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历史小说 - 逆天好运公子白在线阅读 - 第151章 没什么不敢

第151章 没什么不敢

        拳头大就是硬道理。

        这些诸侯私下里连称王都敢,不过一道封他为公爵的王令,在五千甲士的护卫下,白景源没什么不敢的。

        待身边老人比对过王令,确认无误之后,白景源立刻将它收起,随意找了个借口,连夜领兵回了山庄。

        既然目的已经达成,何必再在这里给人添堵?

        要真惹毛了那些大纪世家,纪帝没有足够兵丁,这些世家部曲却是有不少的,若是拼着伤敌一千自损两千也要维护尊严,他们远道而来,哪怕有叔鱼派兵接应,也讨不了好。

        还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彼此放过吧!

        有晚睡的大纪子民听到外头动静,纷纷探头出来查看,还不等问呢!立刻有人告诉他们:

        “公子紧赶慢赶,还是没有见到陛下最后一面,难过得哭了呢!”

        “陛下临终前还放不下我家公子,怕他年纪小压不住,特意留下遗命给他封了公爵,叮嘱他一定要守好楚国江山,公子感动得哭了呢!”

        “太子殿下仁慈,怕公子哭伤了身,就让公子先回城外庄园休养,待到陛下出殡再来!”

        “我们公子感念陛下仁慈,说要亲自准备贡品献给陛下,让陛下带到墓地中去呢!”

        ……

        各种说法多得很,也不知哪个是真哪个是假,众人了然的“哦~”一声,熟练的露出松口气的放心表情。

        也不知是真放心还是假放心,反正他们关门的关门,关窗的关窗,动作从容不迫,看不出害怕来。

        这些小事自有人安排,白景源一点都不用操心。

        他这边回了山中庄园,继续美景美食的享受,他得封公爵的消息,却是立刻就通过密探传向了四面八方!

        大纪爵位分五等,从上到下,分别是公、侯、伯、子、男。

        刚听说这件事的时候,白景源并不像许多人想的那样,觉得这是西方人原创的,因为他知道,在他原本的世界,早在周代,就有了类似的爵位划分方式了,这里的时代背景与周代类似,有这样的制度很正常。

        说起来,作为一个不学无术的纨绔子,能知道这种小众知识,还是因为他有两个亲戚,一个极度崇洋,一个却推崇古风,两人互相看不惯,但凡聚在一起,必会掐架

        她们为这个问题吵架的时候,他正好在,还被迫当了一回裁判,自是记得清楚。

        高阳帝当年分封诸侯的时候,为了安抚那些留在大纪辅佐自已,以至于封地狭小的功臣,特意给这几个被打发到蛮荒之地,才能拥有广袤土地的诸侯,封了中不溜的伯爵。

        无数年来,这个传统就没有变过。

        纪帝之前为鲁国破了例,封了新任鲁王侯爵,也是因为先鲁王被另一个诸侯所杀,实属有史以来头一遭,所以很有必要对鲁王的后代给予安抚。

        结果现在又为公子白破了例,还是什么狗屁“先王遗命”,新任纪帝但凡不承认,就是不孝的那种,其他的诸侯听说了,肯定坐不住啦!

        公子白这个爵位怎么来的,他们的密探都打听得清清楚楚。

        要是以后楚王都能得到公爵的爵位,比起他们这些伯爵,不就高了两级了?

        是可忍孰不可忍,鲁王情有可原,楚国凭啥?

        那感觉,白景源很能理解,大概就和“说好一起到白头,你却偷偷焗了油”一样,有遭受背叛的愤怒,也有遭遇不公的委屈。

        不管怎么想,哪怕为了面子,也是要当面问个为啥的。

        于是接下来两个月,白景源先后接到几条消息,说各大诸侯王都要来参加纪帝的葬礼,最近的荆山女王,大概五月底就能到,最远的郑王也最多八月就能抵达。

        自诸国不再上贡,已经有上百年的历史了,之前连公子白这样的诸侯公子前来朝见,都得到了纪帝的豪华版包吃包住,这样各大诸侯齐聚阳城的情景,怕是得回到几千年前才能有!

        爵位这种说重要没啥用,说不重要又所有人都在乎的东西,谁不想提一提呢?

        无数年下来,难道没有人想要提高爵位吗?

        当然有过,只不过他们都被纪帝强硬的拒绝了。

        原先是没有想法,如今成功的例子就在眼前,没有人会错过这样的好机会!

        哪怕自家不成,也要闹得公子白的爵位降下来与他们相同!

        各国国书先后送到阳城,城中驿馆正在加班加点的扩建,白景源得知这些,心道,纪帝的葬礼,怕是又得等到冬天了。

        原本留在大纪,一是为了等北地战争结束,免得回了南面消息没那么通畅,以至于错过什么好机会,二来,也是想在外面多待些时日,好让他长得大些,也多学一些,待到回到楚国,那些熟悉原主的人见了他,才不会把他当成另一个人,如今各大诸侯王齐聚阳城,纪帝葬礼一时半会儿举行不了,之前的战乱也不了了之,他自是要趁这段时间回凤凰台完成继位仪式!

        否则,待到纪帝葬礼之时,难道他要摆公子的仪仗,来见其他诸侯吗?

        这事很重要,根本没有白景源这个“小孩子”置喙的余地,臣子们商议半宿,决定天亮就启程。

        一大早,折腾了大半宿才回到山庄的侍从们搓着脸爬起来,用冰凉的山溪水洗过脸,还是觉得疲乏不堪,但他们又不是贵人,偶尔劳累一下,谁也不敢有怨言。

        收拾行李的收拾行李,装车的装车,套马的套马,眼见着准备得当,队伍就要启程,只差正主,任沂还以为白景源又在睡懒觉,皱着眉头来到他院子里催,却见仆从们急得团团转,竟是找遍了都找不到人!

        “怎么回事?”

        “公子、公子刚说要出恭,结果人突然不见了!!”

        公子是讲究人,出恭的时候喜欢一个人待在小屋子里,侍从递张纸都得隔着门,哪怕在野外,也要用帷幔围起来,哪知道好好的进去,人却不见了呢?

        “怎么会不见?没人守着吗?”

        众人支支吾吾,任沂略一思忖,便想明白了。

        昨夜从阳城回来,已经后半夜了,他们商量好今日启程,吩咐下去,仆从们肯定来不及收拾行李,公子这边的东西很多,想来也是忙得不行,公子又一向是个仁慈体贴的性子,多半是自个儿拿着厕纸就去了,没让人在门外随时听侯吩咐。

        “大概多久了?”

        现在最要紧的是找人,而不是责罚谁,任沂问了下时间,得知才一刻钟不到,忙吩咐精兵在周围寻找。

        不管是有人趁乱掳人,还是公子自己贪玩走开,这么点时间,都很好找。

        因为这处山庄周围,都没有人烟,也没有密林之类的复杂地形,好好一活人,不可能消失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