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网游小说 - 十万个氪金的理由在线阅读 - 第214章 陛下今天病也没好(16)

第214章 陛下今天病也没好(16)

        君行意没说让秦静宜跪多久,最后还是秦胜听见消息,过去见君行意。

        但是他提了个条件,让灵琼过去伺候他。

        不然就让秦静宜一直跪着。

        灵琼当然很乐意。

        可是秦胜不乐意……

        灵琼握拳,表情坚定:“爹,没事,我可以的。”

        “……”

        秦胜瞬间觉得这女儿付出太多,内心涌上阵阵酸楚。

        …

        秦胜一步三回头地离开,灵琼回到房间里。

        “陛下,你干嘛罚秦静宜?”当时秦静宜也没做什么惹怒他的事。

        “穿着不雅。”

        “???”

        灵琼回忆下秦静宜的穿着,应该没什么问题,很正常的打扮。

        崽崽的心思真难猜。

        灵琼以为崽崽要她过来伺候,是来培养下感情的,结果发现她想错了。

        君行意就是把她要过来折腾的。

        端茶递水爬树抓鸟……

        想当年谁敢让她做这种事?

        哪个不是恭恭敬敬把东西送到她手里!

        灵琼安慰自己,玩游戏不必较真,何况崽崽还这么好看,让着他一点也没什么。

        看在盛世美颜的份上,就原谅他这么调皮好了。

        “秦雪歌。”

        君行意从房间出来。

        “朕让你堆的雪人呢?”

        灵琼指着院子里,“那不是吗?”

        君行意指着空地上的一堆雪:“你说那是雪人?”狗堆的都比那个有样子!

        “我没堆过啊,不如陛下教教我?”

        君行意完全不买账,脾气很差,“今天堆不好不许吃饭。”

        君行意甩上门进去了,那声音震得外面树上的雪都往下掉。

        灵琼撇下嘴,扭头看见小金探头探脑,她眸子一转,招手把小金叫过来。

        “小金公公。”

        “秦小姐。”小金赔笑。

        灵琼:“小金公公应该会堆雪人吧?”

        “……会。”

        陛下每年都堆。

        作为陛下身边这么多年脑袋都还掉的红人,他当然会这个技能。

        “那就麻烦小金公公了。”灵琼摸出一把金叶子,“帮我堆一下。”

        小金觉得这金叶子有点刺眼。

        这不会是……

        小金抓着那把金叶子,有些颤抖:“可是陛下要是发现……”

        “我来哄,你尽管堆。”

        “……”

        小金觉得面前这小姑娘是不一样的。

        陛下这么多年,什么时候让一个女孩儿离他这么近过……虽说是特意叫来折腾的。

        但那也是没有的事。

        小金去空地堆雪人。

        灵琼离开了一会儿,回来的时候手里捧着一个盒子,交给小金,让他放在雪人里。

        灵琼搬了个小凳子,坐在门口,捧着脸看他堆。

        小金回头看一眼,就觉得让这么漂亮乖巧的女孩儿待在寒风里是一种罪过,就忍不住加快速度。

        所以小金很快就把雪人堆好。

        “秦小姐,好了。”小金抹了抹汗水。

        “手艺不错嘛。”

        “嘿嘿嘿……”小金有些不好意思。

        灵琼敲门叫君行意。

        君行意出来看一眼,就是冷了脸,“你堆的?”

        “不是呀,小金公公堆的。”灵琼摇头,诚实回答。

        “朕说的话,你没听见?”君行意眸子里阴沉沉的,“你是真觉得朕不会拿你怎么样?”

        灵琼伸手拉着他往下面走。

        “秦雪歌!松开!”君行意整张脸都黑了。

        灵琼才不听他的,小金在旁边吓得瑟瑟发抖。

        灵琼拽着他到雪人面前,“陛下找找看,有惊喜。”

        君行意甩开灵琼的手,怒斥:“你好大的胆子!”

        灵琼表情不变,甚至还带着一点笑意,“陛下找到再治我罪也不迟。”

        君行意:“……”

        君行意看向面前的雪人。

        下一秒,君行意抬腿,把雪人踹翻在地。

        小金:“……”

        堆了好久呢!

        雪人脑袋掉在地上,摔成两半,里面有个盒子掉了出来。

        君行意伸手,灵琼没动,小金赶紧跑过来,捡起来双手捧着,恭敬放在他手里。

        君行意瞪灵琼一眼,打开盒子。

        盒子里装的是一种红色的豆子,一颗一颗地堆在里面,像红宝石。

        君行意看着那东西,好一会儿没反应。

        不知道过了多久,他合上盒子,“你在哪儿找到的?”

        “就后山。”

        “带朕去。”

        “哦。”

        …

        这两日雪下得挺大,后山没人去,有积雪,不太好走。

        君行意在路上看见一些痕迹,应该是她留下的。

        君行意沉默的往上走,灵琼在后面,她走得有些慢,“陛下,我走不动了。”

        “你之前怎么上来的?”

        灵琼有理有据,“可是我之前上来,已经消耗了体力呀。”

        “……”

        君行意往后面看,小金落在更后面。

        爬山都爬不上来的废物,也不用指望他。

        君行意折返回来,从狐裘底下伸出手。

        灵琼眸子一亮,将手搭进君行意手心里。

        花钱就是不一样!

        君行意手指漂亮,掌心却是冰凉一片,像是握住了被冰封住的玉。

        君行意好像没想太多,用力把她拉上去,那态度完全就是在后面拉了一个不重要的拖油瓶。

        灵琼有点怀疑人生。

        是她还不够好看吗?

        【不,是亲亲您氪得不够多。】

        “……”干啥啥不行,骗氪第一名。

        …

        也不知道走了多久,君行意在一片白色的世界,看见一抹红色。

        那是一株两米高的树,长在悬崖边,没有叶子,红色的豆子分布在细枝上。

        那是这片白色世界里唯一的颜色。

        灵琼觉得有点像相思豆,但她看了,豆子长得和相思豆不一样。

        君行意安静地看着那棵树,脸上没什么表情,好像只是在发呆。

        灵琼视线在树和君行意身上来回游移。

        山间寂静,风雪流转,男人背影莫名有些冷寂。

        嗖——

        破空声从后面响起,灵琼都来不及回头去看,靠本能拉着君行意往旁边闪。

        脚下踩的雪地松软,两人同时往下摔。

        君行意被灵琼压在雪地里,但君行意看的是悬崖边上。

        有几枚箭射到那株树树根处,还有一支箭射中了树身。

        仿佛是悬崖终于支撑不住那株树的力量,整棵树正往悬崖下坠落。

        灵琼看见君行意眼底,好像有什么东西,随着那株树坠落,沉入深渊。

        ———万氪皆空———

        小姐妹们,为琼神投个票呀,你不投我不投,琼神怎么吃肉肉!!

        月票投起来,冲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