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言情小说 - 七零佛系小媳妇在线阅读 - 128.一只鞋子,狠人

128.一只鞋子,狠人

        惨叫把所有人都召唤过来,然后就看到一副辣眼睛的场面。

        只见他们家的胖妞抱着贺逸霆的脑袋,咬着他耳朵不松开。

        偏偏惨叫的还是孙思妙,而不是被欺负的贺逸霆。

        耳朵边的惨叫震得贺逸霆耳朵都出现耳鸣,他就想不明白,这胖妞是怎么做到的。

        孙志文咳嗽一声,上前把亲闺女给抱下来,实在是辣眼睛的很。

        “那个,贺家小子你没事吧!”

        看着人家耳垂上那不断冒血的窟窿,自己闺女真狠,直接给人家扎了个耳洞。

        孙思妙也有些不好意思。

        不过刚刚真的太疼了,她怎么叫,贺逸霆都不住手,不知道怎么想的就把人扯到自己面前,对着那耳垂咬了下去。

        用手帕捂着耳朵上的伤口,贺逸霆气的咬牙。

        这胖妞果然一如既往的惹人讨厌。

        “叔,我没事,这药酒让婶子给她揉开,我先回去了!”

        丢下手里的药酒,贺逸霆转头就走了出去。

        还想着这掉了两颗门牙的小胖妞怎么把自己耳朵咬出血的?

        不合意呀!

        要不是知道小丫头掉了门牙,他也不会没有反抗的,现在倒好,直接被咬出血了。

        偏偏回去后,贺老爷子看到孙子耳朵上的血窟窿还笑

        “那小胖妞是个狠人,以后肯定大有作为!”

        哼!

        贺逸霆懒得回自己爷爷,那胖妞是不是狠人他还能够不知道?

        敢拿着枪跟那些暴徒对轰的人,把不怕死演绎的淋漓尽致,明明怕的要死,却从不后退。

        贺老爷子得不到孙子的回应,拍拍他的肩膀,让他坐起来,把土霉素碾碎,药粉倒在伤口上。

        小丫头真狠,真的对穿了。

        这要是养不好,倒是可以带个耳坠。

        想到那个画面,贺老爷子不厚道的笑了。

        让孙子还不当回事,以后这就是个提醒。

        千万别小看任何人,就算是个孩子。

        这点贺老爷子很有感慨,当年他在战场上的时候,可是经历过很多被孩子算计的场面。

        不由的又给孙子科普一下自己当年的事情,听的贺逸霆认为还是睡觉的好。

        晚饭的时候,贺逸霆终于意识到不对。

        孙思妙面前的是鸡蛋饼和回锅肉,而其他人都只是吃玉米饼子和蒿蒿菜,油星都没有。

        再看看所有人一副理所当然的模样,就想叹气。

        孙思妙跟爷爷两个人分着把鸡蛋饼吃了,还时不时的撕一块给奶奶吃。

        家里的三个男孩都咽口水,却不敢要,更别提身为孕妇的宋冬雪,还有最近沦落成伙夫的孙志文。

        孙志文想吃肉了,可是亲娘说他连闺女都照顾不好,没有!

        宋冬雪仗着肚子要吃,却被马大兰给骂了“生孩子了不起吗?光生不会养!苦的还是我的妞妞!”

        摔!

        苦的难道不是身为父母的他们吗?

        怎么就成了快成了胖猪的女儿?

        偏心不带这么偏的。

        三个小家伙却知道孙思妙肯定会有补偿,忍住没有要肉吃。

        一家子和和乐乐的吃完一顿饭,孙思妙背着绿色的挎包召唤一声,家里的三个男孩子都跑了出来。

        “知道怎么做了吗?”

        三个男孩子一致的点点头“知道!”

        满意的点点头,孙思妙抬腿朝着外面走,刚到门口就听见爷爷说道

        “带着贺家小子一起,不会的让他教你们!”

        孙思妙看到背着手一脸严肃的贺逸霆也跟了出来,然后视线对上可怜巴巴的站在门口的孙小草的目光。

        一个也是带,两也是养!

        就当是放羊了。

        “知道了爷爷!”

        就这么一群小屁孩从家里冲出去,朝着村子里的学校而去。

        小草没有想到还能够上学,激动坏了。

        她不知道自己以后会如何,但是孙家一直要孙思妙上学,就明白上学是好事情。

        一群孩子到了学校门口,看着里面黑漆漆的,老先生竟然还没有过来。

        “去把电灯拉开!”

        孙思妙皱皱眉头,总感觉今天很奇怪,今天来的人多,就让孙思林去拉电灯。

        这个时候除了村支部就这个小学是通了电的,控制着电灯泡的是在门后面的一根细绳。

        随着电灯亮了后,所有孩子都尖叫起来,那哭喊整个村子都听得见。

        不是一个孩子哭,是很多孩子同时尖叫,周围的村民听见动静都冲了过来。

        然后就看到所有孩子都吓的要冲出学校,这大晚上的,虽然有月亮光,可是农村可不是城里,万一掉水塘里或者掉沟里都是麻烦事情。

        屋子里只有孙思妙和贺逸霆两个人没有尖叫。

        “死的真难看!”

        孙思妙看着那长长的舌头,还有那女人身上的尿骚味。

        不知道那些选择上吊死的人怎么想的,不知道这种死法最不体面和痛苦吗?

        上吊的尸体,最典型的机械性窒息。

        和所有机械性窒息一样,血液不凝,括约肌松弛,也就极度容易大小便失(x)禁(x,多数面部由于静脉回流受阻,睑结膜,面部充血甚至出血,舌骨收到挤压的话,也常见舌头半露。

        如果是悬挂角度好,动脉收到压迫,脑部供血受到阻碍,那么就是发生缺血性改变,面部惨白。

        总之不管怎么说都是极度难看,不过话说好看的死法真没发现。

        贺逸霆今天心情不爽,所以回了一句

        “你见过好看的自杀?”

        孙思妙点点头说道

        “在南非的时候有个当地的土著部落里,有种神秘的药物,可以让自杀的人回忆起一生中最美好的记忆,所以死的时候呈现出来的面容和表情都是最美丽的!”

        呃!!!

        要不要非的解释?

        他说的是那个意思吗?

        拥有最美好记忆的时候自杀?

        脑子真的没有问题?

        不过没有问题怎么会自杀?

        “不过这个女人不是自己上吊的呢,看看她的脚。”

        孙慎全过来的时候就看到这么一副诡异的画面

        一个男孩一个女孩围着尸体指指点点,一点害怕的模样都没有。

        要不是两个孩子他都认识,都以为这是闹鬼了。

        刚想训斥,就听见孙慎全问道

        “脚怎么了?”

        孙思妙下意识的就回了一句

        “她只穿了一只胶鞋,关键这个胶鞋鞋底太干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