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其他小说 - 大佬夫人有点冷在线阅读 - 013 从树上捡回一个小祖宗

013 从树上捡回一个小祖宗

        他们的车是伴着夜色回到夜园的。

        管家听到车声,便吩咐下人们忙活起来,准备晚膳。

        华丽的烛台,摇曳的烛火,温暖的壁炉,银光闪闪的定制餐具,所有的一切都一尘不染,夜园仿佛从沉寂中苏醒了,迎接着那位属于暗夜的男人。

        见凌珂从主子的车上下来,管家稍稍有些错愕,但未显露声色,同往常一样接过主子的外套。

        什么人从主子的车上下来,这不是他一个下人该操心的。

        三三高兴地扑了上去,凌珂将生肉喂给它,揉了揉它的头:“慢慢吃。”

        三三摇头晃脑,撕咬地很是猛烈,可以听到大块生肉被撕扯到肌腱断裂的声音。

        狼性使然,但凌珂仍然觉得它可爱。

        凌珂回到房间换了女仆制服,出来的时候正好撞见从书房走出的傅冥寒,身后还跟着薛绍良。

        管家颔首,有些紧张:“主子,晚膳准备好了,要不要现在用膳呢?”

        他们主子用餐很不规律,一忙起来经常就不吃了,傅家老太太吩咐过,就算冒着生命危险也要劝主子按时吃饭,本就体弱,再不好好吃饭,那就是在要老太太的命。

        可谁又敢劝呢……

        “好。”

        主子竟然同意了,管家一颗吊着的心算是放下了。

        可刚放下不到一秒,就见主子看了看站在对面的凌珂道:“你,和我一起。”

        他有些石化,主子可从未和任何女人一起用膳过啊。

        一旁的薛绍良斜睨了他一眼,心底暗笑:这么点小事你就大惊小怪的,陪吃饭算什么,等过会儿凌珂再摸主子手的时候,你不得吓得犯心脏病啊?

        傅冥寒点名让凌珂陪,凌珂说好。

        她揣在兜里的手本来左手拿着打火机,右手捏着烟盒,想寻个清净地儿,解了之前没尽兴的烟瘾,这会儿听到男人的话,松了手,烟盒和打火机同时滑落回兜里。

        她理了理裙子,坐到傅冥寒对面,每个动作都透着股飒爽的利索劲儿。

        餐桌上西餐中餐应有尽有,为了能让主子好好吃饭,下人们着实煞费苦心。

        不过凌珂和傅冥寒的神情是如出一辙的兴致缺缺,看来都是吃饭困难户,对吃的东西没什么欲望,凌珂更想出去抽烟,而傅冥寒只想这样看着凌珂。

        古欧风的深木色餐桌,很大,桌子上了蜡一般,亮的反光,烛台上的烛火倒映在眸子里,如万千碎钻,盈盈晃动。

        凌珂看了看旁边整套银灿灿的餐具:刀,叉,勺,筷子。

        她拿了筷子。

        “你喜欢中餐,”傅冥寒开口,语气不紧不慢。

        凌珂说是。

        “很好,和我一样,”傅冥寒的那双眼睛生的极美,但戾气十足,这会儿眉峰虽已舒展,眸光却依然阴沉冰冷。

        中年女仆戴着干净洁白的手套将热汤药端到傅冥寒面前,毕恭毕敬:“主子,这是老太太吩咐的,说饭前喝对您的胃好。”

        所有仆人上菜都一定要戴手套,绝不能直接用手触碰主子的餐具,这也是夜园的禁忌。

        傅冥寒伸手在桌子上点了点。

        管家惊觉,他们没想到凌珂会一起用膳,所以只摆了一副餐具,瞪了一眼脑袋不灵光的下人:“还愣着干什么?赶紧给主子拿消毒好的餐具,”

        凌珂瞄了瞄自己那套餐具里的勺子,拿起来,放在桌子上,朝傅冥寒推了过去:“给你,我不用勺子。”

        她的力量是正常男人的10倍左右,她觉得自己刚刚力气用的有些大了,银质的勺子飞快地滑向傅冥寒,不像勺子,更像飞镖。

        正想着,傅冥寒不动声色地伸手接住,拿起,指腹在女孩刚刚握过的地方摩挲了一下,然后开始喝汤。

        他不是体弱吗……却接得毫不费力……凌珂瞳眸里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诧异,但随即又散了,她挑眉:应该只是误判了刚刚的力度而已。

        管家拿出手帕擦了擦额头的汗,旁人觉不出那力度,只知道凌珂没带手套啊,摸了生肉,摸了烟,又摸了三三……

        偌大的房间里,一阵安静。

        薛绍良和管家对视了一下,那眼神仿佛在说:你看吧,咱们主子着了魔了,就愿意惯着她,以后你也小心点吧,咱们都得对凌珂好点,得供着,主子这是从门口大树上给咱们捡回一个小祖宗啊。

        晚膳后,夜园所有下人不约而同地改称呼凌珂为:凌珂小姐。

        趁傅冥寒回书房,凌珂站在走廊上,打开窗户,终于可以抽烟了。

        期间管家一共路过了三次,不但没有阻止她,还微笑点头向她示好。

        凌珂耸了耸肩,既然不阻止,那她就继续。

        ……

        傅家老宅。

        傅家老太太林氏在下人的搀扶下从內堂走出,她手上戴着水头极好的翡翠镯子,拄着拐杖,身着体面的唐装,很是富态矜贵,这拐杖是她的宝贝嫡孙傅冥寒专门命人打造的,顶级的黄花梨材质,雕刻着福寿的吉祥图案,老太太从不离手。

        “奶奶~”

        那声音极细,有些甜得发腻。

        老太太抬眼看了看,微不可察地撇了撇嘴,不咸不淡地开口:“槿汐来啦。”

        来访的女孩穿着一身价值不菲的名牌服饰,右腿膝盖位置固定了夹板。

        是唐槿汐。

        “奶奶~”唐槿汐剜了一眼身旁的下人,下人就连忙过来扶她。

        “今天学校放寒假了,我特意来看您的,”她边说着边坐到老太太身边,很是自来熟。

        老太太乍一看比傅冥寒和善很多,但仔细再瞧瞧,那眸子里的戾气可一点也不少,年轻的时候,也是杀人不眨眼的主儿,只是年纪大了,会隐藏罢了。

        傅唐两家是世交,唐家也是帝都有名的贵胄世家,唐槿汐是唐家唯一的千金,从小就喜欢傅冥寒。

        老太太和傅冥寒一样,都是矜贵性子,一般人入不了法眼,这唐槿汐虽然家世还可以,可是大小姐脾气极重,老太太其实并不满意。

        但无奈于傅冥寒从小冷血寡情,从未提及过有喜欢的女人,甚至连愿意多看一眼的女人都没有,老太太着急抱嫡曾孙,所以每次唐槿汐来,老太太都尽量敷衍着,没撵她走。

        老太太爱看电视剧,知道不少新鲜词儿,用她的话来说,就是在帮她的寒儿存个备胎。

        “你这膝盖是怎么啦?”老太太用拐杖指了指她的膝盖。

        “今天放学的时候,也不知道什么东西撞了我一下,流了好多血,医生说还有轻微骨裂呢,给固定了夹板,我这刚从医院出来就来看您了。”

        老太太腹诽:刚从医院出来就来我这,真不吉利,我这把岁数最忌讳医院了。

        明面没表现出什么:“啊,正好放假了就好好修养吧,对了,过了年就是高三下学期了,毕业有什么打算啊?”

        “奶奶,我没什么打算,我就想以后做您的孙媳妇,到时候唐家的产业交给冥寒管就行,他那么厉害,我什么都不用操心的。”

        唐槿汐搂着老太太的胳膊,一身的香水味,化妆品味混合在一起。

        老太太心里翻了个白眼:这是想累死我的寒儿啊,果然是个中看不中用的花……花什么来着,就电视剧里总说的那个……花瓶!对,就是个花瓶!

        ------题外话------

        *

        开心一刻小剧场。

        傅冥寒:我有喜欢的女人了。

        傅家老太太:真的?太好了,快带来给奶奶看看。

        傅冥寒:稍等,她正在树上抽烟......

        傅家老太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