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都市小说 - 心理科医生在线阅读 - 第八十一章 离别在即

第八十一章 离别在即

        咨询室里,刘小燕从容地坐到了自己一贯坐的那张沙发里,苏成华也做了下来。

        苏成华看向刘小燕,见她正满眼深情地看着自己,苏成华向她微微一笑,但是他并没有先开口说话,而是耐心地等待着刘小燕先开口说话。

        刘小燕:“苏医生,我今天很高兴,你猜猜是为什么?”

        苏成华:“你今天情绪确实不错,你一来我就感觉到了,你今天有什么喜事要告诉我吗?”

        刘小燕:“是的,苏医生,我今天确实有一个好消息要跟你说。”

        苏成华:“哦?说说看。”

        刘小燕:“苏医生,我参加了今年的成人高考,我考上啦,你为我高兴吗?”

        苏成华:“哎呀,那我真的太高兴了,恭喜恭喜啊,看来真的是皇天不负有心人啊,你算是为自己打开了一条道路了,好好向前走吧,你的未来还很长,也会很精彩。”

        刘小燕:“苏医生,我刚刚查询到成绩的时候,我真的是太激动了,我妈也很高兴。

        不过我注意了一下自己的情绪,我感觉到我很兴奋,有点踌躇满志,感觉未来一片光明,自信心有点膨胀,有点控制不住自己想笑想奔跑,好像有一股力量在我体内游走,想要冲出我的身体。

        苏医生,我感知到了,那是一种熟悉的感觉,就是以前躁狂发作时候的感觉。

        但是好在现在的我已经不是以前的我了,我能觉察到我的情绪的变化,我能有意识地控制调整自己了。

        我稍稍一努力,我就将它们控制住了,没有让他买冲出我的身体,没有让它们毁坏我的生活。

        我看到了我妈妈虽然很高兴,但是她更紧张着我,她在我查询成绩的前几天,就开始紧张了,她有时会控制不住地跟我说,平常心对待,胜败都无所谓。

        哈哈,其实我心里还算平静,好歹比她要平静。唉,我感觉我现在的心和以前比,结实了很多,能够承受一些事情的冲击了。”

        苏成华:“恭喜你,你能取得今天的进步,无论是心理成长上的进步,还是学业上的进步,都是你努力的结果。”

        刘小燕:“不,苏医生,我能取得这些进步,您的功劳最大。”

        苏成华:“这是我们共同的成就。”

        刘小燕:“我妈妈现在似乎也必以前情绪好了很多,好像我们之间有了一点母女的温情了。

        当我们比较亲密的在一起说笑的时候,没有以前那种僵硬不舒服的感觉了,有了那种自然的感觉。

        我妈妈最近还跟我说呢,问你什么时候还让她来一起进行家庭治疗呢。哈哈,她来这里参加了几次咨询,还上瘾了,她说感觉很好。”

        苏成华:“你妈妈在咨询中有收获,还希望再次和我们一起工作,对此,你的感受是什么?”

        刘小燕:“我想让她来,因为那对她有帮助,也对我们的母女关系有帮助,但是有点矛盾的是,我心里似乎又有点不太愿意她来。”

        苏成华:“为什么不太愿意她来呢?”

        刘小燕:“因为我不想跟她分享你,你是我的医生,我希望只为我一个人咨询。”

        苏成华:“你把我看成了你的一个重要的人,不愿意跟别人分享我?”

        刘小燕:“是的。你跟别人说话的时候,当你把注意力放到别人身上的时候,我心里很难受,我感觉到有一种嫉妒的感觉,那种感觉很不好,我想你只跟我一个人说话。”

        苏成华:“那你怎么看待我的其他病人的呢?”

        刘小燕:“我并没有看到你跟其他病人一起谈话,因此这种嫉妒的感觉并不强烈,但是如果你对其他病人比对我更上心,我会很难过。”

        苏成华:“嗯,你要知道的是,和病人谈话是我的工作,我有很多的病人,几乎每一天都要和不同的病人进行这样的深入谈话,这会让你难过吗?”

        刘小燕:“我知道这是你的工作,你要把你的爱分给那么多人,能给我的爱只有这咨询室里的一点,我心里很矛盾,我既想支持你的工作,希望你有更多的病人,又不希望你将爱分给别人。苏医生,你说,我是不是很自私啊?”

        苏成华:“不是你自私,这是正常的感受,这也是治疗关系中的一个矛盾所在。

        病人只有一个治疗师,但是治疗师却有很多个病人。病人可以把自己全部的感情投注到治疗师身上,但是治疗师却需要把自己的爱分配给所有的病人。

        这种医患双方关系的不对等,会让病人感到失落甚者失望。所以病人学会对治疗师进行合理的期待是非常重要的。”

        刘小燕:“是的,苏医生,你说的对,可是我控制不住自己去想你,去爱你,我会幻想着有一天我们能够在一起。你说过,让我努力,你会在前方等着我。我为此愿意付出我所有的努力,只为了有一天能走到你的跟前。”

        苏成华:“我是这样说过,我等着你能通过你的努力走到我的跟前,然后还能允许我目送你走向更远的前方。”

        刘小燕:“你以前跟我说过一次,我对你的感情是一种移情,是把我对生活中其他人的感情投射到你的身上了。

        但是我感觉不是,我从未对生活中其他人有过这种感情,我感觉我对你的爱是真的,是对于眼前这个活生生的你的,是基于现实的你的优秀的,是一个女人对男人的那种爱,不是病人对医生的移情。”

        苏成华:“嗯,那你认为什么是男女之爱?也就是恋人之间的爱?”

        刘小燕:“我觉得情侣之间的爱就是男女双方彼此灵魂和肉体融合的过程。”

        苏成华:“你说的很通透,由此可以看出,情侣之爱的目标是什么?”

        刘小燕:“彼此灵魂和肉体的融合啊,和另一半结合。”

        苏成华:“你理解得很恰当。那么你觉得病人和治疗师之间建立的咨询关系的诉求或者说初衷是什么呢?”

        刘晓燕:“是治疗好疾病。”

        苏成华:“你觉得治疗师怎样做才能治疗好病人的疾病呢?不说别人,就说我们之间吧,我该怎么样做才能治好你的疾病呢?”

        刘晓燕:“我觉得你关注我、爱我、对我好,我就能好起来。”

        苏成华:“你是觉得在我们之间建立起那种类似于情侣关系会对你有帮助,是这样吗?”

        刘晓燕:“是的。”

        苏成华:“那一个治疗师,会有很多个病人,那他能跟所有的病人都建立情侣般的情爱的关系吗?”

        刘晓燕:“当然不能。”

        苏成华:“你觉得作为治疗师的我来说,我和你建立咨询关系的目的是什么?”

        刘晓燕:“帮助我成长。”

        苏成华:“你说的很对,这就是咨询关系和情侣关系的不同,二者有相似的地方,那就是通过爱让对方获得完善和成长。

        但是又有很大的不同,情侣之爱是以最终的灵魂和肉体的融合为目的的,是一场渐行渐近的融合的过程。

        而治疗师和病人之间的爱类似于父母对子女的爱,是以病人的成长和最终的独立为目的的,是一场渐行渐远的分离。

        治疗师对病人的爱只以病人的成长何完善为目的。而要想达到这个目的,这种咨询师对病人的爱就需要放在一定的框架内才可以,这就是咨询设置。

        也就是只有我们严格遵守咨询伦理框架的限制,我们才有可能实现治疗的成功,否则必然会两败俱伤。

        甚者我们会因此而赔上自己的一生,那代价太大了,我们谁都承受不起那种失败。你说呢?”

        刘小燕:“是的,这就是你一开始就跟我提到的南希·麦克威廉斯说过的那句话的意思吗?”

        苏成华:“你还记得南希的那句话吗?”

        刘小燕:“我记得,在咨询室里,只要能守住身体的界限,一切的情感与情绪的表达都是被允许的。

        这里所说的守得住身体的界限就是你所说的咨询限制吧?这也是治疗关系和情侣关系的最大的区别。

        情侣关系追求灵魂与肉体的双重融合,而治疗关系只能追求灵魂的融合,而不能有任何的身体的接触。苏医生,我理解得对吗?”

        苏成华:“很对,你真的是一个很有悟性的姑娘,你理解得完全正确。”

        刘小燕:“也就是说,我们之间无论有多么亲密,无论我有多么的爱你,终有一天,我们还会分离,对吗?”

        苏成华:“对的,如果我们之间的治疗师成功的完整的,那么最后的结局必然是分离,因为只有分离,才能让你完全走向独立。

        而且当你建立起了自己功能完善的独立人格结构之后,你也会主动追求分离的,因为那意味着成长,我们每个人都有自我成长的愿望。所以,不必担心你会离不开我。”

        刘小燕:“我能听懂你的意思。只是想到有一天我要和你分离,我就感到非常伤心难过。”

        苏成华:“一段关系的结束必然会引起你的痛苦,你需要为这种丧失而哀悼,而能够哀悼自己的丧失也是你成长的一个非常重要的能力。

        就像你父亲的死亡,如果你能够及时的充分地表达了对丧父的哀悼,那么你就能更快地从丧父之痛中走出来,那种丧失之痛就不会积压在你的内心形成一股致病的力量,丧失事件也不会成为你前进道路上的绊脚石。你能理解我的话吗?”

        刘小燕:“苏医生,我能理解。你的意思是,我既要能够全身心地投入到我们的治疗之中,但是又要做好将来的分离的思想准备。

        能够接纳我们之间关系的结束,因为最终的分离是必然。

        如果拒不接受的话,那么我们之间的分离会成为我的又一个创伤,而如果永远不分离,那则意味着我们之间治疗的失败。是吗?”

        苏成华:“是这样的,你理解得很到位。”

        刘小燕:“苏医生,我知道该怎么做了,我会努力去调整自己的。

        我不想让我的情感影响到你,你是一个好医生,是很多病人都需要的医生,我不能那么自私地想要独占你的爱。

        现在我感觉我冷静理智了很多,我应该把更多的精力放在我的学业发展和个人成长上,而不应该以最终得到你为目的。

        因为那是绝对不可能的,否则,到最后发现自己为之努力的目标只是水月镜花,是一场虚妄的梦的时候,我可能会彻底迷失自己。”

        苏成华:“你真的让我刮目相看了,你能够举一反三地理解我的意思,真的很难得。我相信,以你的聪明智慧,你将来一定能取得专属于你自己的人生成就的。”

        刘小燕:“嗯,苏医生,谢谢你。”

        苏成华:“刘小燕,那我们今天的咨询就到这里吧,如果还有什么问题,我们留着下次咨询时候再讨论吧?”

        刘小燕:“好的,苏医生,那我走了,再见。”

        苏成华:“好的,再见,路上注意安全。”

        苏成华将刘小燕送出了咨询室,自己又重新返回到沙发前坐下,然后拿起茶几上的写字板和笔,认真地将刚才的咨询过程完整地呈现出来。

        他将咨询记录装入档案袋,然后放入档案柜。苏成华开着档案柜的门欣赏了一下,满满的咨询档案是他到这个医院之后印下的一个个脚印,而档案袋里装的是一个个曾经痛苦的灵魂所经历的跌宕的人生。

        苏成华觉得很满足,自己的人生虽短,但是却可以在别人的人生中得到丰富,这难道不是这份工作对自己的最大的回馈吗?

        他长长地吁了口气,他知道,为了报答病人给自己的这些丰厚的馈赠,他愿意用尽自己毕生的力量和热情来为他们工作,协助他们解除痛苦,获得成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