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都市小说 - 最强狂兵在线阅读 - 第5115章 离境之前!

第5115章 离境之前!

        炽烟是我的女儿,你不知道?

        听到苏无限这么说,看到他那冷漠的神情,欧阳星海有点控制不住地打了个哆嗦,不过,他很快又想到了什么,硬着头皮说道:“不,她现在已经不是你的女儿了!你们已经解除了收养关系!”

        苏无限和苏炽烟解除父女关系的事情,在世家圈子里传的沸沸扬扬,各种猜测都有,欧阳星海自然也不可能不知道。

        听到他提到了这一茬,苏炽烟的面色稍稍有些复杂。

        那次的事情,无疑意味着她人生之路的转角,左边是亲情,右边是感情,在这一场选择面前,她的父亲主动选择了成全她的感情。

        这是对子女的最大尊重,也是最深沉的爱,苏炽烟简直觉得自己无以为报。

        解除了父女关系,就不是父女了吗?

        简直蠢货!

        欧阳星海大概是脑子彻底短路了,才说出了这么没智商的话来。

        苏无限看了看欧阳中石,说道:“子不教,父之过,欧阳中石,你若是不知道该怎么管教孩子的话,我不介意来教教你。”

        子不教,父之过!

        说着,苏无限走到欧阳星海的面前,抬起手臂,手掌狠狠的抽在了欧阳星海的脸上!

        啪!

        一声脆响,虚弱的欧阳星海直接被一巴掌抽得倒在地上!

        苏无限竟是毫无顾忌的出手了!他似乎吃定了欧阳中石不敢拿苏炽烟做文章!更不敢因此而迁怒于军师!

        这是一场角力!这角力的过程似乎从三十年前延伸到了现在!

        一巴掌把欧阳星海抽翻在地之后,苏无限又一脚踩在了这个家伙的胸膛之上!

        他盯着对方那满是惶恐的眼睛,冷冷说道:“再说出那么找死的话来,信不信,我让你这辈子都没法离开华夏?”

        欧阳星海被踩的喘不过气来,他的脸都涨红了,呼哧呼哧地喘着气,艰难地说道:“你……你把脚拿开……”

        欧阳中石看了苏无限一眼,淡淡开口:“你放心,我们不会打炽烟的主意的。”

        苏无限闻言,把脚抬起来,对欧阳中石说道:“刚刚,你仅剩的这个儿子,差一点就死了。”

        …………

        很显然,欧阳星海远远没有威胁苏无限的资格。

        无论是底蕴,还是能力,抑或是眼界,从任何角度上来讲,双方都是天差地远。

        尤其是这个时候的欧阳星海,简直脑残的无以复加。

        大概是白天柱的死而复生,给欧阳星海所造成的冲击实在是太大了,让他现在远不如平日里清醒。

        白天柱看着此景,忽然开始有点羡慕苏无限了。

        他之前可是被欧阳中石给吃得死死的。

        白天柱也想冲上去,抽欧阳星海两耳光,说一句“子不教父之过”,可是,他不敢啊。

        苏无限有让欧阳中石不敢和他作对的底气,但是,白天柱是清楚的知道,欧阳中石真的不怕自己,更不怕白家。

        若是白天柱真的抽了欧阳星海一巴掌,估计还没等对方的脸上出现红印儿呢,他在国外的那几个私生子就已经没命了!

        欧阳星海艰难地从地上爬起来,捂着胸口,咳嗽了好几声。

        苏无限虽然不会功夫,可是,刚刚踏在欧阳星海胸口上的那一脚非常用力,让后者几乎要窒息了。

        苏无限冷冷地看着欧阳中石:“管好你的儿子,也管好你自己。”

        一旁的苏炽烟把此景纳入眼中,已经红了眼眶。

        苏锐盯着欧阳星海,狠狠说道:“如果再动这样的念头,我会把你送进真正的地狱里,我保证。”

        听了苏锐的话之后,欧阳星海忍不住地打了个寒颤!

        最终,苏无限抽了欧阳星海一耳光,而欧阳中石并没有把相应的报复施加在军师的身上。

        这一场角力,看似是苏无限赢了。

        从这件看似很小的事情上,欧阳中石已经表露出了他对苏无限的深深忌惮了。

        或许,正是因为这种忌惮,欧阳中石才选择不让苏无限跟着上飞机!

        …………

        看着欧阳中石父子乘坐着劳斯莱斯一路远去,苏锐也准备上车跟着了。

        “苏锐,你要小心,知道吗?”苏炽烟眼眶红红地说道。

        刚刚,这两个男人的反应,真的把她感动惨了。

        如果不是碍于人多,苏炽烟真的很想扑到苏锐的怀里,彻底放肆地哭上一场。

        然而,再多的感动,再多的关心,再多的担忧,都只能融化在她的眼神里。

        “放心。”

        苏锐说着,往前跨了一步,直接把苏炽烟给拥到了怀里。

        他读懂了苏炽烟的心思。

        这是一个出征前的拥抱。

        在这个场景之下,这样的拥抱好像不会有任何的问题,也不会让任何人多想。

        但是,这个看似离别的拥抱,其中到底包含着怎样的情绪,两个当事人都明白。

        苏无限也明白。

        “一定要平安回来。”

        苏炽烟低低地说了一句,她被苏锐抱着,在别人看不到的角度,她悄悄伸出手,在苏锐的肋间掐了一下。

        并不疼,但是一掐之下,却满是无以名状的情感。

        “一定会的。”苏锐说道。

        蒋晓溪看着此景,表面上没什么反应,但是,心里面不知道是什么想法。

        其实,她也想被苏锐当众这么抱一下。

        然而,不行。

        别说白老爷子在这里,就算是他不在,她对苏锐的情感也不能见光。

        或许,永远都是这样的状态。

        一想到这儿,蒋小姐忽然也有点想哭。

        不过,她忍住了。

        在多疑的白天柱面前,她不会让自己表现出任何的异常,不会让自己好不容易在白家内部拥有的地位出现任何松动的迹象。

        在和苏炽烟拥抱过后,苏锐走到了苏无限的面前,说道:“哥,谢谢你了,剩下的事情,交给我吧。”

        苏无限点了点头:“遇到情况,随时和我沟通,另外,我再告诉你一句话。”

        “什么话?”苏锐问道。

        “无论在任何时候,都不要低估欧阳中石,哪怕你眼见着他要失败了,也千万不能放松。”

        停顿了一下,苏无限加重了语气,补充道:“一秒钟的放松都不行。”

        听了这句话,苏锐的神情变得更加凝重:“大哥,我明白了。”

        说着,他也重重地拥抱了一下苏无限。

        以后者的性格,当然不会反抱回去,他只是伸出手来,在苏锐的后背上拍了一下。

        “注意安全。”苏无限说道。

        “好。”

        苏锐答应了一声,扭头上车。

        而在上车之前,他还转过身,眼睛扫过在场的人群。

        在掠过蒋晓溪的时候,苏锐的眼光稍稍地停顿了一下。

        这一下停顿不足一秒钟,看起来很不起眼,很难被人察觉,但是,蒋晓溪却读懂了。

        苏锐虽然不能和自己来一个临别前的拥抱,但是却在用这样的方式来鼓励她。

        蒋晓溪已经心满意足了,而且……还很感动。

        但是,她只能装作什么都没发生,甚至不能为此而露出一个浅浅的笑容来。

        “此去,平安。”看着苏锐的车子离去,蒋晓溪在心中轻轻说道。

        …………

        陈桀骜并没有前往机场。

        欧阳父子离开,并未带上他。

        也不知道欧阳中石到底是怎么想的,这个心腹知道那么多的内幕,甚至是白家大火和欧阳家大爆炸的亲手操办者,如果让他落在苏家或是国安的手里面,对于欧阳中石的打击可就太大了些,不知道多少秘密会因此而曝光。

        难道说,欧阳中石根本不担心陈桀骜会暴露吗?

        陈桀骜躲在某个病房的窗帘后面,亲眼目睹了这一场交锋,白天柱的死而复生,让他看的是目瞪口呆、惊心动魄。

        他不知道欧阳父子到了国外,到底能不能平安活下去,不过,陈桀骜也知道,自己并不需要再去关心这些了。

        他只需要关心的是,自己能否躲过国安的追查。

        欧阳中石父子一离开华夏,家族里的那些事情势必会遭到全面的调查,甚至白家也可能会展开狠辣报复,到那个时候,陈桀骜的人身安全就成了极大的问题了!

        “是时候彻底销声匿迹了。”陈桀骜低声自言自语。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他忽然发现,楼下的国安特工忽然进入了医院,然后封锁了出口!

        他们开始搜查了!

        很显然,这一间医院里,所有和欧阳中石父子有关的人,都要带走调查了!

        陈桀骜见状,面色一寒,来到了电梯口,发现电梯都在一楼,便准备直接走楼梯了!

        而这时候,两个国安特工已经从楼梯间走了出来!

        “所有人停下,就地接受调查!”一名特工喊道。

        陈桀骜没停下,而是趁机汇入了走廊里的人流。

        他知道,所有的楼梯口和进出口都被封锁了。

        自己终究大意了,根本不该看热闹,而是该早点离开的!

        “那个留平头的男人,请你站住,配合调查!”

        这时候,一个国安特工看到了人群中的陈桀骜,于是喊了一嗓子。

        陈桀骜更不可能站住了,要是接受调查,那么他可能下半辈子都别想从监狱里走出来了!

        看到陈桀骜没停下,反而加快了脚步,几个国安特工也意识到情况不对,追了过来。

        陈桀骜迅速地进入了一间病房,直接踹碎玻璃,然后便纵身跃了下去!

        这里是四楼!

        对于苏锐来说,这个高度完全不是问题,但是普通人可就不行了!

        陈桀骜的身手确实还算不错,不过匆忙之下,落点没选好,半只脚踩在了路牙石上,狠狠地崴了一下脚!

        他忍着疼痛,一瘸一拐的跑向二十米外的那台黑色轿车!

        两名国安特工已经出现在了病房窗边,见到此景,竟也纷纷翻出了窗外,直接跃了下来!

        很显然,在国安内部,也是卧虎藏龙的!

        陈桀骜见状,更加慌张了,不过,他虽然崴了脚,但是速度还算比较快,几乎是单腿跳上了那黑色轿车!

        此时,那两个国安特工也已经追过来了!

        这种时候还能选择逃跑的,必然是欧阳中石的心腹!知晓极多秘密!

        “拦住他!”

        两名国安特工准备掏枪射击了!

        “呵呵,你们拦不住的。”

        陈桀骜说了一句,看了看后视镜,然后按下了车子的启动键。

        下一秒,他忽然闻到了一股奇怪的糊味儿。

        这种豪华轿车,怎么会出现这般异味儿呢?这似乎不正常!

        紧接着,陈桀骜便意识到了什么,双眼之中流露出了惊恐的神情!

        “不,不要,不要!”

        他猛然挂前进挡,狠狠踩下油门,引擎轰鸣,变速箱的转速疯狂飙起!

        可是,已经晚了!

        陈桀骜才刚刚开出几米而已,巨大的冲击力就从底盘之下之下升起,把整台车给炸上了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