冥寒,你也27了,该成家了,得考虑一下傅家继承人的问题了。”

        “我看唐家那个千金就不错,考虑考虑。”

        乍一听都是关心,但实际都是在试探。

        傅家人没有善人,他们骨子里流着的血就是冷的。

        只有老太太是真的向着这个嫡孙,一会儿的功夫,已经给她的寒儿夹了好多菜,堆成了小山:“你们别一看见寒儿就这么多问题,你们要能争争气,我的寒儿也不至于这么累。”

        老太太不知想起了什么,声音忽地有些哽咽:“勋儿要是知道他的儿子现在为了傅家这么劳累,得多心疼啊。”

        今天是除夕夜,老太太想儿子了。

        四位叔叔也纷纷接话感慨,彰显自己对大哥傅正勋的想念和惋惜。

        只有傅冥寒没什么表情。

        过了半晌,老太太看了看她的嫡孙,又看了看她那四个儿子,意味深长地开口:“咱们傅家论势力和财力都是帝都第一的,就是人丁不旺,你们愿意打拼就打拼,不愿意打拼就吃老本,我老太太不管,只有一件事,咱们傅家的人都要好好的,不可再有其他事端了。”

        这话既是说给这四位叔叔听的,也是说给傅冥寒听的,老太太虽然偏心他,但也知道他的性子,明里暗里都提醒过他,绝对不能动自家人,虽然她不待见,但毕竟都是她的儿子。

        傅正勋及妻子早年突然因车祸离世,旁人都能觉出蹊跷,这精明的老太太就更不用说了,但她既未深究,也未说破。

        这些事,傅冥寒很小的时候就看透了,也想透了。

        他会顺着老太太的意吗?

        当然不会,他有他的盘算,他要动的人,谁也拦不住。

        因为,他是冥王。

        餐厅立着的古董钟敲了几声,薛绍良才发觉已经晚上10点了,他擦了擦额头的汗,这豪门真不是普通人能待的,吃个团圆饭,每个人都揣着心思,话里有话,真累啊。

        傅冥寒扯了张纸巾点了点唇角:“你们吃,我还有事先回夜园了。”

        “寒儿啊,马上要跨年了,今年不陪奶奶守夜了啊?”

        守夜是傅家的习俗,大年三十晚上要熬到天亮才能睡,预示着家族新一年的繁荣,也预示着老太太长命百岁。

        “我回夜园守夜,”傅冥寒起身,举手投足都透着那与生俱来的贵气,不矜不伐。

        走到前厅,见老太太也跟了出来,他便放慢了脚步。

        “寒儿啊,要有喜欢的女孩一定带来给奶奶看看哈,唐家那个丫头你不用管,只要你这有合适的,奶奶立刻帮你把她打发了。”

        “好,您放心,”不知怎么的,老太太提起这件事,傅冥寒脑子里想着的都是那个女孩。

        回去的车上,薛绍良仗着今天是除夕,竟有些放肆地想和主子聊天:“主子,除夕夜您赶着回夜园,是不是想陪凌珂小姐啊?”

        话一出口,他就后悔了,看着主子那张冷白阴沉的脸,他做了个扇自己嘴巴的动作,缩回到副驾驶上。

        傅冥寒不喜欢过年,也不信什么守夜。

        至于为何想回夜园,薛绍良可能猜对了……

        车子驶进园子,夜园的灯便亮了起来,薛绍良知道此时管家一定手忙脚乱,因为这是他们家主子第一次回夜园过除夕夜。

        他又猜对了,管家小跑出来接主子外套的时候,额头还渗着汗:“不知主子在老宅用过餐了吗?”

        “嗯,”新的一年,傅冥寒依然惜字如金。

        进门扫了一圈,没见到凌珂的身影。

        薛绍良可是主子肚子里的蛔虫,一下便看穿了主子的心思,小声问管家:“凌珂小姐去哪了?”

        管家忙着园里,也没注意。

        一边的仆人恭敬颔首:“刚刚看道凌珂小姐在花园的树上坐着呢。”

        又上树了……

        从大厅的落地窗可以看到花园,薛绍良寻了寻,果然在一棵大树上看到了凌珂:“主子,凌珂小姐在那呢。”

        傅冥寒没说话,回身去了花园。

        一屋子的仆人都识相的散开了,谁也不敢窥探主子的事。

        花园里。

        傅冥寒走近,没有直接叫她,而是先观赏了一会儿。

        凌珂半倚在树枝上,就和第一天见她的时候一样,她这次没抽烟,手里折了朵红蔷薇,三三坐在树下,月光洒在她们身上。

        连投射到地面上的影子都美得不像话。

        “嗷呜~”三三对着月亮鸣了一声。

        “喜欢红蔷薇?”傅冥寒问道。

        凌珂寻声看去,才发现男人回来了:“嗯,比白蔷薇好看。”

        女孩那双眸子星辰入画,漫不经心的勾着人,傅冥寒又失了神:“阿珂,下来。”

        凌珂纵身一跃,落在男人身边,三三也兴奋地在男人身边来回踱步。

        傅冥寒看向她,眸光幽暗:“可会写自己的名字?”

        她摇摇头。

        傅冥寒在一旁的长椅上坐下,拾了根干净的树枝,在花园的土地上写了“凌”字。

        他手腕没有怎么用力,笔锋却很有劲,一个凌字,十分霸气。

        至于珂字……

        对于名字,凌珂只知发音,并不知是哪个字。

        傅冥寒斟酌片刻,想到了三个字:“珂”,“柯”,“轲”。

        “柯”有斧柄之意,“轲”有战车之意,而“珂”是海底珍珠贝壳的意思……

        他要给他的女孩起个最好的名字,便在“凌”字旁边写下了“珂”字。

        “凌珂,”凌珂默念着。

        她觉得自己的名字很好看,每一个字都很好看。

        “别的字都不认识?”男人享受夜色,问地漫不经心。

        “还认识数字。”

        原来还认识数字,难怪她的狼会叫三三。

        凌珂觉得主人今晚心情不错,从她的角度正好看到他的侧脸,男人睫毛很密,映着月辉,睫毛的侧影偶尔扇动。

        哦,对了。

        “我还会三个字,”凌珂补充道。

        傅冥寒有些兴致,目光看向她,又邪又魅。

        然后,凌珂在地上写下了“傅冥寒”三个字。

        今早接男人电话的时候,她记住了屏幕里显示的三个字。

        男人眸子里难得闪过一丝诧异,虽然她的字迹很潦草,和她的人一样没什么耐心,但她竟然会写他的名字,真是乖得让人无法抗拒……

        花园的土地上,刻写着两个人的名字,蔷薇花瓣随风而落,都是凌珂最爱的红色。

        待在花园里的两个人都没注意到,0点的钟声敲响。

        已经悄悄地跨年了……

        ------题外话------

        猫娘:“其实也有可能是凌‘科’呀?”

        傅冥寒:“毫无美感。”

        猫娘:“切。”

        ——————————————

        凌珂:“什么时候让我上学?”

        猫娘毕恭毕敬:“马上!”

        凌珂:“抓紧,我赶时间。”

        猫娘垂眸:“好的,老大。”

        ——————————————

        感谢大家滴支持和喜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