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其他小说 - 大佬夫人有点冷在线阅读 - 015 我傅冥寒就是你的身份

015 我傅冥寒就是你的身份

        晚膳后。

        傅冥寒回书房,手中执着那颗蓝宝石,微微转了转。

        他喃喃自语,声音低沉又悦耳,带着蛊惑。

        “你来自地狱,而我就是地狱里的王。”

        还真是,他可是冥王啊。

        没有身份也好,没有父母也罢,是石头缝里蹦出来的更好,这样他就可以完全的占有她,与任何人都无关。

        拿起手机,拨了电话:“准备一下帝都私立高中的入股协议。”

        电话那头是女人的声音,是他的秘书栀婉晴。

        别看只是一个秘书,但栀家也是帝都里有头有脸的家族,栀婉晴不同于唐槿汐,她是个很聪明的女人,她不巴结傅家老太太,她只默默地帮傅冥寒。

        女人的声音停顿了一秒:“好的,boss。”

        觉出女人有话想说,傅冥寒皱了皱眉:“说。”

        “啊,没什么,就是对boss突然想涉猎教育界有些惊讶,不过帝都私立高中确实是全帝都最好的学校,boss的决定果然英明。”

        栀婉晴知道唐槿汐正在帝都私立高中就读,便隐隐有些不安,但她了解傅冥寒,这个男人是绝对不会看上唐槿汐那种毫无内涵的大小姐,自觉是想多了,两件事应该没什么关联。

        “早点办好,”傅冥寒挂了电话。

        其实凭他的身份,不必入股,也完全可以将没有身份信息的凌珂送进学校。

        准确来说,只要他傅冥寒发话,别说是送一个没有身份的人进去,就连送只小猫小狗进去上学,校长也会觉得蓬荜生辉。

        那为什么还要入股呢?而且凌珂是从高三下学期开始上,只上半年。

        因为他是魔王啊。

        因为他坏啊。

        凌珂上学的地方必须是自家的学校,凌珂离开夜园后所去的任何都得是他的地盘,他还想把凌珂爱抽的烟牌子买下来,他不想让其他人和她抽一样的烟。

        凌珂没有当他的面吃过咖啡豆,不然,他还要把那家咖啡豆工厂也买下来。

        他心情有些好,将手机扔在一边,扯出一张消毒纸巾擦手。

        不知想起了什么,视线又落回手机上。

        他按了下桌子上的铃。

        管家敲门进来:“主子,您找我。”

        “叫阿珂进来。”

        不一会儿,凌珂推门进来,她没敲门:“主人。”

        傅冥寒饶有兴致地看着她,过了半晌才开口:“过了年,送你上学。”

        凌珂上前了几步:“没有身份也可以?”

        男人寒潭般的眸子幽幽暗暗:“你有身份,我傅冥寒就是你的身份。”

        这话真好听,凌珂感觉心湖上像被人丢了一颗石子,荡起了层层涟漪……

        她有身份了,傅冥寒就是她的身份,是她在这个时代真真实实存在过的证据。

        低头看了看眼前的桌子,她想靠男人更近一些,想再摸摸他的手,但隔着桌子,不方便下手。

        “告诉我你的手机号,”男人的口吻总是命令。

        凌珂不识字,重生前在这个时代也没有任何需要联系的人,所以手机那玩意儿,只见人用过,但她不需要。

        “不用手机。”

        男人挑眉,他早就猜到了。

        正中下怀,他给薛绍良发了条微信,让薛绍良去准备。

        凌珂的第一个手机是他给的,又有些莫名的愉悦。

        “下去吧。”

        凌珂说好。

        ……

        下午的时候,薛绍良到夜园。

        一进园子,便听见女人的鬼哭狼号,声音尖细,分贝很高。

        “啊!走开走开!别过来!快来人啊!夜园怎么会有狼?”

        是唐槿汐。

        她和薛绍良差不多前后脚,稍稍早了几分钟。

        只见三三慢慢向唐槿汐靠近,鼻梁警惕地皱缩着,目光犀利泠冽,锋利的牙齿露在外面,发出警告的声音。

        它不会轻易对人凶,唐槿汐刚刚因为害怕,朝它扔了石头。

        管家闻讯赶来,给三三拿了块上好的m9级雪花牛排,它这才放松警惕,大快朵颐起来。

        薛绍良也上前安抚:“三三乖啊,不许凶。”

        花容失色的唐槿汐有些懵逼,我一个唐府千金没人管,倒都去安慰那匹狼去了……

        眨巴眨巴眼,问道:“这是冥寒养的狼?”

        薛绍良和管家眼神交流了一下,异口同声地回答:“嗯,对,主子养的。”

        他们俩都清楚,这唐槿汐是真的难缠,从小到大,主子和她说话没超过20句,句句都是厌恶,她仍然坚持不懈,契而不舍,主子被烦的不行,甚至动过念头要……但被傅家老太太给拦下来了,这女人在生死边缘徘徊着也不自知,还一次次来挑战魔王的忍耐极限。

        最关键的是,魔王最近中了凌珂的毒,这要被她知道了,还不得闹的天翻地覆啊。

        薛绍良和管家面面相觑,瞬间心领神会:嗯,要避免主子、凌珂和唐槿汐三个人出现在同一画面里。

        俩人正盘算着,唐槿汐却已经进去了。

        管家急忙追在后面:“槿汐小姐,您先等一下,主子在忙要事,我先通报一声。”

        “诶呀,不用通报。”

        唐槿汐右腿膝盖还固定着夹板,拖拉着一条腿却走得飞快,她贵为唐府千金,管家和薛绍良也不敢硬拦,更不敢与她有身体接触,急得满头大汗跟在她身后。

        唐槿汐还没到书房,半路便看见了凌珂,两个人差点撞上。

        凌珂单手插兜,另一手随意的向后拢了拢头发,嘴里嚼着泡泡糖。

        淡粉色的泡泡从嘴里吹出,这是她买烟的时候老板送的赠品。

        一身精致的女仆装硬是被她穿出了一股痞劲儿。

        她一眼就认出了唐槿汐,但唐槿汐并不认识她。

        泡泡越吹越大,砰的一声,泡泡破了,凌珂继续嚼,目光落在了她膝盖固定夹板的位置,表情有些耐人寻味地惬意。

        “让开让开,别挡路!”唐槿汐不耐烦地喊道。

        能上学了,就意味着离复仇更近了,凌珂心情有些好,敛了平时的暴脾气,没做声,侧身给唐槿汐让了路,然后走到门口,拐往花园去了。

        薛绍良和管家放下心来,这下三个人应该不会同时碰到了。

        “冥寒~~”

        未见其人先闻其声说的就是唐槿汐。

        傅冥寒抬眸,没看她,看的是一旁的管家,眸底有些阴鸷。

        管家立刻明白了主子的意思,主子在骂他是个废物,连个女人都拦不住,哎,垂首,退到一旁,扯出手帕擦了擦额头的汗。

        傅冥寒又斜睨了唐槿汐一眼,视线落在她的膝盖上。

        唐槿汐注意到了他的视线,心中大喜:果然,他是在乎我的!

        “冥寒,我膝盖受伤了,学校放假那天被人推得,医生说可严重了呢,”唐槿汐想再靠近些,却仿佛被男人骇人的气场缠住了双脚,只好站在原地,边说着边扭捏撒娇,像在演独角戏。

        在门外候着没进来的薛绍良尴尬扶额:槿汐小姐追主子的方向不对啊,主子不喜欢发嗲的,主子喜欢人狠话不多的,像凌珂小姐那样的。

        傅冥寒向后靠了靠,放下了手中的合同,抬头看她,眸底是寒潭死水:“看到是谁推的了吗?”

        “冥寒,你可要替我做主啊,”她从未被傅冥寒这样在意过,优越感油然而生,瞬间自信心爆棚。

        “我在问你,看到是谁推的了吗?”男人又重复了一遍,这次语速慢了些,眸底结了一层冰。

        ------题外话------

        感谢宝贝们的打赏~

        人狠话不多的凌珂跟大家道谢~

        诚邀大家一起见证凌珂一路打怪升级,不管是学校还是将来的蓝宇公司,带着她的香菱一起打怪兽~

        傅冥寒:“为什么总要强调‘她的’香菱,香菱到底是谁?和我的阿柯什么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