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其他小说 - 他从地狱里来在线阅读 - 024:蹲一波牢房

024:蹲一波牢房

        徐檀兮被人堵住了。

        “请让开。”

        杜权一行四人,霸占整条路:“让开也行,先跟我说说,那个收快递的住哪。”他双手揣兜,嚼着口香糖,“我今天不搞事,就踩个点而已。”

        徐檀兮不想与他周旋,直接拿手机报警。

        杜权眼明手快,截了她的手机,往地上一砸:“我总不能白走一趟吧,你不肯说那个收快递的住哪,”他无赖地耸耸肩,“那我就只好跟你玩咯。”

        徐檀兮叫人:“李婶——”

        杜权立马摁着她的肩,用力一推,将她抵在了墙上,并捂住她嘴巴:“别叫哦,你越叫哥哥越凶。”

        另外几个街头混混见势不对,有些犯怂:“权哥,这不好吧。”

        今晚杜权磕了点药,上头了。

        他瞪那几人:“怂货,怕死就滚蛋!”他从口袋里摸出个药瓶来,在徐檀兮眼前晃了晃,“别慌啊小姐姐,这是能让你嗨上天的东西。”

        狗叫个没完没了。

        一道清冽、懒散的声音穿过风,透过来:“别叫了。”

        所有狗就安静了。

        杜权被突然打过来的光晃了眼睛,他抬起手,挡了挡,眯着眼看巷子深处:“收快递的?”

        收快递的,戎黎。

        他没打伞,提着个光线很亮的手电筒,走在雨雾里,也没说话,正看着杜权的手,那只还摁在徐檀兮肩上的手。

        杜权药性上头,正处在极度兴奋当中:“我本来也没打算干嘛,可你们这一个两个的非要自己撞上来,这就怪不得我咯。”

        戎黎目光越过他,看向后面:“我不动你们,你们也别插手。”

        四个混混面面相觑,都没上前,人都是欺软怕硬的主,戎黎那双眼,稍微混了点道行的人应该就看得出来,那是双见惯了血雨腥风的眼。

        杜权嗤笑:“白天你趁我不注意,偷袭我。”他从口袋里掏出一把匕首,轻蔑地抬着下巴,“给我磕三个响头,叫声爷爷,我就大人不记小人过。”

        戎黎耐心不好。

        他没等人把匕首从鞘里拔出来,上前就踹了一脚,动作又快又狠,几乎同时,他抓住了徐檀兮的手腕,往身后一带。

        药瓶掉在地上。

        杜权摔进了水洼,脚打了几下滑才爬起来,他浑身是泥,朝地上吐了一口痰:“我艹你妈!”

        戎黎把地上的伞捡起来,连同他的手电筒,一起递给徐檀兮:“帮我拿着。”

        徐檀兮用袖子擦掉手电筒上的雨水:“先生小心。”

        杜权拔出匕首,扑向戎黎。

        这一刀要是中了命门,那可就是九位数的价钱。

        可是哪能啊。

        戎黎左脚后退,身体左倾,躲开刀尖的同时,捏住了杜权的胳膊,一点花里胡哨的动作都没有。

        杜权手臂麻了,匕首脱手,掉在了地上,他大叫:“松、松——”

        晚了,收不住手了。

        戎黎曲起手肘,对准杜权手腕往上三寸的那块骨头,用力撞上去。

        “啊啊啊啊啊!”

        骨头脆响,断了。

        惨叫声惊了雨夜,杜权的弟兄们全部都傻了,只觉得毛骨悚然,没有一人敢往前迈一步。

        戎黎一脚踹在杜权的腿肚子上,杜权整个人重重趴下,他依旧没停手,朝着杜权的腹部狠狠地踢。

        杜权的叫声越来越大。

        “够了。”

        戎黎置若罔闻。

        徐檀兮喊:“够了,戎黎。”

        他转头看了她一眼,继续往死里踢。

        “戎黎,”徐檀兮走过去,拉住他的衣服,“可以了。”

        他眼里那股狠劲儿丝毫不收敛:“不可以。”

        他说完就甩开了徐檀兮的手,捡起地上的匕首。

        杜权瞠目结舌:“不、不要!”他满身泥垢,狼狈不堪地往后爬,“求——”

        刀尖的白光一闪而过,戎黎用力钉下去。

        “啊啊啊啊啊——”

        惨叫声在夜里回荡。

        “戎、戎黎。”

        声音从后面传来。

        徐檀兮下意识地站出来,用身体挡住戎黎,可来不及了,巷子两边的人家已经闻声出来,亲眼目睹了这一幕血腥。

        只有戎黎不慌不忙,眼睫一垂,遮住了瞳孔里的阴翳,他把匕首扔了,拨了个电话,语调与平常无二,淡淡然的,好似刚才那满身戾气的不是他:“程及,有个任务,接不接?”

        程及表示:“只要钱给到位。”

        戎黎简明扼要:“明天回来。”说完他挂掉,又拨了一个电话,“报案。”

        电话那头问:“你是谁?人在哪儿?报什么案?”

        戎黎语速不紧不慢:“竹峦戎村,戎黎,自首。”

        “你——”

        戎黎挂掉电话,去把伞捡起来,抓着徐檀兮的手握住伞柄:“你的手在发抖。”

        是,她的手在发抖。

        戎黎扯着卫衣的领子,擦脸上的雨水:“怕了?”

        怕了就离他远一点。

        徐檀兮踮起脚,把伞举高些,她外套都湿了,声音有微微颤意:“你踹那么用力,腿不疼吗?”

        疼啊。

        戎黎盯着她,看了许久后,从她伞里走了出去,寻了个石阶,坐着等警察。他在想,这姑娘是脑子蠢还是胆子大?还没看出来?他是危险品,得远离。

        徐檀兮的手还在发抖,可即使如此,她也没有丢掉手电筒,若是丢了,戎黎就看不见了。

        晚上九点半,县警局。

        徐檀兮在做笔录:“他轻薄我。”

        给她做笔录的是位女刑警:“能说具体点吗?”

        徐檀兮把事情的始末娓娓道来,重点是最后一句:“戎黎先生是为了救我才伤了人。”

        女刑警转头瞥了一眼。

        戎黎坐在旁边的椅子上,闭目养神,从进警局到现在,他一句话都没开口,事不关己似的。

        徐檀兮往桌上放了一个瓶子:“这是杜权的,劳烦你们拿去验一验,我怀疑他嗑了药。”

        杜权已经送去医院了。

        戎黎当晚被拘留了。

        程及是第二天早上九点到的,他还带了律师过来,一见到人,就先调侃:“怎么回事儿啊你?”

        戎黎一晚上没睡好,起床气还没消,态度非常差:“你拿钱办事,少问东问西。”

        程及笑:“我这不是好奇嘛,你戎六爷居然也会在阴沟里翻船,真是稀奇了。”他手支在桌子上,压低声音,“是头一回吧,把自己玩进来?”

        戎黎凉嗖嗖地瞥他:“你把关关接过去带两天。”

        “不用带,他在徐檀兮那。”程及继续吃瓜,“你还没回答我呢?怎么翻的船?”

        戎黎语气淡淡:“滚吧。”

        ------题外话------

        ***

        戎黎:一个已经堕入地狱的人,对这个世界最后的善意是临死前不抓住任何人的手。

        徐檀兮:戎黎,我是从地狱来的。

        顾总:这是剧透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