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其他小说 - 大佬夫人有点冷在线阅读 - 014 我来自地狱

014 我来自地狱

        自打那天起,傅冥寒每天都会要求凌珂陪他吃饭。

        凌珂也都欣然答应,她觉得傅冥寒的要求很好理解,他体弱禁欲,不近女色,从前凌珂生活的时代里,很多公公都会找聊得来的宫女对食。

        嗯,天天陪他吃饭=对食。

        凌珂并不是不知道男女之事,她做刺客的时候,曾经暗杀过好几位王爷,都是趁他们和妾室合欢时进行暗杀的,因为那个时候,男人们的戒备几乎为零。

        这样来说,她相当于看过不少现场直播,经验丰富呢……

        凌珂执行任务从未失败过,除了那个夜王。

        在那个时代里,夜王是一个极其危险的人物,不但东厂忌惮,无眉忌惮,连皇上都忌惮他。

        更可怕的是他没有任何弱点,他没有妻妾更没有子嗣,就像是一个毫无感情的魔王……

        凌珂一直到任务失败都未见到过他的容貌,只是看到了掉在地上的那块玉佩,碎成了两半,耳边回荡着玉石轻碰的脆响,就像人的生命一样脆弱。

        现在夜园内,不论管家还是仆人,对凌珂的态度已然越来越好,刚刚仆人们工作,她要帮忙,仆人们却连连摆手,让她好好休息,还说这些活不是她该做的。

        凌珂漫步到花园里,芮芮草柔,鲜红色的蔷薇有刺,但却很美,花园中央有一架秋千,是从前设计师设计的,那么少女心的东西,不用想也知道,在气氛凝重的夜园里只会是个摆设。

        她走近,坐在上面,脚轻轻地瞪了一下地面,秋千便悠悠地晃了起来。

        从前进皇宫行刺时,她也见过秋千,公主穿着美丽的华服坐在秋千上欢快的荡着,而她只能穿着黑色的夜行衣,在刀光剑影里求生机。

        今天,她终于体验了坐在秋千的感觉……

        有点无聊……

        荡啊荡的,让人头晕。

        脚点了点地面,秋千停了下来。

        她抽出一根烟,咬住,点燃,还是烟更适合她。

        身旁的三三玩累了,刨了个坑,团成团,睡了。

        凌珂抬眸看向天空,今天的天真美。

        蓝色一望无际,像海的倒影,像极了那天,她第一次遇见三三的那天……

        那时她刺杀夜王任务失败,服下毒灵蛊,回到自己简陋的茅草屋里等待着死亡降临。

        毒灵蛊是西域最阴狠的毒蛊,服下之人,会经历被毒蛊啃骨嗜髓之痛,而且这种痛要持续5-7日之久,人才会死亡。

        香菱服下毒灵蛊的时候,她就在身旁陪着,无眉的命令没人敢违抗,她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她的香菱受着锥心之痛,香菱体弱,第五天便死了,凌珂整整陪了她五天……

        现在终于轮到她了,后走的那个人注定孤独,没有人陪她。

        寻常人一生的结局是山头上的小土堆,而刺客一生的结局就是毒灵蛊。

        她清晰地感受到自己的骨髓被啃食着,剧烈的疼痛让她发狂,偏偏她体质超群,第七日了,她还未死……

        她疯了一般地跑到海边,在沙地里蜷缩,刺眼的烈日让体内的蛊虫更加活跃,它们疯狂的蠕动,繁殖和啃食的速度成倍增加。

        终于,要死了。

        终于,可以去找她的香菱了……

        她侧头看向大海,海天一线,美得不像话,就在她意识模糊不清的时候,她看到一匹狼走向自己,逆着光,身上蓝灰色的毛发,根根都闪烁着微光……

        “你真好看,”凌珂虚弱的声音被海风吹得支离破碎。

        ……

        此刻,傅冥寒正坐在书房内,透过窗子,看着她。

        她觉得天美,却不知看着天的自己有多美……

        傅冥寒回神,看向手里执着的文件,是帝都私立高中发来的入股邀请函。

        这种邀请函数不胜数,要在平时他根本不会看,但他想起那时女孩站在帝都私立高中门口的样子,只一眼便猜透了她的心思,他在想要不要遂了她的心愿,他想看到女孩得逞后的欢心,不想让女孩脸上再露出那种表情。

        傅冥寒,你这是怎么了,这个女孩到底是谁,从哪来,甚至连她多大了你都不知道,却任由着她在你心上扎了一根芒刺,轻而易举地撩拨着你的喜怒……

        晚上6点,整点用餐。

        最近管家很是宽心,自从凌珂陪主子用餐开始,他家主子几乎每天都会按时吃饭,他报告给傅家老太太,老太太也是欢心地不行,但管家很聪明,他没有提凌珂的事,毕竟他是夜园的管家,傅冥寒才是他的主子,主子没有吩咐的事,他不敢妄自泄露。

        傅冥寒用餐礼仪很好,很安静,举手投足透着世代贵胄教养而成的优雅气质。

        但今天,他似乎有话要说,他放下筷子,用纸巾轻点唇角。

        凌珂感觉到了他的异常,也停下了手中的筷子,只是口里还嚼着肉,不明所以地看向男人。

        “你多大了?”傅冥寒开口,清清淡淡。

        这要看怎么算了,如果把重生前的时间也算上,那她得有二十多了,但按照重生后的真实时间点来看的话……

        “18。”

        傅冥寒没有什么表情,和他猜得差不多:“高中辍学?”

        那日在学校门口,她听来往的学生提过“高中”这个词,顺着男人的语境,理解了高中的意思:“我没上过。”

        她说没上过,傅冥寒以为只是没上过高中,但其实凌珂是一天学都没上过……

        他又问:“你想念高几。”

        凌珂眸子闪着光,她咽下口中的肉,有些郑重:“我记忆力很好,最快的就可以。”

        看来对食确实有效呢。

        她对一些现代的词语理解有偏差,回答总是奇奇怪怪的,但傅冥寒不介意,他能听懂就好。

        “那就上高三,过了年节,高三下学期开学,我送你去,你的年纪也该上高三了。”

        凌珂薄唇微起,但没说话,她觉得傅冥寒不仅手好看,脸长得也好看,她也想摸摸。

        事实上,这男人暴虐成性,很是不善,只是对她不同。

        仿佛对她好,是他的天赋。

        傅冥寒重新执起筷子:“明天把身份证给薛绍良,让他给你办手续。”

        身份证……

        凌珂眸底的光倏地灭了。

        “怎么?”傅冥寒问。

        “我没有身份证,”她回答。

        傅冥寒看向她,目光如炬,眸子里面倒映着烛火,声音像魔王的审判:“阿珂,你到底是从哪来的。”

        精致细长的银筷子在凌珂莹白纤细的指尖转了两下。

        她没想瞒他,语气淡淡的:“我来自地狱。”

        ------题外话------

        *

        感谢追读,收藏,评论,打赏等所有的宝贝们~为了你们,猫娘要熬最晚的夜,吃最贵的保健品~用最好的生发剂~更最好的文文~

        *

        猫娘:“老母亲的心都要碎了,傅冥寒,你一定要把凌珂宠上天!”

        傅冥寒:“不用你说。”

        猫娘:“好凶。”

        傅冥寒:“你先给我解释一下对食的事。”

        猫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