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言情小说 - 七零佛系小媳妇在线阅读 - 166.三个包裹,招婿

166.三个包裹,招婿

        好在是虚惊一场。

        嫁人什么的?

        想都别想!

        就算是要结婚,那也是招个男人听她的。

        这一条也是最近孙思妙认为很有感触的一件事情。

        先是三达达和三大娘的事情,再就是亲娘和亲爹的事情,加上乱七不糟看到的婚姻。

        孙思妙已经对于嫁人有了重新的认识。

        天下不是都有爷爷那么疼媳妇的,招婿至少可以自己当家做主。

        这些都是很久远的事情,现在不着急。

        关于棺材的事情,此时还没有结束。

        刚开始的好言相劝,没有人听,后来还是上级派了附近的军人协助,在绝对的武力值面前,只有服从。

        每天看到赵向琴那肉x体的表情,孙思妙表示这日子真有意思。

        棺材重新安葬在公墓里,房子继续。

        一个多星期后,政府按照市值的金银价格,把兑换过的陪葬品的钱给了孙志武,这下赵向琴不闹腾了。

        相比大伯一家的闹腾建房,二达达家的新房子就盖的特别的安静。

        中秋,是个特殊的日子。

        阖家团聚的日子。

        孙家村跟平时并没有什么区别,非要说有啥区别,那就是最近的信件包裹很多。

        孙思妙此时面前就堆放着三个大大的包裹。

        托着下巴,孙思妙严重怀疑自己是不是在做梦。

        “妙妙,你怎么不打开?”

        孙小草看着孙思妙对着包裹发愣,就好奇的凑过来问。

        孙思妙叹口气,没有说话。

        打开干什么?

        不用看都知道这里面不是吃的就是穿的,绝对没有其他的。

        最近宝玉化身机械系统,除了定期的功德提醒,完全不接她的话。

        搞的孙思妙超级郁闷。

        这寿命每天蹭蹭的长,可是她却没法心安理得的收着。

        特别是看到这些个包裹。

        孙思睿和孙思林也凑过来,大妹(老姐)手里有好吃的,这个谁都知道。

        其他孩子想凑过来看看,却不敢。

        孙思妙很邪性,万一她闹腾起来,肯定会被奶奶收拾。

        三封信摆在自己面前,宋冬雪抱着肚子凑过来

        “妙妙,要不要娘帮你念念?”

        怕闺女不识字,宋冬雪好心的问。

        可惜孙思妙根本不搭理。

        这信,除了小舅舅的,剩下的两封,还真的不好给亲娘看。

        鬼知道贺逸霆想什么,自从第一封信后,就每个星期都会寄一封信过来。

        还有那个神经不正常的钱少卿,本来打算利用一下的炮灰,结果现在赖上自己了。

        把小舅舅的信递给宋冬雪,然后拿着两封信出了家门。

        “别动我的包裹!”

        丢下一句话就走了。

        孙小草跟着孙思妙一起出去。

        走到燕子河边上,找了一块大青石,孙思妙坐了下去,先打开了钱少卿的信。

        是一张龙飞凤舞的字体,特别的张扬,有着这个年代男孩子的个性。

        开口很正式,估计是怕孙思妙看不懂,会让人代读,所以用词很正常。

        可是孙思妙能够感受出来那个家伙是让她记住,账必须记着,过了中秋就会来找自己。

        能够找到自己的地址,就说明钱少卿的能力不错。

        把信看完就重新装好放在一边,打开贺逸霆的那封信。

        比起钱少卿的张扬字体,贺逸霆的就要更加霸道。

        那一笔一划中都是刀锋般的果决。

        这看似是一封过节问候的信件,可是翻译出来的密信让孙思妙皱眉头。

        果然任何的功德值都伴随着麻烦,现在就来吧。

        把信收好,抱着脑袋躺在青石板上晒太阳。

        孙小草看着孙思妙,又疑惑的看看那两封信封。

        “妙妙,你没事吧?”

        孙思妙摇摇头问

        “小草,你认为我买下你是对你好,还是对你坏?”

        孙小草没有犹豫就说

        “当然是对我!没有你,我现在不知道在哪里被人磋磨呢!”

        她说的很诚恳!

        孙思妙嗯了一声!

        “你是不是怨我?其实出钱的不是我,却还让你留在家里做事情?”

        睁开眼睛,就对上背对着阳光的女孩。

        即便因为光线的缘故,根本看不清女孩的脸,可是那双眼睛,孙思妙看的特别清楚。

        “妙妙,你怎么会这么想?没有你,谁会借钱给我?”

        还好!

        孙思妙知道自己是多心了。

        可是习惯了被人算计,看人多少都会有些这种忐忑。

        “以后跟着你奶奶住吧,你爹娘那边,奶奶会去跟他们说,不敢再拿你的婚事说什么!”

        突然来的这一出,让孙小草愕然。

        眼泪刷的一下就掉了下来。

        果然还是被嫌弃了。

        就知道是这个样子。

        “不是嫌弃你,是因为你奶奶的身体似乎不太好了,趁着还能够陪着她,就多多陪着她吧!你爹娘肯定不管她老人家的。”

        其实最主要的是,贺逸霆离开后,孙思妙就感觉对着孙小草实验人心的险恶有些过分。

        也有可能是失去了一个反对自己的人,孙思妙感觉没有意思了吧。

        “吓死了!”

        孙小草把眼泪一擦,笑了起来。

        让人莫名的心酸。

        把信封上的邮票揭下来拍在孙小草的手里。

        “拿着吧,我知道你喜欢邮票,以后很值钱的哟!”

        起身朝着家里走去。

        包裹还没有打开呢。

        把手里的邮票小心的放进口袋,孙小草对孙思妙充满了感激。

        她羡慕过,但无嫉妒!

        因为孙思妙对她真的很好。

        是她在这个世上除了奶奶唯一的温暖来源。

        她发誓这辈子要守护好这份温暖,哪怕是用生命。

        回到家里,院子里的人已经很多了,可石桌上的三个包裹,谁也不敢动。

        马大兰招呼孙思妙把包裹拿到屋里去打开,别在院子里。

        几个孩子都有些失望,真的好奇是什么东西。

        宋冬雪看完弟弟的信,倒是知道里面都是给自己和妙妙几个孩子的补品,也不想妯娌看了去。

        红眼病很吓人的。

        虽然中秋之后就搬走了,现在也不想节外生枝。

        农村的中秋可没有什么特别,连顿饺子都难得,更何况是个灾年,这饺子就更加难得。

        “今天吃肉蛋饺子,过了今天,这个院子就空了!”

        马大兰端上来一大盖顶子饺子。

        “以后想吃就自己赚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