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历史小说 - 我真不是木匠皇帝在线阅读 - 第三百三十一章:王永光逆谏

第三百三十一章:王永光逆谏

        “接下来,诸卿就谈谈对这次金陵省、江北省分治的看法吧?”

        安排完赵氏的惩处及徐氏的封赠以后,朱由校坐在位子上,翘起二郎腿,促狭地看着阶下群臣。

        的确,这才是今日这场大朝会的主题。

        朱由校就坐在上边,等着下头的群臣高谈阔论,自己则摆出一副早做好舌战群儒准备的样子。

        新任的金陵巡抚王永光有些心虚,这个巡抚到现在他也做了快一个月了,只有一个感觉,爽!

        这种没有任何掣肘的感觉,相比于之前南京的三权分立,实在是爽得没了边儿!

        可是问题也来了,要不要出来提一提这个问题…

        “没什么问题,陛下圣明!”

        “陛下天纵英明,此次分治实则一改前弊,之前是臣等有眼无珠,冒犯了陛下!”

        好嘛,全都顺坡下驴了。

        对于这帮文臣的尿性,朱由校早有准备。

        反对你的时候,一个个昏君喊的震天响,听说宣昆党那群人还开了个诗会,让田尔耕撞个正着。

        自己这给他们开了一个缺口,全都不迭地跑进来,想要洗脱罪身,继续在朝廷做官。

        真是朕的一群好臣子!

        这些人骂你的时候,话是不中听的,恭维你的时候,虽然听着顺耳,但也不能陷进去。

        当了快四年皇帝,朱由校早就练成了一副波澜不惊的铜皮铁骨,除非在想要震怒的时候,才会“震怒”一下,以扩大影响。

        听着周围臣子,你一句我一句的吹着天启皇帝如何如何圣明,说可以直接回去了,啥问题没有,王永光心中就一阵恶寒。

        自己怎么和这群人混到一起来了?

        这时,一个人的开腔,吸引了他的目光,却是江北巡抚刘在贞,只见他站出来说道:

        “陛下此次分治,实在是万古未有的明君胜举呀!”

        “陛下敢于打破常规祖制,确立新规,这都需要我们这些做臣子的学习、借鉴哪!”

        “陛下圣明,陛下圣明!!”

        群臣都在恭维时,有一部分却是冷静异常,这其中就包含了金陵巡抚王永光,李有贞话说完时,他在暗自打量着天启皇帝的每一个表情。

        果然,上头的朱由校在整殿的喝彩声中,并没有迷了心智,他脸上笑容变了一副令人毛骨悚然的样子,盯着李有贞问:

        “学?”

        “你想要学啥啊?”

        “这…”

        李有贞愣了片刻,随即反应过来自己那话里有问题,学皇帝打破祖制,这岂不是说人人都能随意不把祖制当回事儿了吗。

        他慌忙跪倒在地,瑟瑟发抖道:

        “臣、臣…”

        “没事儿,没事儿,怕什么!”

        朱由校哈哈一乐,命王朝辅去扶他起来,然后看向王永光,似有意无意地道:“送李巡抚回去,好生歇着,他很累了。”

        王朝辅看着李有贞,问道:

        “陛下要奴婢送李巡抚回去,巡抚大人是不是累了?”

        后者一脸迷茫,片刻后恍然大悟,忙道:

        “臣累了,臣累了,臣告退!”

        一刹那,安定殿上从吵闹异常变成了寂静无声,众人看着满脸笑容的天启皇帝,怎么想怎么觉得汗毛直立。

        “行了,既然没什么意见,就都散了吧。”

        朱由校说完,站起身来,看了一眼王永光,转身欲走,群臣们也松了口气,赶紧趁着这个空挡擦汗。

        感受到方才那一道杀气腾腾的眼神,王永光浑身一个激灵,连滚带爬地出列,几乎是吼着说道:

        “臣,臣有本奏!”

        语落,满堂皆惊,众人都不可置信地望向他。

        “金陵巡抚有本奏?”朱由校站在上面,脸上一副好笑的面容,然后坐了回去,挑眉道:

        “也行!那朕就继续听听你有什么高论。”

        王永光先前半个字没吭,现在嘴巴却像连珠炮似的说个没完,生怕朱由校就这么直接走了。

        只见他边擦汗边道:

        “臣以为,江北省、金陵省旧属南直隶,就算裁革六部,也不该只留行在,仍当将金陵设为留都,定名南京。”

        “如此,既承认了北直隶的京师地位,为朝廷节省一大笔开支,也不影响南京的政治地位,两全其美。”

        王永光不说则以,一说就全是重磅炸弹。

        他一边说着,群臣们也都在议论,有人甚至觉得这货是不是疯了,敢这个时候跟皇帝提意见。

        等会儿,怕是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王在晋先后在北直隶的皇庄和村镇推广番薯种植,两年以来已经大有所为,这次奉旨南归,他也猜得到,许是又要委以重任。

        他虽然也没出主意,可心里却明白得很,这位天启皇帝可不是一般人,如江北巡抚李有贞那种得了好处疯狂拍马屁的行为。

        只能说是在江北巡抚的位子上干了一个月,尝到甜头了,不愿意撒手,想继续自己掌握大权。

        不出意外,李有贞这个江北巡抚过不了多久,就会被天启皇帝利用魏忠贤之手找借口撸掉。

        王永光这样的,才是聪明人。

        想到这里,王永光还在继续说着。

        他匍匐在地,连头也不敢抬,只顾着一直说话。

        “南方各省亦不同于北地,臣常听下属官吏说,江南市镇繁多,百姓富谷,泽人富鲜,文化风俗,各地全然不同。”

        “臣在金陵许久,深知管理南地之不易,做了一月的金陵巡抚,更有种事事皆需操心的感觉。”

        “陛下若想稳固南方,需得另设有司衙门,统筹民政军事。”

        这话一出,群臣炸了。

        他们再也忍不住了,现在这官制不挺好吗,内监守备、协同守备和兵部尚书都没了,换来江北巡抚和金陵巡抚。

        两省各自都有自己的官僚体系,谁也掣肘不了谁。

        “陛下,王永光系奸臣矣!”

        “狗屁不通,真是胡言乱语,快将他轰出殿外!”

        “陛下,臣请斩王永光,以安民心,以正国法!”

        朱由校冷眼看着这帮翻脸比翻书还快的臣子,谈及个人利益时,一个个那副狗咬狗的样子。

        这个王永光,总算是开口了。

        朱由校拿李有贞开刀,就是逼王永光开口,让他这个原南京小朝廷最有权力的兵部尚书,提出要掣肘自己,制衡文官。

        江北省和金陵省设立以后,除两地巡抚外,三司官员也是事权颇重,几乎将军政大权一把抓在手里。

        南直隶不同于中原,天高皇帝远,自己回去了,他们就是一个个土皇帝,不留下掣肘监管的力量,打散了也收不回来。

        旋即,朱由校望向王永光,沉声问:

        “依卿之意呢?”

        王永光抬起头,与天启皇帝四目相对,额头上热汗直顺着脸颊向下淌,他艰难地用手撑伏在地上,道:

        “臣请在金陵城设参赞机务衙门,直属京师军机房,官员人选由陛下定夺,上可入京师,下可安江南。”

        “如此,大明可定,中兴在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