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言情小说 - 七零佛系小媳妇在线阅读 - 213.书法比赛,交流

213.书法比赛,交流

        天青色等烟雨,而我在等你!

        孙思妙突然想到这个歌词!

        嘴巴里哼着调子,看着晾晒在绳子上的布料。

        真漂亮呀!

        那朵朵白云在天蓝色的被子上浮现。

        谁见过这样的布?

        关键孙思妙还会玩,她不光染了天蓝色的布料,还弄了不少玫红色渐变色,还有其他的。

        加上孩子们随意系的图形,呈现出完全不同的图案出来。

        孩子看着稀罕,大人们也稀罕。

        这可比那些个素色的布料好看多了。

        其实在大运动前,五六十年代的时候,布料还是百花齐放的。

        各种好的图案花色层出不穷,老百姓也有各种好看的衣裳。

        但是进入大运动后,这鲜艳的布料似乎也随着旗袍的毁灭一同被埋没。

        逐渐被灰蓝黑给代替。

        如今突然看到这么好看的颜色,谁不稀罕?

        哪个女人不爱美?

        要是有,那肯定是眼神有问题。

        所以这一院子的布料迎风招展,却迷花了众人的眼睛。

        似乎土布也变得不那么难看。

        其实孙思妙知道自己染的不咋样,胜在稀奇。

        老祖宗也稀罕,就让现场裁剪了布料给孙思妙做被面。

        老粗布做床单被面最是好,因为越洗越软和。

        就算是细棉布都比不上。

        看着新鲜出炉的被子,有孩子的都想要。

        孙思妙还突发奇想,画了不少图形,让大姑奶奶帮忙缝在布料上,这样染出来的布就有了各种生动的图形。

        更是漂亮的不成!

        很多听到消息的都过来跟孙家人买。

        倒是让马大兰小赚了一笔。

        明明是自己家用的粗布,愣是卖了钱。

        孙女小小年纪就会赚钱,老太太更是喜欢的不得了。

        “大妹!!大妹!!!”

        正在家里画着以后房子的图纸,就听见孙思睿那有尖锐到有些破音的喊叫。

        这大周末的,喊什么喊?

        她只好把图纸收起来,这玩意可不能够让家人看到。

        那更有的说了。

        还没有挑开门帘子出去,就看到孙思睿冲了过来。

        “大妹,快快!咱们校长来了!”

        孙思睿拉着孙思妙就朝着外面跑去。

        这把孙思妙给搞的,差点摔倒。

        到了院门口就听见敲锣打鼓的声音。

        搞什么?

        还没有进入腊月,慰问孤寡老人和五星家属的时候也没有到呀。

        这敲锣打鼓的是干啥?

        还没有想明白,就看到一群人冲到她们家门口。

        站在最前面的是自己学校的校长。

        孙思妙有些懵。

        然后又看到两个老师托着的一个相框。

        差点孙思妙都以为上面是个人头像,别是来送葬的。

        仔细一看上面是个奖状!

        重新把肚子放回去。

        这场面有些吓人。

        “孙思妙同学,老师很是欣慰呀!”

        老头校长握着孙思妙的小手晃了晃!

        看看那眼圈都红了的老校长,孙思妙有些担心。

        怕他会突然血压升高,那自己是救人呢,还是不救呢?

        倒是孙慎国和孙慎全得到消息过来,看到这一幕,然后把人让到家里喝茶。

        而孙思妙就看到马大兰指挥大儿子挂奖状。

        对!

        没有说错!

        是孙志武,而不是孙志文。

        谁让他凑过来看热闹。

        这不就被抓了壮丁了。

        一屋子的热闹似乎跟孙思妙没啥关系。

        她此时正在出神。

        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这奖状!!!

        仔细一看本以为是考试第一次的奖状,仔细一看竟然是书法第一的奖状。

        搞什么?

        她何时参加书法比赛来着?

        倒是堂屋里的校长给解开了谜团。

        “这不是孙思妙的试卷被咱省委教育局的副局长给看到了,又看到那漂亮的印刷体字出自一个一年级的学生,当时就把试卷拿去参加省里的少年书法大赛了。”

        感情阴差阳错得了一个第一名。

        她就说嘛,期中考试第一名为啥会值得老校长敲锣打鼓来着。

        孙家人也不敢置信,孙思妙竟然有这么大的出息。

        “这次我来一个是给孙思妙同学送奖状和证书,还有一个就是把奖金也送过来,再就是替省里的实验小学发出邀请,请孙思妙同学去交流学习!”

        孙思妙真的想掏掏耳朵。

        问问这话是不是说错了?

        交流学习?

        一年级交流学习?

        搞什么?

        “老哥,这是不是有些太夸张了?”

        孙慎国搓着手笑道。

        这事情够他炫耀一辈子,身为大老粗,最是稀罕文化人。

        偏偏家里没有一个成才的,倒是这个被媳妇宠到骨子里的孙女小小年纪就得了奖。

        现在还被邀请参加交流学习。

        “不夸张,不夸张,最近上面下达文件,一定要严抓小学的书写规范。如今正是从繁体字更换到简体字宣传的时候,孙思妙同学的字太好看了,都可以作为印刷模板了!”

        这夸奖可是当时送奖状过来的领导说的。

        老校长可没有夸张。

        “还有这次还有外国小孩子去学习,他们想看看咱们华国的小孩子是不是都很厉害!”

        一旦涉及到国家颜面问题,孙慎国这种把荣誉刻进骨子里的人,绝对不会有异议。

        立马拍板同意。

        那必须去呀!

        让那些外国小孩看看,咱华国也是很厉害的。

        孙思妙一句话都没有说,就被拍板卖了。

        她怎么就那么可怜?

        她没有当大熊猫的觉悟,更不想跟一群小屁孩交流。

        如今能够过来交流的不是南非这种跟华国一直关系友好的国家孩子,就是美国。

        别忘了最近的英语可都开始施行起来。

        代表的啥?

        孙思妙不用动脑子都知道。

        可是她再不愿意,一家人都积极的准备中,她也不敢说不去。

        确实把孙思睿孙思林几个收拾了一通。

        要不是因为他们跟邻村的孩子打赌,她何至于一条路走到黑?

        他们最好做好回来被收拾的觉悟。

        如今渣渣爹开始赚钱了,亲娘因为肚子暂时回城没戏,剩下的三兄弟一点进展都没有。

        一向小心眼的孙思妙,怎么可能再任由这样发展。

        “大哥呀,等我回来哈!等我回来,咱好好算算!”

        孙思妙坐上小汽车的时候,咬着牙跟孙思睿说道。

        吓的孙思睿打个寒颤,怎么就被大妹给惦记上。

        他也很无辜好不好!

        谁让大妹聪明来着。

        这一去又是一个多月,他都没有零食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