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医妃元卿凌在线阅读 - 第1093章 不可尽信

第1093章 不可尽信

        他告诉元卿凌,他在遇袭的时候也听到哭声了,而且一路回到驿馆,这哭声都没有止息。

        元卿凌怔住了,“真的?

        是不是特别尖锐的?”

        “是,很尖锐,刺穿耳朵。”

        宇文皓看着她,都想到一块去了,“是不是你之前说的那个意念控制?

        我第二天再一次去现场,就看到二虎了,我怀疑那些野猫都是二虎召集的,是二宝大哭,所以二虎知道我遇险所以前去救我?

        还召唤了野猫?”

        宇文皓说着,都觉得有些荒唐了。

        元卿凌摇头,“不是二虎,二虎是二宝派出去一路护送你回来的,至于夜猫和蟒蛇,如果你们也听到哭声,兴许就是被这些哭声刺激得躁狂起来,所以才会去袭击人。”

        “但如果是这样的话,它们应该会无差别攻击才对,可当时野猫只攻击了杀手,却没对我们发动攻击,甚至在它们的掩护下我们才能安全撤退。”

        元卿凌想了想,“这些哭声,忽高忽低,时而尖锐时而高亢,或许是带出去了一些信息,我曾看过有一位学长的研究,它说人在歹心起的时候,身上会散发一种酸,而当时杀手目的是杀你们,心头生了恶,或许散发了这种酸,猫和蛇其实都很有灵性,很多动物能分辨善恶,大抵……是这样吧!”

        元卿凌自己都不确定,她出事的时候,小虎救了她,老五出事,这么远,二宝还是能感知到,他们的脑细胞或者是神经元放电时候释出来的能量,她至今没办法摸个一二。

        “我去看看他们。”

        宇文皓想孩子了,在家里的时候嫌弃孩子闹腾,但是出门几天,心里头却很是挂念。

        “睡着了。”

        “就看一眼。”

        宇文皓站起来,对于二宝的能力,他自知没办法想透,便也不想了,只想在历劫过来之后,看看他们。

        元卿凌知道他心里惦念孩子,便提了灯笼,与他一道出去。

        绮罗守夜,先过去通知了一声,奶娘忙蹑手蹑脚出来迎接,轻声道:“哥儿都睡下了。”

        “不妨,本王看一眼。”

        宇文皓道。

        他轻轻进去,五个孩子如今都是睡一个屋,一人一张小床,点心们睡相差,横七竖八的,三张一样的小脸蛋显得无比的纯净。

        二宝睡得安静,眼睛闭着,长睫毛在眼底投下一排阴影,下巴尖了,脸颊上的肉肉也没了,宇文皓看得心里忽地一阵揪痛,“瘦了。”

        “这两天不吃。”

        元卿凌执着他的手,心疼地道。

        “哭完之后,他们的眼睛红吗?

        像不像你在……那时候?”

        宇文皓轻声问道。

        “红,充血了,如今还是有些红的,明天你起来就能看见。”

        元卿凌道。

        宇文皓轻轻地叹了一口气,“我们是最幸福的父母,他们是最辛苦的孩子。”

        凝望片刻,执手出去。

        其嬷嬷已经张罗了夜宵上来,也给徐一送了一份。

        宇文皓这几天都吃不下,着急赶路,饿习惯了,如今也没胃口,随便吃了几口,便和元卿凌坐在一起聊天,把汤大人失踪之前的猜测告知了宇文皓,汤阳的猜测与他的想法不谋而合,他吸了一口冷气,“看来,洪烈真有可能没死,我得修书给靖廷,让他也小心防备。”

        他便去了一趟书房,马上给大周的陈靖廷写了一封信,叫人连夜送出去。

        忙好之后,已经子时末了,相拥睡了一会儿,翌日还没天亮他就出门去了,朝服不见,元卿凌才想起今日是早朝日,他得议政。

        元卿凌梳洗之后,让人带着多宝出门去,看能否寻到汤大人的下落。

        在没找到汤大人的消息之前,汤夫人那边还是不动她,但在严密的监控之中,汤夫人自己也知道,所以每天都坐在宅子的廊前,似笑非笑地对着外头。

        阿四不放心其他人盯梢,偶尔会过来看她几眼,这层面纱,只是不曾撕破,但大家都心里有数了。

        这天下午阿四就见她在廊前剥杏仁,一粒粒地剥好之后,交给旁边的丫头,“去炒一下,等爷回来给他煮水。”

        丫头便接了过来,福身进去。

        阿四听得这话,再也忍不住,冷冷地道:“你夫婿几天没回来,你也不着急吗?”

        汤夫人微笑,“他总是出外办差,一去好几天,我为什么要着急?

        他为太子办事,得蒙太子赏识,我作为他的夫人应该高兴的。”

        “最毒妇人心。”

        阿四哼了一声,在门口坐了下来。

        汤夫人道:“阿四姑娘,你也是妇人,莫非是说你自己吗?”

        阿四本想与她争吵几句,但想起元姐姐说的话,不能与她起什么冲突,免得情绪一起就容易被她利用,遂只是冷冷地坐着,并不作声了。

        但汤夫人似乎是真要激怒她,在阿四闭嘴之后,她竟又问道:“我听闻四姑娘出身袁家,袁家当年也是京中显赫有名的四大家族之一,为何却要下嫁太子府邸的一名护卫?

        这般下嫁,我真替阿四姑娘委屈,徐一护卫配不起你。”

        阿四心头大怒,最恨别人说徐一的坏话,一时也不管是否会中计,冷冷地反唇相讥,“是么?

        那还真是巧了,我也觉得你配不起汤大人,一个人,眼睛瞎了不要紧,心也瞎,那可真是要不得,若不是当初有人使了诡计,汤大人怎么会娶你?

        恩将仇报狼心狗肺的东西!”

        汤夫人却也没生气,脸上甚至还扬起了微笑,“确实我是配不起汤阳,可有时候人说过的话就不能忘记,必须要兑现,不然会遭天谴的,汤阳年少时曾与我说过,他以后要娶我为妻,他没有遵守诺言,那他受点苦也是应该的,他若要无恙,可以赎罪,论起赎罪,瑶夫人最是擅长,不是吗?

        她往日曾想加害太子妃,后来却跟着太子妃,她是赎罪,还是另有所图?

        阿四姑娘你想过没有?”

        阿四听了这话,却反而冷静了下来,“省省吧,还想挑拨离间呢?

        瑶夫人和元姐姐经历了许多事情,元姐姐对瑶夫人深信不疑,你这挑拨无用。”

        “深信不疑?

        哎,对一个曾经的敌人推心置腹可不好,阿四姑娘,我的身份,大概你们也猜出来了,念在太子妃对我和汤阳不错的份上,这一句话,请你转告,身边的人,不可尽信。”

        她说完,便站起来转身进去了,动作之利索,还真不像瞎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