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玄幻小说 - 牧龙师在线阅读 - 第755章 大树底下好乘凉

第755章 大树底下好乘凉

        令狐玲自然没有出手对付祝明朗,主要是她也没有把握可以拿下祝明朗。



        之前,令狐玲和其他人一样,认为祝明朗是一名剑修,境界还挺高的那种。



        结果之后几次有遇到,发现祝明朗身边跟随着一条白龙,还是龙神级别的……



        再之后,偶然撞见祝明朗对付一位暴神,看到他有好几条龙后,令狐玲便意识到这家伙确实很强,至少在这龙门中属于领跑人物。



        “这几个狗东西,我也遇到过,他们见我一个人行走,又背着沉甸甸的伴生树,于是围上来截住我,被我全部打跑了。”背树青年对这些鼠辈带着几分不屑。



        令狐玲看向了祝明朗,于是问道:“你也是如此?”



        祝明朗连忙摇了摇头道:“我看他们四人落单,便上前去将他们围住,只可惜他们逃跑的本领当真神乎其神,最后只留住了一个,取了灵本。”



        “……”



        大恶人!



        令狐玲心中啐了一句。



        “找我何事?”令狐玲问道。



        “我没事,他有。”祝明朗用手指了指旁边的背树青年。



        “玉衡宫仙子,我们想拿下魁龙神树,想要与你联手,不知可否愿意加入我们?”背树青年说道。



        “你不是独来独往吗?”令狐玲那双天生妩媚的眼睛又往祝明朗这里看来,明明气质是那么冰清玉洁。



        “他献上三颗树果,恳求我出手,我见他一片赤诚,又想到自己还是一位善修之人,于是勉为其难的接受了他的委托,事成之后,我四、他三、你三。”祝明朗面不改色的说道。



        要点脸行吗!



        背树青年有些忍无可忍了,明明是饱受祝明朗的霸凌,也不知道是谁听了魁龙神树的事情眼睛跟放了光一样!



        “我四。”令狐玲很直接道,在谈价钱上一点都没有不食人间烟火的气质。



        “我四,你四,他二。”祝明朗做出了退让。



        “成交。”



        “成交。”



        “?????”背树青年感受到了一种极致侮辱与冒犯!



        欺人太甚,欺人太甚!



        奈何修为低人一等,背树青年只能够咬着牙含着泪,毫无神权的选择了接受!



        ……



        魁龙神树,这是一棵喜欢倒挂在悬崖峭壁处的半龙半树的生命,祝明朗曾追逐过一头青雪神兽,原本是将它逼到了悬崖边,正要取它的灵本,结果一棵古老苍劲的松树突然活动了起来,它用硕大的枝桠爪子死死的摁住了这头青雪神兽,然后将其束缚住后,挂在悬崖外暴晒!



        宛如是在沥干一条鱼一般,祝明朗亲眼目睹那青雪神兽变成了一头干尸,其身体里蕴藏着的灵本也在这个活生生暴晒的过程被吸取,于是很快魁龙神树的枝叶就更加茂盛了。



        祝明朗之前也有打这颗树的主意,奈何这家伙警觉性相当强,只要稍稍靠近一点点,它的其中两根主躯就会爬动起来,如一只老龙一样发狂的攻击者入侵它栖息之地的人,其力量大得恐怖,而且一边是烈焰,一边是寒冰,没有神将实力根本不可能拿得下它。



        最诡异的是,魁龙神树每捕食了一个活物之后,就会更换一片悬崖,当它完全静止的趴在悬崖峭壁上时,它与那些远古的苍松没有任何区别,甚至还会长出一些圣松果子,蛊惑一些智慧不高的生灵。



        应该也有一些起了贪念的神选误入它的地盘,被它做暴晒人干。



        “它就在前面的两崖间,你们小心一些,它不久前又捕获了一个弱智神明,实力又增进了几分。”背树青年说道。



        “对了,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祝明朗询问道。



        “吴肖。”背树青年说道。



        “不打算介绍下自己来自何处?”祝明朗说道。



        “哼,我们只需要合作完这一次,没有必要知根知底。”背树青年吴肖说道,显然是不打算与祝明朗结交!



        祝明朗笑着摇了摇头。



        这家伙难不成还害怕自己跑到他的大陆中去欺负他吗?



        跨越一个没有接壤的大陆,即便是神明也要付极大的风险,不然雀狼神也不是那么好杀的。



        祝明朗将注意力放在了那颗魁龙神树上。



        前方是两座高高隆起的山崖,山崖与山崖之间是万丈之谷,不小心跌下去的话,神明也会摔得粉身碎骨。



        两座山崖像是崖桥,相互与对方接壤,偏偏又在要接壤的位置上留出了大概有一条河宽的空隙,在这支天峰高处并没有多少人可以自如的飞行,所以要跨越这一河宽的恐怖崖桥空隙,需要一些胆识的。



        有趣的是,这崖桥处,长了一棵硕大苍老的松树。



        这老松一看就是成精的,它的树干是沿着崖桥下的反坡在生长,树枝、树冠也基本上都是悬空在外,而它还有另外一个躯干,却是跨向了崖桥的另一边,并沿着对岸的崖桥反坡在生长……



        也就是说,这颗非常有想法的老松树是用自己的身躯将崖桥之间的空隙给填满了。



        这要是在某个风景名胜处看见,一定会称这一棵老松为佛松,竟用自己的身躯架起了一座树廊,方便高崖两侧的人来往。



        “想要再往上攀高的人必须得从那一头垮到这一头,这颗魁龙松未免也太狡诈了,干起了这造桥劫杀的勾当。”祝明朗说道。



        “那就替天行道!”令狐玲冷声道。



        说完,令狐玲已经踏剑飞出,她能够催动的飞剑有两百多柄,境界远在俞山菡之上。



        她的飞剑分成了三股,分别斩向了这魁龙神树的树冠、龙枝与躯干,就看到青色的飞剑眼花缭乱的闪烁,时而列成了剑雨之阵,时而如长河贯穿,时而旋转如盘……



        那魁龙神树突然睁开了眼睛,它的眼睛就分布在躯干上,一共有几十只树瞳,苍老的树纹为眼眶,它的那树枝粗壮而结实,挥动的时候与苍龙强有力的身躯一般,而那些更小的枝桠又如同一根根爪子,分布在龙枝两侧。



        它们非常灵活,可以随意弯曲,也可以随意变幻,它们迎着那些飞剑,竟然抵挡了有大半,剩下一部分哪怕能够刺入到它们的树皮中,但也不见什么伤痕。



        “这颗魁龙神树,最大的特点之一就是树皮厚,令狐仙子怎么如此性急,待我用我的神通弱化它的树皮再动手也不迟啊。”背树青年吴肖说道。



        说着这句话,吴肖已经解开了困在自己身上的金绳,并且将自己一直背着的那颗翠树往前一栽,像是强行将这颗伴生树给种下一般!



        让其根茎入土,很快祝明朗就看见伴生树的根像触手一样迅速的延展,竟一下子到了那崖桥的位置,并与魁龙神树的深根扭打在了一起!



        树根与树根厮杀!



        这可能是祝明朗看到过的最为滑稽和离奇的画面了,可能主要还是吴肖这人比较滑稽,背着巨剑、背着金刀,都算是英姿飒爽,哪有背着一棵树走天下的!



        吴肖的这颗伴生树还特别厉害,它摇摆时,可以引起一场地动山摇,让周围的空间都颤栗起来。



        它静止不动时,可以抵挡下一切强势的进攻,祝明朗当初施展了最强的几招剑法都没有撼动这颗伴生树……



        “我的伴生树已经剥夺了它根须的供给,接下去它无法从大地中摄取坚源之力!”吴肖说道。



        祝明朗也不太懂那是什么,只知道吴肖已经削弱了魁龙神树的树皮硬度。



        此时,祝明朗也出手了,他将剑立于自己面前,手指在剑身上迅猛的擦过,随后指向了那崖桥所在!



        “轰轰轰轰轰!!!!!!!”



        天空出现了一道道巨影,并以一种轰隆雷霆之势劈下,沿着这桥崖的方向连续的劈去,每一道都是如小山峰一般!



        推荐下,我最近在用的看书app,【  \咪\咪\阅读\app  \www.mimiread.org\  】书源多,书籍全,更新快!



        天影列剑!



        过去祝明朗的天影剑只能够降下一道,气势磅礴的轰落向来,现在学习了玉衡星宫的低阶剑法之后,祝明朗懂得如何复刻剑招,让孤独的天影剑化作一列天影,这覆盖的范围和冲撞的力量更提升了好几个层次!



        一列天影剑峰倒插,其中有一大半都是落在了那魁龙神树的身上。



        魁龙神树体型也很庞大,它像一只恐怖的深海章鱼王,居然迈开了“树脚”,让自己的身躯完完全全从崖坡下攀升了起来,一时间崖桥上犹如多了一座凭空出现的高大森林,最小的一个枝干也相当于几十米的巨蟒,更不用说那些主枝,分明就是一条条盘曲在这神树上的万年苍龙!!



        魁龙!



        与其说这是一棵半龙半树之神,不如说是一棵神木上栖满了魁龙!!



        魁龙枝摇动了起来,成百上千之龙共同飞舞,景象骇人至极,祝明朗和令狐玲都不得不向后退了回去,躲避着那些扑咬过来的魁龙树枝。



        树枝魁龙有一半是烈焰,一半是冰寒,它们同样拥有龙炎吐息。



        当它们共同喷吐出龙息龙炎时,祝明朗与令狐玲立刻坠入到了冰火地狱之中,痛苦不堪。



        “到我这来,大树底下好乘凉!”吴肖对两人说道。



        “什么鬼啊?”祝明朗吐槽道。



        “我的神通名称啊,这一招抵挡就叫做——大树底下好乘凉。”吴肖丝毫不觉得这个词汇有什么问题,一脸认真的回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