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都市小说 - 都市大进化时代在线阅读 - 第四百零八章 红尘事了(大结局)

第四百零八章 红尘事了(大结局)

        “宁羽,没想到这次集团公司面对凌山公司的调整力度会有那么大!一下来了如此多的新班子,老哥的压力很大啊!”喝了几口酒之后,张松很是感慨地对苏宁羽说道。

        下了班之后,两人就来到了这里,张松今天对苏宁羽显得更加的客气,仿佛又回到了学校学习的日子。酒菜都是张松精心准备的,两个人吃那么大的一桌明显很贵的酒菜,这足以说明张松对苏宁羽到来的重视。他也是没法,一直以来自己与苏宁羽的关系都在越走越远,再不修好,万一苏宁羽到了另一边去,自己在凌山的工作难度可就更大了。

        苏宁羽想到杜守如等人的调走,也感慨道:“不错,这次集团公司看来对凌山很不满意,调整的力度是从来没有过的,这次调整的人很多,凌山的班子基本上换了一遍,尽是一些新面孔,人与人之间的磨和也需要一个过程,工作的难度的确有些大。”

        包间里面,张松也没有要服务员来服务,两人坐在包间里面一边喝酒一边聊天。

        “集团公司面把我放在督办的位子上,我感到压力很大!”张松说道。

        苏宁羽看了看张松,他才不相信张松不喜欢这样的位子,这话说得很假,忍不住说道:“可惜杜哥不明不白就调走了!”

        张松的脸上表情略有一变,很快又恢复了原样说道:“老杜这次到集团公司的开发区去任主任,那可是一个肥地,许多人想去都去不到,他能够到那金窝子去,也算是一种解脱吧!唉,把我们俩个留在了这烂摊子上,老哥我也只能靠你支持了!”话语中把苏宁羽说成了与自己是一路的,同在一起众罪,那表情更是显示出一种痛苦的样子。

        看到张松又在拉拢自己,这次的情况与从前就完全不同,没有了杜守如的存在,苏宁羽也需要张松的支持才能开展工作,苏宁羽还是乐意与张松形成联盟。

        发了一支烟给张松,又帮张松点燃了香烟,再次不紧不慢的点燃了自己的香烟,深深的吸了一口之后,苏宁羽说道:“张哥,只要你相信我,我肯定会支持你的工作的。”

        听到苏宁羽终于说出了这话,张松不知怎么的,心中大大的松了一口气。

        大大的吸了一口烟,张松透过烟雾看了苏宁羽一眼,他很想看看苏宁羽说的是不是真话。

        “宁羽,你这话说得就见外了,你张哥什么时候不相信你了,我一直都把你当成自己的哥们的。”

        苏宁羽笑道:“哈哈,这话的确是我说错了!”

        “来,我敬你!”张松微笑着抬起酒杯敬向苏宁羽。

        苏宁羽也微笑着喝下了杯中的酒,两人都把自己的心意讲了出来,张松需要苏宁羽的支持,苏宁羽也放出了话,你既然需要我的支持,就应该相信我,大家合作而已。

        酒桌上的气氛更好了,两人有事无事的聊着一些对方感兴趣的话题,很长时间没有这样坐在一起聊天,两人看上去的心情都不错。

        张松如愿成了凌山公司的公司督办,没当上时想当,当上之后他才感到这种从各方而来的压力大有压得喘不过气来之势。

        凌山公司的情况也很是让张松难过,班子调整之后,新来的班子们更加难弄,各有各的靠山、各整各的事情,大有一个不尿一个的态势,作为公司督办,张松大有无从着手之感。

        这公司督办也难当,假如自己无法在短时内掌控凌山的局面,集团公司会怎么看自己,公司里的这些刺头们又会如何看自己,一个个的问题摆在自己的面前。从自己的后台老板白汉松那里,张松知道了新来经理俞林昌的情况,认真说起来,经理俞林昌才是集团公司督办冯日铧的人,并且是那种嫡系类型的人,而自己呢?自己虽然也可归为冯系,但离冯日铧可就远了不少。

        回想起冯日铧曾在任前把自己和俞林昌一同叫去谈话的情况,从话语中,张松明显感到冯日铧大有偏向俞林昌之意。

        在张松的心底里早已有了一个猜测,那俞林昌应该就是冯日铧用来接手自己这个督办之位的人选。

        张松是不希望出现这样的情况的,他也想发展,有了这想法之后,他就再不可能跟俞林昌联在一起了,虽然明面上要保持青年结。

        采用一些手段,暗中让俞林昌吃些亏,最好是把他逼走,这是上策,只要俞林昌被逼走了,冯日铧也就只能用自己,到那里才是自己真正掌控凌山的时候。

        “张哥,我敬你。”看到张松有些走神,苏宁羽抬起酒杯敬了他一杯。

        张松在观察苏宁羽,苏宁羽也同样在观察着张松。

        对于现在的班子情况,苏宁羽早已大体有了一些了解,从各方面汇集的情况来看,苏宁羽知道张松和经理俞林昌都属于冯日铧一系之人,那俞林昌是百分之百的冯日铧嫡系,而张松的靠山是白汉松,当初白汉松也属于项南一方,后来靠向了冯日铧,张松属于冯日铧一系是肯定的。

        当初苏宁羽听到经理督办都是冯系之人时也有过担心,如果真是这样,两人联起手来之后,任是班子们占据多数也拿他们没办法,不管怎么说,上级机关在出现问题时肯定会首先维护主要领导的威信。

        对于这事,当时吴永辉仅只是微微一笑,并没有进行解说,后来的发展中,苏宁羽也逐渐明白了一些道理。

        从集团公司的调走工作来看,冯日铧是取得了胜利的,不仅把自己的嫡系之人俞林昌放到了凌山来任经理,而且还把冯系的张松也提成了公司督办,党政一把手都成了冯日铧的人。

        这事表面上看上去是冯日铧占了完全的上风,知道情况的班子们现在也都不敢有什么动作。

        但是,许多事情并不是表面看上去的那种情况,苏宁羽昨天暗中看过了张松和俞林昌的气运情况,看了之后立即让他大感振奋,他发现张松和俞林昌虽然同属于一个冯系,但是,二者的气运在朝向上并不是一致的。

        这说明什么问题呢?这说明了他们两个人根本就不可能真正的尿到一个壶内去。

        这是好事,至少对于苏宁羽来说是一个好事,有了这样的情况,苏宁羽感到自己在班子中间的回旋余地大增。

        “宁羽,你对下一步干部调整之事有什么看法?”张松突然问道。

        这话是近期广大干部的焦点问题,新的班子调整了,紧接着的就是下面的人按排之事,调走了那么大一批人,有靠山的要跟紧了靠山,没有靠山的要找靠山,这可是一件广大干部们政治生活中的大事,万一不留神找错了靠山,等待自己的可就不会有什么好的果子吃了。

        对于这种敏感性的问题,苏宁羽并不想过早的把自己的想法露出去,笑道:“张哥,你是知道我的,我一般是不会参合到这事里面,有你们把舵,我们只要跟紧了就行了。”

        本来苏宁羽对于张松都停留在表面上看去的那种无心机的情况之上,这次的同学会算是让苏宁羽对张松有了一个深入的了解。

        回想起同学会的前前后后的过程,苏宁羽从这事上算是真正领教了张松的心机,整个的过程应该都是张松设谋的过程,利用一个同学会,把杜守如顶在前面,这事搞得规模很大,其结果就是让集团公司的不少领导对杜守如有了看法,说得小点是认为杜守如得势猖狂,说得大点的就是杜守如没有大局观,在贯澌可发生那么多事情的情况下还搞那么大的一场同学会,这说明了杜守如的不成熟,这事应该也是杜守如离去,张松顺利上位的关键之一。

        “宁羽,你小子别跟我滑头,老哥我可是真心想跟你商量一下干部调整的事情。凌山的情况你是知道的,经过几次变故之后,各部门的领导班子都出现了空缺,已经到了非调整不可的地步,你有什么合适的人选都可以提出来,凌山需要大量的有能力的干部啊!”张松说这事时的脸上表情很是诚恳,大有推心置腹之意。

        示好之意很是明显!苏宁羽看到张松大有利益均沾之意,也有一些心动,这的确是一个安插自己人的好机会。

        “张哥,这事我真没有考虑过。”苏宁羽笑着说道。

        “不急,不急,有合适的人选跟我通过气,我会支持你的。”张松笑道。

        既然张松这样说了,苏宁羽也开始思考这事,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张松肯定也有一些人选要拿出来,没有班子们的支持,他的人选通过的可能性并不大,有了自己的支持,张松应该更有一些把握。

        苏宁羽也知道张松还在待着自己的话,笑道:“张哥,我敬你一杯,你放心,我会支持你的工作的。”

        张松的脸上露出了笑容,抬起酒杯跟苏宁羽碰了一杯道:“有了宁羽的支持,老哥我的工作可就好开展多了!”

        聊了一阵之后,张松的酒意已经很是明显,看了看苏宁羽笑道:“这领导也真是当得累,该享受的时候也应该享受才行,你还年轻,我可是不行了,上了岁数毛病就多了起来!”

        苏宁羽笑道:“张哥说那里话,你怎么能说老呢,这话说得!罚酒,罚酒。”

        张松哈哈大笑道:“行,行,有宁羽你的支持,老哥我还能再干一阵。”

        喝干了杯中的酒,张松问道:“宁羽,我听办公室的邓进召说你不愿意装修办公室?”

        苏宁羽知道公司办主任邓进召早已投向了张松,估计是他把自己不装修办公室的事情向张松进行了汇报,微微一笑道:“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办公室麻,只要能够办公就行了。”

        张松道:“宁羽啊!公司办的老邓也是好意,有些事也不要太过于跟他们计较,上次副经理江维出事之后,他那办公室一直都还是空着的,如果你不介意,我让他们好好的把办公室装修一下,你就到那间办公室去办公,怎么样?”

        话语间显示出他还想把持公司的工作。

        听到张松这样说话,别人害怕江维那间办公室出了江维被双规之事,自己有着看气运的特异,又怎么可能害这个,在这事上苏宁羽也不想多言,笑道:“听张哥的。”

        张松大笑道:“这样就对了,公司那边的工作我还要多有借重之处,有一个好的办公环境也有利于提高工作效率,办公室里面有休息室、沐浴间,工作累了可以放松一下,调剂一下,你要知道,凌山有大量的工作等着你去做,太祖说过的,身体是革命的本钱麻。”

        虽然没有一点醉意,但苏宁羽的身上还是带有满身的酒气。

        今天张松的意思很是明显,从中透出了不少的信息,苏宁羽也需要时间进行清理。

        张松今天是想与自己达成一个交换协议,他安排一些人需要自己的支持,自己想安排一些人同样也需要他的支持,这是一个互利的事情。

        从目前的情况来看,无论是张松还是自己,都希望在即将到来的全公司干部调整中取得共赢。

        对于这事,苏宁羽应该还是赞同的,这一年以来,投到自己这方的干部也有不少了,不给大家一点好处是不行的,利益是青年结的一个重要根本。如果真的能够取得张松的支持,把自己的人都提升一下也没有坏处。

        想到提升自己的人,苏宁羽首先就考虑到了潘进贻和李书雨的利益。

        在不断的磨练中,苏宁羽懂得了一个道理,只有利益才能把人拢在一起。

        这两个人应该是自己目前最大的盟友,有了他们的支持,自己在下一步的工作中才能开展顺利。

        潘进贻也好,李书雨也好,他们同样拥有自己的人脉,也有靠向他们的人,如果不考虑到这些,他们迟早也会离开自己。

        苏宁羽发现自己通过这一系列的事情之后,对于许多的事情都有了很深的感悟。

        就在苏宁羽沉浸于那种种的感悟之中时,突然,他发现自己的前方再也不是都市的景象,而是出现了一条大道。

        这……

        苏宁羽眨了眨双眼,感到自己的双眼可能是有了幻觉。

        可是,他发现自己的脑域也正在发生巨大的变化,一种非常纯净的能量注入到了脑域,然后,那些酒意已是散去。

        人生就是一个舞台!

        苏宁羽从来没有现在这样的对人生是舞台的这句话有着感悟。

        站在那里,苏宁羽就感觉到自己的体内有着大量的功德能量注入进来。

        他甚至能够知道这些功德能量到底是从何而来。

        土地流转、让大量的贫困人口脱贫、在自己的治下,大量的人从中受益……

        苏宁羽甚至双眼看去中,顺着那些功德能量就看到了从每一个人身上生成出来的功德能量正在向着自己而来。

        一种明悟涌上心头。

        修仙其实就是修心,就是获取功德能量,而太多的人根本就不知道有着这样的事情,难怪总督办他们全力的做那脱贫攻尖的事情,他们才是看得明白的人啊!

        身形向着更高的方向而去。

        围绕着自己的那些人和事都化成了虚无,虽然有着种种的无奈,也有着种种的不舍,苏宁羽却是明白,就算是自己的妻子们也都是生成出来的幻象而已。

        这次的历练之中,由于获得的功德能量太过强大了,完全无视了修仙的种种境界划分,每一个境界在功德能量之下一冲而破,苏宁羽的身形向着九天之上而去。

        仙人之境!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