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网游小说 - 法爷永远是你大爷在线阅读 - 542 同‘命’鸳鸯

542 同‘命’鸳鸯

        罗兰刚靠近就闻到了一股铁锈味,他心中一惊,急忙推开围观的学员,然后便看到戚少秋躺在血泊中。

        舒克正在用白纱布给戚少秋包扎,后腰部那里有还在渗血,从白布染血的分布就能看得出来。

        而李林则在帮戚少秋的肩膀那里包扎。

        两人在游戏中都向npc学过战地急救,所以包扎得又快又好。

        而汐沙脸色惨青,正用手巾不停地帮戚少秋擦抹额头上的汗水。

        戚少秋左身侧躺着,已经昏迷,脸色如金纸。

        伤得很重。

        罗兰挤进来,只看了两秒便知道戚少秋的情况了。

        后背被人刺了一下,然后右手臂被斩断。

        他左右看了看,发现戚少秋的断臂就在旁边放着,还在渗着血水。

        便立刻对汐沙说道:“去厨房里拿个大塑料袋子,拿上保鲜膜,再从冰箱里敲些碎冰渣子下来放在塑料袋子里,不需要太多,有点就行了,快!”

        厨房里的布置汐沙最清楚,让她去拿东西最快,别人还要找。

        汐沙听到罗兰的声音,立刻抬起头来,惊惶的表情心安了许多。

        她点点头,立刻小跑向厨房。

        而罗兰问道:“到底怎么回事?”

        “十几分钟前,来了两个人,说要学苗刀,问了价格说可以,等戚少秋转身不注意的时候,他们在后面直接偷袭。”舒克面露不岔:“当时我和李林在场地里教着新来的学员,正好能看到他们两人从背后的衣服下掏出武器。一个是短剑,一个是短刀。”

        “短剑刺肾,短刀砍手?”

        罗兰看着戚少秋倒地的地方,再结合舒克的话,脑中已经能还原戚少秋被攻击的情况了。

        “凶手有备而来的,戚少秋最近得罪了什么人?”罗兰问道。

        两人摇头。

        旁边的学员们拿着边拍边七嘴八舌说道:“最近戚师傅都在刀术馆待着,应该没有得罪什么人。”

        “没有听戚师傅说过这些事。”

        “果然刀术再厉害,如果被人偷袭还是得跪啊。”

        罗兰扭头看了看这些拍照的学员们……现在短视频流行,这么一件凶案发到网上,或者放到朋友圈里,不知道能吸引多少眼球。

        更离谱的是,还有几个女学员,边哭边拍。

        她们明明看到血就已经吓得脸色苍白了,却依然举着手机,嘴里使劲嘟囔着‘好可怕’、‘吓死人了’之类的话。

        罗兰很想让他们停止拍摄的,但这时候,汐沙拿着东西小跑过来了。

        罗兰从她手中接过保鲜膜,把戚少秋的断臂一层层包了起来,然后放到装了些冰碴子的黄色大塑料袋子里。

        冰碴子能降低袋子里面的温度,让断肢的活性保持得更长。

        给手臂包上保鲜膜,是为了防止细菌感染。

        因为冰箱里的冰碴子其实很多细菌的,而且很多是耐寒腐败菌,现在能就近找到冰块的地方只有冰箱了,如果就贸然把戚少秋的手臂放到袋子和冰碴子混在一起,那么断茬处,肯定会被腐败菌感染。

        等需要接驳手臂的时候,这极有可能会给医生增加许多无谓的工作,甚至可能影响到接驳手臂的成功率。

        所以罗兰的举措是很合理的。

        把手臂小心放进大袋子中,然后罗兰问道:“打110和120没有。”

        “都打了。”

        围观的学员们七嘴八舌地说道。

        汐沙再次拿起手巾,给戚少秋擦汗。

        戚少秋身上除了血液,还流了很多汗水,衣服几乎全湿了,这是电解质紊乱的现象。

        救护车怎么还不来!

        罗兰有些着急。

        这时候舒克已经将戚少秋后腰的伤口包扎完毕。

        在厚厚的白纱布包扎下压堵下,后腰留出来的血开始结浆,减慢了出血速度。

        很快李林也包扎好了肩膀。

        李林站了起来,说道:“我待在这里意义不大,先走一步,找我认识的那些烂仔问问看,或许他们知道些什么。”

        罗兰和舒克两人点头。

        然后李林挤开围观群众,开着自己跑车离开。

        就在李林走后不到一分钟,警车来了。

        这里是郊区,派出所从市区里赶过来,确实是需要些时间的。

        警察入场后,直接将围观学员们赶到一边。

        领头的民警正想问话呢,然后看到舒克,顿时一愣:“坤朋叔,你怎么在这!”

        “我也是这里的学员。”舒克说道。

        “他是叔的朋友?”

        舒克点头:“对,所以你查案的时候上点心,另外,帮忙通知巡警大队的阿容,交警队的阿发和阿玉,让他们帮忙查看一下天眼监控。”

        这民警点头:“知道了,我会在职责范围内帮你多留意这件事情的。”

        罗兰在一旁听得有些佩服,他早知道舒克在俞家辈份很高,没有想到,居然这么高。

        其它民警开始找人问话,并且询问这里是否有监控。

        还真装有。

        戚少秋装监控本是想防止小偷的,但没有想到,居然用在这种地方。

        民警很快就开始调取这里的监控,随后救护车也到了。

        一名医生和一名护士从救护车里下来,提着担架和急救箱小跑过来。

        医生相当娴熟地扒开戚少秋的眼睛,用小电筒照了一下,说道:“瞳孔开始涣散了,立刻吸氧。”

        护士把急救箱里的便携输氧机开动,给戚少秋贴了鼻管。

        医生再检查了一下戚少秋的伤口和包扎情况,说道:“立刻抬到上车,争分夺秒。如果有家属和朋友在场,来两个跟上。”

        舒克和罗兰把戚少秋放到担架上,再抬到救护车里,装着手臂的塑料袋当然也拿到了车上。

        随后罗兰和汐沙两人跟着医生上了救护车随行。

        等救护车开走后,舒克开始打电话:“坤林,你现在医院里吧,我记得你已经是副院长了,医院里有什么外科手术厉害的医生吗?”

        “出了什么事情了,老八。”手机里传出声音。

        舒克在他的堂兄妹中排行第八。

        “我有个朋友叫戚少秋,被人捅了后腰,伤到肾了。另外手也被人砍断了,如果可以的话,你找几个手术能力最好的医生,帮帮忙行不行?”

        “行。”手机里的声音显得有些沧桑:“既然是老八你的朋友,那我亲自上。”

        “谢谢。”

        “谢什么,一家人不说两家话。”

        挂了手机后,舒克想了想,又打了个电话:“老妈,你现在还在京城?打算什么时候回来?”

        “没有那么快,儿子有什么事情吗?”手机里传来好听的女声。

        “我有个朋友叫戚少秋,刚才被人捅了,生死难说,我已经请二哥主刀,但感觉还是有些不稳,所以想请你帮忙给他祈祈福。”

        手机里突然传来笑声:“儿子啊,你要相信科学,我这白族圣姑的身份,只是个象征而已,不懂什么蛊术,也不懂什么巫术的……”

        舒克撇撇嘴:“装吧,老妈你就装吧。”

        “嘻,把他照片发过来。我给他跳段引蛊固魂咒,但京城离家里太远,效果有多少我可不敢保证。”

        “我知道的,能不能挺过来,就是他自己的命了。”

        挂了电话,从生活相片中,找了半天才找到戚少秋独自一张像的,然后用通讯软件传给了母亲。

        随后舒克叹了口气,自己能做的都做了,戚少秋这个朋友,能不能活下来,就看他自己的求生意志力了。

        而罗兰这边,他和汐沙两人坐在救护车上,静默无语。

        汐沙时不时用毛巾探试着戚少秋额头上的汗水。

        护士则借着这时间,给戚少秋上了心电血压监测仪。

        等到了医院后,救护车车刚打开,外面就站着个中年医生和三名护士。

        他神情冷静,问道:“车上的患者是戚少秋吗?”

        汐沙愣了下,然后点头。

        这中年医生立刻对后边打了个手势,小声喊道:“立刻采血确认血型,准备输血,”

        戚少秋的担架从车上移下来,到了医护推车上,中年医生看了会,有些惊讶:“挺专业的包扎止血手法……血型化验后立刻给他挂上血袋,通知放射科,有急诊,要立刻确认伤者伤口大小和纵深,以及腹部内积液情况,十分钟内我要看到胶片,都动起来。”

        一名护士采了点戚少秋的血立刻就离开了,另外两名护士推着医护车往放射科科的方向走。

        罗兰和汐沙正准备跟上,这时候中年医生阻止了他们:“你们不用跟着了,接下来的事情我们会处理,你们去交急救押金,然后去急救室外面等消息。”

        中年医生转身离开,废话都不多一句。

        公立三甲医院人流众多,即使是急救科这里,也能看到附近大量来来往往的病人和家属。

        汐沙第一次来这种地方,她的手上还粘着大哥的血,衣服上也有,整个人显得特别无助。

        根本不知道自己接下来要做什么。

        脑袋一片空白。

        她的身体甚至开始微小的颤抖,脸色也很苍白,甚至有些惨青色。

        罗兰心中叹了口气,拉着她的手,往综合大楼那边走,帮她垫付了五千块的押金后,罗兰先去医院里的小卖部中买了两瓶矿泉水,塞给她一瓶,然后再拉着她的手,来到急救室外边待着。

        这里相对来说比较安静,墙壁上红色的灭菌灯映照和这里有股肃杀的味道。

        急救室外的电子屏上,显示着‘戚少秋’三个字。

        这里没有椅子,汐沙背靠着白墙蹲了下来。

        罗兰看着她,问道:“通知你父母了吗?”

        汐沙摇头。

        罗兰说道:“打个电话给他们吧。”

        汐汐摇出手机,颤抖的手指在屏幕上划动,错了好几次,才点中父亲的电话号码。

        电话接通。

        “爸,哥哥他……他!”

        汐沙一开口没说几个字,就哭了起来,哭得撕心裂肺,怎么也说不出话来。

        罗兰把手机从汐沙的手中半强硬地抢过来,说道:“戚叔叔是吧,我是少秋的朋友,他被人捅伤了,正在市医院急救,你过来一趟吧。”

        手机中沉默了一会,带着极大不可置信的声音才传出来:“怎么可能,少秋他!我马上过来。”

        罗兰挂了电话,交回给汐沙。

        汐沙蹲在地上,将脑袋埋在双臂之中,瘦弱的肩膀时不时颤抖一下。

        压抑的哭声在走道中回荡。

        罗兰挨着汐沙蹲下,静静地陪着她。

        大约二十多分钟后,一男一女急急从外边走了进来。

        他们一眼就看到了汐沙,立刻快步赶过来。

        汐沙听到脚步声,抬头看到来人后,立刻抹着眼泪,冲向两人,最后抱着中年妇女痛哭。

        中年妇女也立刻哭了起来。

        中年男人看了一眼电子屏上‘戚少秋’三个字,然后回头,轻声低喝:“哭那么大声干什么,影响到医生手术怎么办。”

        两个女人声音立刻就小了。

        其实……急救室外的声音,几乎是传不到急救室内的。

        医院自然会考虑到这方面的问题,所以把隔间效果做得很好。

        然后中年男人看向罗兰:“你是少秋的朋友?能不能和我说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两个男人走到一边,罗兰把事情大致说了一遍。

        中年男人眼中满是怒火,他的声音压抑到了极点:“王八蛋,搞不过我,就来搞我儿子!”

        “看来你知道凶手是谁了!”罗兰淡淡看着他。

        中年男人,或者应该说是戚父,他的眼睛中迅速布满了血丝:“极大可能是我知道的那个人,但现在没有证据,等少秋脱离危险了,我会去找他们对质的。”

        说到这里,戚父的表情有些狰狞。

        “戚叔叔,别意气用事,现在是法制时代。”罗兰觉得气氛有点不对,他急忙劝说道:“别把自己搭进去了。”

        戚父深深吸了口气让自己平静:“我晓得。”

        然后他走到妻女旁边,小声安慰他们。

        罗兰见他们亲人间的互动,自己一个外人待在这里有些尴尬,便离开急救室,去了住院科,找到了金雯雯。

        金雯雯比起两天前又精神了些,她正吃着苹果,见到罗兰进来,微笑道:“又来看望我了。怎么,是戚少秋让你来的?告诉他,不用那么急,我大概后天就能出院了,到时候我会找他谈的。”

        罗兰摇头,然后神情肃穆地说道:“戚少秋正在急救室里抢救。”

        金雯雯手中吃了一半的苹果,掉到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