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言情小说 - 七零佛系小媳妇在线阅读 - 139.跳河自杀,媒人

139.跳河自杀,媒人

        不用想都知道懂这种后世研制出来的急救手段的除了贺逸霆没有别人,可是这熊玩意是不是故意报复?

        用那么大力做啥?

        就感觉自己被窒息和胃部上涌的酸气两两结合的要爆炸的时候,终于从嗓子眼喷出来一块黏糊糊的糖。

        抱着脖子咳嗽的要死过去。

        而其他人都松了一口气,感情是噎到了。

        贺逸霆无奈的看着自己脚上的泥脚印,真的是小混蛋!

        明明知道他是在救人,却偏偏还要生气。

        “奶奶,我没事了,就是被四海叔给吓到了!”

        这么丢脸的事情,绝对不能够一个人承认,孙思妙不要脸的把责任推到了孙四海身上。

        而孙四海无奈的笑笑,他咋就吓到这个侄女了?

        倒是曹芊芊感激的看了一眼孙思妙,多亏她解围。

        孙思妙没有受到多大的伤害,也就没有回去休息,乖乖地坐在一边喝茶不敢出幺蛾子。

        重新开始说相亲的事情。

        “四海,这是咋回事?你搞大了人家肚子?孩子都有了,怎么还不娶人家?”

        马大兰想到孙四海年前退伍回来的事情,就说都做到了连长的位子,咋就退了呢?

        感情是搞大了人家大姑娘的肚子了。

        孙四海气的脸青,指着曹芊芊说不出话。

        曹芊芊似乎也不怕孙四海作了,直接对着马大兰哭道:

        “婶子,是我不好,当初四海哥是为了救我才睡了我,现在家里没有人了,都糟了灾了,我只能够投奔四海哥来!”

        那梨花带雨的模样,再看看那双纤纤玉手,这是哪里出了问题?

        所有过来陪着的婶子们都感觉孙四海走了狗(x)屎(x运。

        只有孙四海抓着头气的跳脚,这算是怎么回事嘛!

        贺逸霆从救了孙思妙后,也站在一边看大戏,反正他不用上工。

        孙思妙扫了一眼贺逸霆,话说这个家伙也干过这种事情。

        还记得当年她还追着贺若辰跑的时候,这个家伙探亲的时候,有个大姑娘就追到家里来,说贺逸霆亲了她,还不娶她。

        当时那个事情闹的大院很多人都知道,孙思妙也不过是看了个现场版。

        贺逸霆对于孙思妙古怪的眼神完全理解不了,鬼知道她脑海中如今在想着什么。

        在曹芊芊的讲述中,孙思妙才记起一件事情:

        这一年的二月份海城地震,这算是华国地震史上震前预测最准确的一次,所以准备工作很到位,可是到底高大7.3级,所以还是受灾很多地区。

        而孙四海之前是在北方服役,所以还真的是有可能跟这位小姑娘认识。

        从孙四海压根就没有反驳上来看,人家曹芊芊说的没有掺假,至于为什么两个人这么大的矛盾感情是因为孙四海不想耽误了曹芊芊。

        这个曹芊芊还有个身份,是一名医务兵,之前订过亲,未婚夫是孙四海的战友。

        可惜在一起执行任务的时候,那个男人壮烈牺牲,死之前让孙四海多多照顾一下曹芊芊。

        孙四海是记在了心中,可是哪个女孩子不怀春?

        曹芊芊对孙四海有个感情,可是这个男人竟然为了躲着自己,都退役回家种地了。

        要不是家里生地震,她所有的亲人都丧生,她也不会下定决心来找这个男人。

        听了一出曲折的革命暗恋,孙思妙叹口气。

        这曹芊芊是多想不开?

        孙四海有啥好的?

        为啥就非君不嫁了呢?

        孙四海揪着自己的头,不吭声。

        “奶奶,姐姐和四海叔都睡了,不娶是不是就会被当流(x)氓(x抓起来?”

        这村子里的知青们经常把上级的一些文件精神当政治任务学习,所以很多孩子都听过流(x)氓(x罪。

        一听流(x)氓(x这个词,孙四海一愣。

        曹芊芊对着孙思妙感激的一笑,然后对着孙四海哭着质问道:

        “四海哥,你真的对我一点心思都没有?要是真的没有,你直说,我死心了,就再不会纠缠你,现在就走!”

        孙四海张张嘴,他一个字吐不出来,但是想到自己兄弟死的时候的样子,最后沉重的说出一个字:

        “没!”

        如同击溃了曹芊芊所有的勇气,她不可置信的看着这个男人,他真的那么狠心?

        就连她作践自己说跟这个男人未婚睡了,他都不会同意吗?

        “那好,对不起!是我自作多情!”

        推开门就冲了出去。

        孙思妙刚刚所有的注意力都在曹芊芊的身上,这会看到她冲出去,又听见宝玉提醒功德值的问题,对着孙四海喊道:

        “四海叔,她要跳河自杀!”

        声音都有些破音,刚刚还是伤了嗓子,声音有些疼。

        孙四海一听根本在众人没有反应过来,就冲了出去。

        一阵风从众人面前飞过。

        那度还真的是快!

        其他妇女们也跟着冲了出去,就看到孙四海扛着曹芊芊回来,直接冲到房间里。

        “哎呦,现在的小年轻呀,真的是冲动!”

        一位陪着过来的婶子捂着嘴巴笑道。

        马大兰也是笑笑,这都是什么事情?

        不过还没有跟着几位老姐妹说笑完,就看到孙女趴在窗户底下用手指头戳了一个洞准备往里面看。

        可惜她忘了这窗户上的硬纸不是电视剧演的薄棉纸,她那个小指头戳的破才怪。

        半天的郁闷,被孙思妙这傻里傻气的模样给逗乐了,贺逸霆上前一步把人给扯了回来。

        人家一对在房子里能够做啥?

        一个男人一个女人,一个漂亮的大姑娘,一个明明爱的要死,却不敢表达的男人。

        这一场寻死,如同那个火星子直接把那层窗户纸给点燃了。

        她一个小丫头看什么?

        不怕长针眼?

        马大兰把孙女拉过去,点着她的脑袋让她安分点。

        孙思妙也知道自己样子有些傻,嘿嘿一笑。

        刚刚一句喊换来一个月的性命,赚大了。

        以后这种事情多来点,这个赚的轻松。

        一群女人还在说着孙思妙就看到屋门重新打开,孙四海和曹芊芊走了出来。

        一个有些脸红,一个脸黑的看不出来啥表情,但是那握着女人手的大手一直没有松口,就说明一切了。

        “这就对了嘛!”

        马大兰一拍巴掌。

        “我是小媒人,用命换来的媒人鱼不准少了!加上奶奶的,两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