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科幻小说 - 你有种就杀了我在线阅读 - 第342章 关系户与可怜虫

第342章 关系户与可怜虫

        千羽流对不起很多人,星刻郡统计司头号走狗的名号可不是白来的。

        他就跟炎统的衔蝉尘尘一样,栽赃陷害,杀人放火,除了调戏妇女以外,千羽流什么事都做过。

        有时候乐语也觉得,千羽流死在阴音隐的背刺里也算是好事,不仅让白夜追认洗白他的名誉,而且还让千羽流逃过了未来的审判——功过不能相抵,未来不能作为现在作恶的理由,总是要付出代价的。

        在乐语死替千羽流后,他基本不碰脏活,就算动手也不会下死手,凡是被他下死手基本都是死得其所——林锦耀英勇就义,林雪恩因叛而亡,奎照死于狠毒……

        但你说乐语是不是就能问心无愧。

        他不能。

        林雪还好说,她的悲惨身世第一要归功于她爹她二伯,第二才轮到乐语这个动手的背锅侠,或者说千羽流就是一个让林雪泄恨的目标——所有亲人都死了,那就只剩下仇人作为活下去的动力了。

        千雨雅也没啥,乐语已经按照千羽流的计划尽力而为了,千雨雅自己得了冷血病可不能怪乐语——他们姓千又不是姓宇智波,乐语哪知道千雨雅心情激荡之下会直接转职工具人?

        但唯独奎念弱,乐语内心有一点点虚。

        跟她爹奎照没关系,如果能重来,乐语还是会把她爹撕成两半。但他和阴音隐合伙进行刺杀的时候,他不小心拉胯被奎照挟持住,阴音隐为了救他捅了奎念弱两刀。

        哪怕阴音隐是为了救自己,乐语心里多多少少都有点觉得过意不去。他不是那种能坦然接受‘必须伤害别人才能活下来’这种生存方式的人,不然他就不会成为‘银血之耻荆正威’,而是成为新一代‘黑荆棘’。

        而且奎照因他而死,虽然奎照是走到半路才流血流死,但总归是乐语干的好事,他不介意背负这笔血债。

        在面对自己所杀之人的女儿时,如果乐语还能无动于衷,那就说明这个世道已经改变了他的本质。可惜的是,或许是杀的人不够多,或许是活得时间不够长,他仍未被改变。

        他依旧是背负着道德十字架,有些矫情,好吃懒做,有色心没色胆的乐语。

        “你好,奎念弱同学。”乐语捋了捋红发刘海,侧过头看着图书馆里的时钟:“我想问问,这里有没有去年的全知之眼成绩表?”

        “全知之眼成绩表?”奎念弱微微皱眉,摇摇头:“没见过这种东西。”

        “白箱里也没有吗?”乐语有些失望。

        “全知之眼就是最近要举行,每年一度的考试吧?”奎念弱想了想说道:“二年级以上的学长学姐应该都看过成绩表,或许会有有心人记下来。不过像这种学生考试资料,基本都收录在三楼的档案室里,那里只有馆长和档案室管理员才能进,你或许可以去找馆长问问。”

        “那馆长在哪?”

        “馆长在三楼的办公室——我带你去吧!”

        “不用,我自己去就行了……”

        “不用客气,白箱里路很绕的,琴老师你第一次来让我带你走吧。”

        虽然乐语万般推辞,但奎念弱直接一溜烟跑到楼梯间里,转过身朝乐语招招手,他也只能跟着过去。

        “白箱很大,一楼主要收藏各类正式出版物,包括报纸、小说等等,最近连无双榜都收录进来了……”奎念弱一边走一边介绍道:“哎,琴老师你有买无双榜?无双榜真的太骗钱了,明明只有卡牌的不同,却让人不得不再买几份,朝廷应该出台法规明令禁止这种骗钱行为……”

        听到这个乐语忍不住挑了挑眉:“我觉得无双榜这种赚钱机制还是有好处的。”

        “什么好处?”

        “它可以让某些人手里跟自己智商不匹配的钱重新流入市场。“

        奎念弱疑惑地看了他一眼,然后继续介绍道:“二楼主要是收藏各种孤本手札,绝对不允许借出阅读,只能在馆里阅读……”

        “三楼是……”

        奎念弱走着走着忽然停下来,扭过头盯着乐语,满脸通红,一副气鼓鼓的模样,想说些什么但最终还是自己一个人扛下了一切,一言不发低头往前走,没再跟乐语搭话。

        不是。

        奎照生的女儿怎么反射弧这么长?狼鹰怎么会生了一只树懒?

        但奎念弱终于明白自己在拐弯抹角骂她智商低而不愿意理会自己,乐语也松了口气。

        被奎念弱用那双带着尊敬的眼神看着自己,两人甚至还能愉快地教坛,这一切都让乐语压力好大。

        他的道德法则无法容忍自己有这种待遇。

        他以前有时候看女频小说,开头往往就是男主杀了女主全家,还相位猛冲女主,然而女主还能跟男主进行痴缠不休的虐恋——这实在是太奇怪了,恨就是恨,为什么会产生好感?

        乐语甚至想直接抓住奎念弱大吼‘我杀了你爹’,让奎念弱光明正大憎恨自己,也不愿意让奎念弱对自己产生一丝好感。

        这种欺瞒简直跟牛头人一样恶劣,乐语感觉自己就像是当了黄毛之后还跟懵然不知的苦主谈笑风生——他宁愿跟蓝炎战个痛快也不愿意跟奎念弱待上一分一秒。

        所幸这段路也不是很漫长。

        “这里就是馆长办公室。”奎念弱干巴巴地介绍一声,敲了敲门:“馆长?馆长?馆长?”

        虽然刚才被琴乐阴气了一下,但奎念弱还是压抑不住介绍的欲望:“馆长耳朵不太好,你每次敲门都得问三次,不然馆长不会搭理你。”

        “请进。”

        里面传来一个低沉的男声,奎念弱推开门带着乐语进去。

        这是一间很寻常的办公室,但人不是寻常的人。坐在书桌后面的是一个戴着圆框眼镜的年轻男人,一头长发亮黑柔顺扎了十几根小辫子,穿着花里胡哨的红云长袍,耳朵别着湛星耳饰。

        他坐在这间办公室里,就像太阳之于黑夜一般耀眼。

        而且他这副装扮,总让乐语有种莫名的熟悉感……

        “你好,我是白箱馆长茶世隐。”年轻男人笑了笑,注意到乐语困惑的眼神,补上一句:“我是校长的远房侄子。”

        乐语恍然大悟地点点头,这一脉相传的嚣张衣品,说他跟茶欢没有血缘关系也没人信啊。怪不得这么年轻就能当馆长,原来是关系户。

        “琴乐阴老师对吧?听别人说,你是学校里唯一一个比我新潮的人。”茶世隐看了看乐语的红发,感叹道:“我以前其实也染过红发,但我哥却以我‘会吓唬小孩子’为由将我的红发都洗了……”

        我什么时候多了个潮流达人的名号?乐语眨了眨眼睛,单刀直入问道:“馆长,我想问有没有去年的全知之眼成绩表?”

        “有,不仅有去年,还有过去三年的,我都准备好了。”

        茶世隐懒洋洋说道:“每到这个时候,你们就会来我这找前面几年的考试成绩,根据过去的排名来找捉刀的队友……承惠一百钱。”

        “啊?”乐语说道:“成绩表要钱?”

        “成绩表不要钱,但如果你想要过去几年的全知之眼考生分析,可以额外给一百钱。”茶世隐悠悠说道:“顺带一提,这笔生意跟我没什么关系,我一分钱都没赚到,我也只是帮人介绍生意罢了。”

        “但一百钱未免也……”

        “这是递减的,第一份卖出的情报一百钱,第二份五十钱,第三份二十钱,后面都是十钱。”茶世隐说道:“至于你信不信你买的是第一份,就看你信不信我了。”

        “馆长很可信的。”奎念弱在旁边说道:“他从来都是说明天不上班,就肯定不上班,从来没说过谎。”

        若不是乐语知道奎念弱的来历,他都快以为这两人是不是合伙骗人。但如果是第一份卖出去的资料,的确值一百钱,时效性是比一切都重要。

        因为全知之眼考试刚公布,所以没人来得及找馆长买资料吗……乐语果断掏钱:“我买了。”

        “谢谢惠顾。”茶世隐从抽屉里拿出一份资料:“顺带一提,如果你想找去年全知之眼考试个人成绩最高的考生,我可以直接跟你介绍哦。”

        个人成绩最高并不等于真实成绩最高,但也足以证明考生知识面的广度与深度达到极高的层次,正是乐语带领的学渣作弊小组急需的外挂。

        “你认识?”

        “当然,因为他就是白箱的档案室管理员,同时也是你手上这份资料的编纂者。”茶世隐按了一下书桌旁的其中一个按钮,震动急速沿着铜管穿过办公室,在另外一个地方响起清澈的铃声。

        “这个时间他应该在读书,预计在……五、四、三、二、一。”

        啪。

        一个灰衣青年来到馆长办公室的门口,身材微微有些佝偻,看上去显得有些矮小。他半张脸都是灼伤般的扭曲,透过那张脸皮射出来的视线,都充满令人感到不舒服的愤世恨俗。

        他没看茶世隐,而是瞥了一眼乐语手里的资料,顿时心中了然,冷笑道:“作弊可是皇院禁止的行为,教师帮学生作弊更是禁止中的禁止。”

        “我只是帮学生买一份课外资料罢了。”乐语淡淡说道。

        “那位学生,该不会那天把你拉走的明水云吧?虽然我想说老师跟学生有超越距离的关系似乎不太好,但既然跟我没什么关系,我也不多提了。”

        “明水云,皇位,全知之眼。”

        侍温抱起双手,腰背挺直,昂起下巴笑道:“看来琴老师你有不得不帮助学生参加考试的理由呢。”

        “那么,你需要我这个,自尊必须要依靠别人的畏惧与鄙视才能得以维持的可怜虫的帮助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