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其他小说 - 权宠嫡女:将后重生在线阅读 - 第585章 酸几天就好

第585章 酸几天就好

        “后来我把你带回府后秦夫人也过来瞧过,可是她和那些大夫诊断一样,所以我才着了急。”

        京中所有权威都说叶宸没得救了,白擎夜干着急也没法子,所以一急之下病倒了。

        叶宸早就发现自己手腕上的火焰铃不见了,掌心也感觉不出仙龙草的痕迹。

        原来冥冥中早就安排好了一切,现在大周国历经浩劫重整待发,也算一切重回正轨。

        只是有一点让她没想到,她昏迷之后居然连王静月也没有办法。

        这是不是说明独孤蓁不光把王静月的法宝收走,同时还把她的逆天医术也收回去了?

        王静月懂医术是因为拜独孤蓁所赐,现在五行天尊的四人执行其他任务离开了,就带走一切不该属于这个时代的东西。

        用现代一个词来形容,就是外挂,天尊们带走了不属于古代规则内的东西。

        医术这种东西学了就会刻在脑子里,王静月现在应该还懂医,只不过没了那些逆天医术和测算术,和他们一样都回归成为了一个普通人。

        其实这样也挺好,毕竟每个空间有每个空间的法则,若是单独开了挂,对于其他人并不公平。

        叶宸决定等见到王静月时问个清楚。

        “大白,你知道传送阵爆炸后我去了哪儿么?

        老祖宗和李慧圆又怎么样了?”

        叶宸立刻把自己穿越的经历说给白擎夜听,三言两语解释的一清二楚。

        白擎夜惊讶怔了半晌,这才幽幽道:“这种好事为什么不带上我?”

        叶宸伸手摸了摸白擎夜下巴上的胡须碴碴,眨眨眼道:“可能只是我的劫数?

        不是你的?”

        白擎夜叹了口气:“估计如此。

        不过既然救你的白衣少年是好心,我就直接翻篇了。”

        “你语气好酸。”

        “酸几天就好了,不怕。”

        就知道她没有托付错了人,叶宸笑嘻嘻用手指比了个爱心:“哈哈大白,爱你吆,么么哒。”

        “我也爱你。”

        白擎夜随即也在她额头印下一吻。

        不过有件事让叶宸心存芥蒂,那就是小羽的下落。

        本想回来问问师父明月心的,谁知他们都离开了,这件事便成了未解之谜。

        大概真得如小羽所言,要靠缘分才能相见。

        “对了,任前辈和洛阳前辈怎么样了?

        他们现在在哪儿?”

        叶宸随口问道。

        白擎夜道:“你们失踪三日后我在溪边发现了你,却没找到老祖宗,便派人继续去找。

        任前辈、洛阳前辈,还有宁王劳将军都跟着早出晚归一起寻找,很不幸连续一个月大家都空手而回。”

        “后来我打算加大人手,翻地三尺也要找到老祖宗的下落,可这时任前辈却阻止了我。

        他说,老祖宗最见不得折腾人,尤其是劳民伤财的事儿,还是不要再找。”

        连续找一个月都没有下落,明白人心里都明白:怕是没什么希望了。

        找到叶宸的小溪在距离老榕树下方的岩壁下,有些陡峭,所以白擎夜第三日才找到。

        无名山不算大,想找一个活人绝不可能连续一个月都没线索。

        除非这人是死了,或者被野兽吃了,再或者是被劫持了去,估计横竖都不会是好结果。

        白擎夜坚毅的面庞涌上一抹凄凉,“那时任前辈眼底流露出悲哀和生死决绝,他的心意我怎能不懂,应该是彻底绝望了。”

        这件事让任何一个人想一想都知道希望渺茫,任逍遥阻止白擎夜继续投入精力寻找,当时心里该有多绝望?

        “任前辈说得很认真,态度决绝,而洛阳前辈也在场,没有表示异议,我便只能听从这个建议。”

        谁能知道老祖宗居然是穿回现代家乡去了呢?

        这样的话现在一想,即便当时继续找下去,应该也没有线索。

        叶宸微微叹了口气,“真是世事难料。

        在现代的时候,每天晚上老祖宗都失眠睡不着。

        她以为自己动作很轻我不知道,其实我早就听到了,还能从窗户上望见她坐在院子的台阶上,仰头望星空,一直到很晚。”

        “我想,那时候她大概在想,任前辈和洛阳前辈会急成什么样子了?”

        白擎夜也叹了口气:“是啊,谁能想到结果居然会这样。”

        他继续和叶宸说道:“不再去无名山之后,任前辈和洛阳前辈就每天把自己关在屋子里闭门不出,据说是各自在屋里盯着老祖宗留下的物件发呆。

        宁王和劳将军怕两人闷出毛病来,就将他们带回漠北草原去了。”

        换一个环境就能换一种心情,即便短期内心情压抑,可是在茫茫大草原上,也比闷在屋子里强。

        叶宸想起龙若的托嘱,打算过阵子完全恢复,亲自去草原走一趟。

        如果任前辈和洛阳前辈知道老祖宗没死的消息,不知道会有多开心?

        在叶宸昏迷期间曾有很多人前来探望,不过大部分都被白擎夜挡了回去,只有亲朋好友才能见到叶宸。

        随着叶宸清醒且状态日渐好转,许多人情世故铺天盖地再次起来。

        这回白擎夜直接给了景伯一道特权,允许他全权处置前来探视的人员。

        景伯原本是慕容家的老管家,对待人情世故看得门清。

        对那些平时往来稀疏的,就以王妃身体不宜见客,客气婉拒。

        过后再补上一份谢礼。

        若是关系亲近的,则被请到麒麟阁,陪叶宸说话。

        一个人总躺着也是闷得不行,有人陪着聊聊天说起外面的世界,是一件身心愉悦的好事儿。

        第一时间闻声赶来的是叶隆,他前脚进门,后脚慕容家的长辈就到了,以两位舅母苏氏、梁氏为代表。

        都是亲人不拘礼数,见叶宸气色安好一切无恙,便都放了心。

        叶宸第二日便可以下地,不过白擎夜暂时不允许她出门,只能在府内走动。

        王静月一早闻声赶来看望叶宸,闺房好友一见面忆起过往烟云,也是各自欢喜嗟叹。

        此时王静月身怀六甲已经数月,肚子越来越大,年底就要生产。

        叶宸之前听白擎夜提起过那日王静月身体不适,非常担心。

        “静月,你现在身子不方便,不该亲自过来,让沐秀或素素捎个口信过来就好。”

        “不怕,不亲眼看看你,我不放心。”

        王静月表面看起来倒是气色很好,眼里光芒柔和,一副慈母模样。

        “那日回来,我婆母逼着我在榻上躺了一个月,每天一副保胎药。

        现在我肚里这小家伙早就没事了,壮得很,你就放心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