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都市小说 - 绝世龙王林萧在线阅读 - 第1712章:形势不妙

第1712章:形势不妙

        “怎么回事?”

        霍尊有些气喘,不是累的,而是长时间的紧张造成缺氧,而且几十上百掌拍下去,血手好像浑然不知所觉,让他惊讶的同时,心中升起恐惧之意。

        “打完了吗?”

        血手随意拍掉胸口并不存在的灰尘,笑道,“你的掌力雄浑有余,技巧不足,想伤我还差的远。”

        “哼!”

        霍尊不服气,再次兔起鹘落,就要上前进攻。

        下一秒,血手眼睛猛地瞪圆,一股杀气自身体内涌了出来,与此同时他大手一抓,一股血色仿佛迎面扑来,让霍尊气息一滞,匆忙收招疾退。

        呼!趁着霍尊趔趄退后之时,血手两手猛地伸出,仿佛两把蒲扇,迎头罩下。

        台子就那么大,这就是擂台赛的限制,跟平时自由战斗不同,必须要考虑到躲闪时预留的空间。

        霍尊还是实战经验少,被血手几次攻击退到边缘,等到下次反应的时候,已经没了空间。

        横下一条心,霍尊沉息静气,双腿像铁柱似地站牢原地,大吼一声,双掌对轰出去!嗡!血手大法师身体轻飘飘一旋,就卸了霍尊的力,反手拍在他的后脑。

        砰!噗!后脑是要害,即使霍尊一直在防备,还是没扛下这一掌,身子摇摇晃晃,轰然砸倒在擂台。

        哗!全场雷鸣般的掌声响起来。

        血手大法师将霍尊拎起来,像死狗似地扔了出去。

        “如果不是规则限制,还有那么多媒体看着,我今天就要了你的命!”

        耳边回荡着?血手轻蔑的声音,霍尊本来还有一口气,意识还在,听到之后,一口逆血喷出,当场昏厥过去。

        八极门弟子大惊失色,冲过去把霍尊抢了回来。

        中原武林方脸色都很难看,他们没想到自己一方的两名高手,竟然都败的这么惨。

        “哈哈哈……”血手大法师狂笑几声,指着林萧说道,“林萧!你不上场真是明智的选择啊,要不然躺下的就是你。”

        林萧沉默不语,一个字都没回复。

        坐在旁边的南宫锦有些担忧,抓住了林萧的手。

        只有南宫锦知道林萧在打着什么主意,也深知他所承受的压力有多大。

        “妈的!霍尊也败了,现在不妙了啊?”

        缓过一口气的烈阳子,脸色惨白,他火急火燎走到林萧身边坐下,“林萧!你倒是给个主意啊,如果下一场也败了,我们可就真的危险了。”

        此刻,中原武林方已经有些慌乱,现在比分三比二,下一场悬念不大,高海剑对上邪童胜率不高,只能拼。

        万一拼输了,那么所有的希望就落到无限制级别的对抗之中。

        除非无限制级别三战全胜,可惜这种机率简直渺茫到让人绝望。

        “华大哥请安心养伤!”

        林萧淡淡说道。

        “你……你真是急死我了。”

        烈阳子锤足顿胸,摇着头退了出去。

        南宫锦担忧地看一眼林萧,“老公!为什么不把实情告诉他们?

        你一个人冒险,成功了还好,万一失败,会背上整个天下的骂名。”

        “中原武林一盘散沙,说不定谁是奸细,现在说了,只会增加混乱和惊恐,还会让西域武林察觉,危险更添三分。”

        林萧深吸一口气,“希望老天这次会站在我这一边。”

        南宫锦黛眉蹙的更深,紧紧抓住了林萧的手,“无论如何,我都会跟你在一起。”

        这一刻,南宫锦突然觉得,自己身为乾坤院真正的嫡系,本应属于这世上权势最大的那群人,却连自己的男人都帮不上,实在是悲哀。

        从没有哪一刻,南宫锦会觉得权势和势力的重要性。

        她突然做了一个决定,要在有限的一年之中,展现属于乾坤院嫡系的权势。

        “除了端木依,一定还有其它旧乾坤院的势力存在,我必须想办法联系到他们!”

        当!南宫锦沉思间,黄金级别第三场擂台赛开始了。

        高海剑一袭白衣,手持银龙剑,潇洒地落到台上。

        居高临下扫视一圈,高海剑似是在寻找什么,最终的眼神里却闪过一道失望之色。

        “你跟一个人年轻时很像!”

        不知何时,长相稚嫩的邪童,慢慢走上了台,就像病入膏肓蹒跚的老人,看不出任何的威胁。

        高海剑微微一怔,“什么意思?”

        “呵呵……”邪童神秘一笑,并未直言,“来吧,让我见识一下你的实力!”

        一甲子之前,邪童就是武林中的名宿,是西域的顶尖高手,能在大宗师手下亡命天涯而活到如今,足以说明他的实力。

        所以,高海剑即使自信,也绝不敢有任何托大。

        剑身平伸出去,一抹寒茫在太阳光的照射下闪动精光。

        “得罪了!”

        高海剑身随音走,剑鸣之隙闪电般激射过去。

        砰!邪童赤手空拳,截取高海剑手腕,直接切他中路,一肘撞至他的腋下。

        高海剑手腕一翻,剑尖竖直刺向对方眉心,这是自损八百的打法,如果邪童不收手,即使能撞碎高海剑几根肋骨,脑袋也得被刺一剑。

        哗!邪童主动退后,并没有选择同归于尽。

        “呵呵……对战斗的把握果然够精妙,比当年的那人要强呢。”

        “你到底在说什么?”

        高海剑微微皱眉,一边挥剑刺击,一边喝道,“说清楚!”

        邪童继续笑而不语,继续与高海剑缠斗起来。

        邪童就像鬼魅,绕着高海剑不断飘忽,每次出手都会点到为止,做出一副欲擒故纵,或是不屑一顾的姿态。

        看起来,高海剑一直占据上风,但林萧却是无比担忧起来。

        “邪童如此狡猾,如果海剑不能改变战法,恐怕要吃亏。”

        林萧轻轻握拳。

        假如第三场也输了,那就真的只能破釜沉舟,背水一战,再没有任何回旋的余地。

        剑鸣声不绝于耳,高海剑的剑法以快为主,简单直接,包含着昆仑战法,但更多的是行军打仗那一套杀人之法。

        邪童一直都没有展开有效反击,似是被高海剑的节奏控制了。

        高海剑并没有犯年轻人毛燥的错误,一直稳扎稳打,偶有慌乱,也是诱敌之计。

        跟着林萧南征北战好多年,高海剑在战斗中的变化自不用多说,论战法技巧,很少有人能胜的过他。

        但此刻的高海剑,心里却一直在嘀咕,他在想邪童几次三番跟他所说到底是何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