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都市小说 - 农门肥千金在线阅读 - 第186章 你打量你的

第186章 你打量你的

        “对了,秦老爷,四夫人是女子,你可以请杜家村的小神医来瞧瞧,小神医是女子,女子之间的话好说一些。”

        看在秦老爷的面子上,许大夫提醒了一句,然后又接着道:“不过,小神医近几天不在青山县,出远门了,要请她,得等上几天。”

        许大夫说完,诊费也不要了,起身就往外走,离开秦府。

        还未走百步远,就听见秦家客厅里的茶盏一声脆响,然后又是一声尖叫,“庸医,就是庸医!”

        “你闭嘴!”是秦重海的声音。

        许大夫脚步一顿,脸色气得通红,然后变绿,再变青,脚步迈得更大了,心中暗暗发誓,以后秦府人的病,八抬大轿他也不来看。

        不管许大夫心中怎样的气闷,也不管吕氏有多绝望疯狂,此时,始作俑者杜华却安安稳稳的坐在马车里,晃荡着小胖腿,逗侄女撸猫。

        没错,你没看错,就是撸猫,撸大黄。

        早晨,当杜华在行李包袱里发现大黄时,无语的直翻白眼,明明说好的让它在家等她回去,结果,一不留心,它就偷偷的跟着自己来了。

        “老姑,我怎么觉得大黄身上有香味?”杜二妞耸了耸鼻子。

        密闭的空间里,大黄身上的香味越发显露。

        杜华笑着摸了摸大黄脑袋,“你们猜对了,它不是普通的家猫,身上有一半小灵猫的血统。”

        诶?

        杜二妞和杜齐贵同时惊讶的盯着大黄看。

        大黄得意的昂着脑袋,凭由二人打量。

        你打量你的,王者自巍然不动。

        “老姑,大黄它是小灵猫吗?听村中老人说,灵猫很凶的哇……”

        大黄卷了卷长尾巴,对着杜二妞高傲的叫了一声,“幼稚,本王子很凶的哒,不凶,是面对主人的时候!”

        “老姑,它好像在和我说话哎……”杜二妞兴奋得眼睛亮晶晶的,拿手指轻轻的戳了戳大黄。

        “它在鄙视你,说你幼稚!”

        杜二妞:“……”

        杜二一扭头不看大黄,本姑娘生气了,就算你是小灵猫也不能鄙视本姑娘。

        大黄:“……”

        主人,出卖本王子,你良心不痛么?

        杜华伸手一扔,将大黄扔到马车角落里,再往软榻上一躺。

        良心是什么?能吃吗?能喝吗?

        杜齐贵看着二人一猫好笑的互动,笑意爬上嘴角,伸手撩开车帘子往外望。

        “阿雷,我们现在到哪了?出青山县了没?”

        阿雷冷着脸,没有回话,就在杜齐贵以为他不会回答时,才听到他从鼻子里哼出一句,“到青山县与望山县的地界了,走过那个界碑就是望山县。”

        “哦。”

        杜齐贵顺着他的马鞭望去,果然看到路边竖着一个界碑,上面刻着望山县三个大字。

        杜华没说话,也顺着往那瞧了一眼。

        这一路上她一直在暗暗观察着雷,她不知道雷属于哪个级别的护卫,但是看得出是个面冷性子更冷的人,不像风,风虽然面冷,但因为行医,心地并不冷。

        偶尔,在雷的情绪外露时,杜华能感觉到他心中对他们一行人的小小排斥,杜华也能猜测得到他的心理,雷是受了唐三郎这个主子的吩咐,在他心中,估计只有唐三郎这个主子才配得上他的护卫,配得上他出生入死,舍命相护。

        虽然如此,杜华也不生气,一路上对他很客气,这种表里一致的人好交往,最可怕的是笑面虎。

        更何况,她不是他的主子,他只不过奉命行事,她会领唐三的情,但是,去与雷计较就没意思了,她又不是他的什么人。

        四哥不会赶马车,而且,她和二妞是小女娃,遇到什么危险,就四哥一人恐怕应付不过来,就算雷心有不满,在有危险时他也绝不会视而不见,束手不管的。

        杜华坐了起来,从包袱里取出老娘为他们烙的鸡蛋饼,给杜齐贵和杜二妞一人一个,又卷了两个递给雷,“雷大哥,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没地方吃饭,这两个鸡蛋饼是家里带来的,吃着垫垫肚子。”

        雷伸手接过,往嘴中一塞,咬了一大口,也没说谢谢。

        杜华瞥了眼他腰间水袋,还鼓着,里面有水,就缩回身子,三个人坐在马车里吃烙鸡蛋饼,吃完鸡蛋饼后,杜华又拆了一盒好点心,一人吃了两块,也给了雷两块,雷依旧没多话,也不说不吃,接过点心,一口一块吃完了,又取了腰间的水袋仰头喝了两口。

        吃饱喝足,杜华重新躺回了软榻上,拍了拍软榻,“二妞,来,和老姑一起睡会。”

        杜二妞摇头,“老姑,我不睏。”

        说完,又掀了马车帘子往外瞧风景。

        小姑娘第一次出远门,对什么都好奇,一上午叽叽喳喳的问这问那的,到现在依然处于亢奋状态。

        杜华不管她了,侧过身子睡觉,“四哥,你要睏了,也靠着歇会儿。”

        “恩,你睡吧。”杜齐贵点头。

        瞅着杜华睡了,杜齐贵也眯着眼在小憩,二妞在看风景,大黄暗搓搓的从车角落里爬起了身,然后跃过一道优美的弧影,猫已经在软榻上了。

        睡梦中的杜华,感觉自己摸到一个软乎乎的东西,十分暖和舒服,伸手一捞便抱在了怀里。

        得逞的大黄,得意的卷了卷长长的尾巴。

        本王子就应该睡软榻,依靠在主人香香的怀里,岂能无用的睡车角落?那不该是本王子的待遇。

        青山县城,李多余从夫子家走了出来,脸上的神情有些严肃。

        于夫子说了,他那天绝对让下人带了急救药丸在身上,而且,他清楚的记得,上车后就放在马车中的小抽屉里,至于为何会突然消失没有,他也不知道原因。

        表妹花儿的话一直在李多余的脑中回响,那天去的夫子都是和于夫子交好的,至于同窗,虽然平时与自己算不上十分好,但也关系不差,但有一个人例外,那就是吕幕。

        吕幕与自己的关系并不好,但是他去了,他也不能把人家推到门外去,而且,他也是于夫子的学生,于夫子对他也颇为照顾。

        他想不出吕幕有何理由害于夫子,也就是说如果是他出手害人,那只有一点,他是利用于夫子针对自己。

        是因为他差一名与秀才失之臂嫉妒自己吗?

        而且,他又怎么知道于夫子老毛病会复发?

        李多余想破脑袋也想不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