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言情小说 - 七零佛系小媳妇在线阅读 - 399.男主维护,霸气

399.男主维护,霸气

        好精辟的分析!

        孙思妙竟然无法辩解!

        宝玉丢出两个字后,就不搭理这小祖宗。

        现在的小祖宗简直就是把懒发挥到了极致。

        除了给他吊着命,多一点的功德也不去做。

        特别是知道寿命跟功德其实是两回事后,这小祖宗简直了。

        无视他一个彻底,只把他当个种植空间用。

        偏偏种植空间,你倒是好好种呀?

        人家不!

        丢进来种子或者小苗来一句:

        “你已经成人了,可以自己动手了!”

        他哪里成人了?

        明明还是个拇指大的小娃娃,还是带红色肚兜的那种。

        站到草地里,都没有个草叶子大。

        可是毫无同情心的小祖宗不管,要吃要喝的时候从来不手软,使唤他也使唤的心安理得。

        更可气的是,让这小祖宗把空间里的东西拿着去换钱,人家咋说的?

        “忘了曾经的教训?姑奶奶可不想再被人绑架再绑架,特别是被那些人惦记!”

        这说的好像不拿出来换钱,她不会被绑架似的。

        人家管吗?

        不管!

        所以宝玉也懒了。

        他把自己当成一条咸鱼,天天在空间里跟那些果子人身的玩。

        孙思妙擦洗完,看看时间已经七点半了,就拿着饭盒去了食堂。

        食堂大妈跟任何年代的大妈一样,独门特色抖手,抖的那叫一个浑然天成。

        打了一份蛋花汤,配上葱油饼,一个茶叶蛋,这就是孙思妙的早餐。

        本来安静的吃着饭,想着一会还有多少资料要整理,还有跟老师说的要跟那些受害的女人聊聊的事情,总之脑海中都是事情。

        正想着呢,就感觉一阵疾风飞来,下意识的歪头躲开。

        可惜脑袋躲开了,身上还是被殃及。

        不是很烫的蛋花汤在自己的衣服上晕开。

        “哎呀,不好意思,手滑,同学你没事吧?”

        娇滴滴的声音,让孙思妙都以为自己穿越回去了,要不这声音怎么也不适合这个年代不是。

        顺着声音看过去,那说手滑的女生一脸不开心的看着她。

        似乎没有把蛋花汤泼到她脑袋上,很是遗憾。

        这是哪里来的小碧池?

        勾起嘴唇,露出大大的笑容:

        “没事,不就是手滑嘛!没关系的!”

        真的没有关系?

        就看到孙思妙站直身体,端起自己还没有喝完的蛋花汤,直接对着小碧池的脑袋倒了下去。

        那小碧池也没有想到孙思妙会这么狠,直接就回击。

        傻愣愣地被孙思妙给倒了一脑袋。

        “同学,真不好意思,手滑呢!”

        周围的学生都笑喷了,

        这回击!

        手滑呢!

        真的是个好理由。

        啊啊啊啊!!!!

        小碧池哪里受得了,指着孙思妙的鼻子老半天,才张开手指,猛地对着孙思妙扇了下去。

        这莫名来的敌意,让人火大。

        抓住小碧池的手腕,用力一压,咯嘣一声。

        听见动静的都感觉手腕疼。

        因为孙思妙直接把人家的手腕给卸了。

        这操作不是常年学医的人,不一定做到。

        当然就算是常年学医的人也要有精准的力道才可以。

        偏偏孙思妙这种手段都刻进了灵魂里,对付一个小碧池绰绰有余。

        “不好意思哈,同学,手滑!”

        这下是把紧张的气氛彻底给带歪了。

        手滑也可以这么用?

        那小碧池哭的撕心裂肺,抱着自己的手腕原地蹦跶。

        没心情看一个神经病的表演,孙思妙站起来就要走。

        却被那小碧池的同伴跟拦住:

        “你怎么可以走?给我同学道歉!”

        哎呦!

        我这暴脾气!

        孙思妙把饭盒往桌子上猛的一扔,然后转头对上那个说话的女生。

        明明人家比孙思妙长的高大,却愣是有种孙思妙比她凶残的感觉。

        “道歉?给她?”

        是个人都会上火吧,好好吃着饭,被人打搅就算了,还往身上弄东西。

        再忍她就是老鳖她孙子。

        “那我倒是要问问,我哪里得罪了你同学?让她找我不自在?”

        那女生明显心虚,可是现在明明是她同学更惨一下,那就不一样了。

        感情没有整到人,反被人给整了,就有理了?

        什么人都是?

        除了挨整的人,其他人可不明白怎么回事。

        本来对孙思妙印象很好的人,现在都有些对孙思妙的反击反感。

        怎么说也不应该直接把人手腕给掰折了,更不应该给人家脑袋上来一碗鸡蛋汤。

        这多丢人?

        却没有人想,要不是孙思妙躲的及时,那脑袋上顶着鸡蛋汤的就是她了。

        “我同学是不消息,你是故意的,你怎么这么小心眼?还是天才呢,没有修养的天才,我们学校就不应该留,应该开除!”

        这人还上升了一个高度,真是厉害。

        孙思妙笑了。

        她是天才跟修养有关系?

        再说她何事说他修养好来着?

        熟悉她的人都知道,她不过是懒,真算起来,确实是个混蛋而已。

        真把她的懒的搭理当成了好欺负?

        那就大错特错。

        孙思妙抬脚就要踹人。

        她还就没有修养给他们看看。

        少特么的拿着各种制高点的道德标准来约束她。

        结果脚是抬起来了,可是自己却被人给扣住。

        “傻不傻?狗咬你一口,你还要咬狗一口?不嫌弃一嘴的狗毛?”

        这话说的有道理。

        孙思妙收回脚,对着前面张牙舞爪开始审判自己的几个女生一伸手:

        “你厉害你来呀!”

        贺逸霆揉揉小丫头的脑袋,然后猛地一脚把面前的桌子给踹到了墙角。

        而那个手断了的,和指责孙思妙的女生齐齐被这桌子给推着卡在了墙角上。

        墙壁的反作用力,让两个人后背疼的麻木。

        “别直接打人,打人要受教育,受处分,这踹坏了桌椅板凳最多就是赔他们一套。”

        这狗屁的理论。

        孙思妙都不惜搭理他。

        这歪理也的有人认可才成吧。

        而那两个女生本来看到贺逸霆过来,还有些羞涩,哪里想到被自己爱慕的男生来这么一下。

        那心瞬间跌入冰水,透心凉!

        为什么?

        “走了,你也不嫌弃身上的衣服一股鸡蛋味,回去换衣服,我重新给你打一份饭菜!”

        收起桌子上的饭盒,贺逸霆可不管身后人如何说,拉着孙思妙就出去。

        “别打蛋花汤了,容易让我想到刚刚的情景,怕反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