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其他小说 - 大佬夫人有点冷在线阅读 - 007 不是要的,是抢的

007 不是要的,是抢的

        晚上11点半。

        傅冥寒穿着一身黑色的浴袍,坐在窗边看报纸,矜贵优雅。

        漆黑的头发还是半干,有些潮,蕴着水气的那张脸是逆天的白。

        随意地往那一靠,便浑身散发着危险的气息,这是他与生俱来的气场。

        致命的危险往往等同于致命的诱惑,再加上这美到极致的脸,难怪帝都那么多女人男人趋之若鹜,死而后已。

        男人虽说是在看报纸,但那幽深的眸子总瞟向门口那颗大树的位置。

        本来正常人隔着这个距离就什么都看不清,现在又是深夜,更是一片漆黑,但他就是想往那看。

        不知为何。

        他分析过,可能是女人当时的表情惹到了他,还没有人敢在他面前这么气定神闲,所以不想这么轻易就让她走了。

        忽然间,他仿佛真的看到树下闪过一个身影,不自觉地又多看了看。

        依然看不清。

        有些躁。

        起身披上外套就往外走。

        “主子,这么晚了您去哪?”管家很是焦急,又拿了件后外套,小心地跟在主子身后:“主子,再多穿一件吧,小心着凉啊。”

        到了门口,撞见了才忙完琐事准备离开的薛绍良。

        薛绍良也是一愣:“主子?这么晚了您去哪啊?”

        紧接着,接过管家手里的外套,追了出去:“主子,等等我。”

        “咳咳咳……”夜晚的风刮得凶,很不友善。

        走到夜园大门。

        果然,她来了,她从漫天飞雪中走来,带着她的三三,和她一身不知从哪来的侠女气,回来了。

        傅冥寒神色不明,走近女孩,也不说话,就是站在那看着她。

        “主子,快再加件衣服,外面太冷了。”薛绍良急忙为傅冥寒披上了黑色的厚外套,余光扫见了凌珂。

        “你怎么又来了!赶都赶不走!带着你的狗赶紧滚……”

        薛绍良气不打一出来,就是因为这个女人的纠缠,害得自己主子大晚上跑到外面受凉,如果主子真生病了,杀她一百次都不够顶的。

        他还想说些更难听的,却被自家主子那令人生畏的视线煞到了,缩了缩脑袋,退到一旁。

        凌珂也是一张有点面瘫的脸,没什么表情,她向傅冥寒又走近了两步,慢慢抬起手,莹白的手握成一个形状标致,骨节分明的小拳头。

        她真的很白,这么黑的天,依然白的发亮。

        女孩走近了,傅冥寒闻到她身上有一股淡淡的咖啡味,他一向是喝茶的,不喜欢咖啡,但女孩身上的咖啡味不怎么让人讨厌。

        低头看了看她紧握着的拳头,不知所谓的女人,到底在干什么?

        男人脸色不悦。

        凌珂缓缓地将手伸开,这次男人看清了,她的手心里躺着一颗蓝色的宝石。

        傅冥寒拿起宝石,半眯起眸子瞧了瞧,宝石的切割工艺极为高超,对着昏暗的月光微微转动,便可以看到类似钻石火彩的璀璨光芒,那是顶级蓝宝石才会有的北极光晕。

        傅氏集团祖辈是做宝石商起家的,现在虽然早已开始涉及娱乐圈,金融,外贸,房地产等各个领域,但对于奇珍异宝还是有着特殊的情节,对宝石的鉴赏鉴别和收藏价值的预判力也仿佛成了傅家人祖传的天赋。

        这是蓝宝石,而且就是他想要竞拍的那颗。

        “那天我们说的话你听到了?”男人声音低冷,听不出情绪,居高临下的视角看着女孩,有些威慑感。

        “嗯,听到了。”凌珂本以为男人看到会很开心,但是并没有,果然是连无眉都会怕的男人,好难讨好,但她不会放弃的。

        “你要来的?”傅冥寒不但没有开心,反而脸色更难看了,李铭成是个什么样的好色之徒,他很清楚,这女孩能从李铭成身边要走蓝宝石,必定是做了什么身体上的交易。

        傅冥寒眸底忽地结了一层冰。

        甚至连薛成都感觉到他家主子身上蔓延出危险而压迫人的气息,让他呼吸困难:这女人这能惹麻烦,为了讨好主子竟然去做那种事,只能是适得其反,我们主子是最有洁癖的了!

        而凌珂不明白他这一身戾气是因何而起,不紧不慢地开口:“不是要的,是我抢的。”

        ------题外话------

        *

        傅冥寒的帝都醋王属性从一开始就体现了,但凌珂没有发现。

        薛绍良:“夫人和男同学说话了。”

        傅冥寒:“抓回来。”

        薛绍良:“夫人和男演员说话了。”

        傅冥寒:“抓回来。”

        薛绍良:“夫人身手太好,我们抓不住啊。”

        傅冥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