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言情小说 - 七零佛系小媳妇在线阅读 - 061.终于看穿,磨玉

061.终于看穿,磨玉

        花明珠可不傻,这个时候要是让马大兰走了谁来做恶人?

        这就有了她拦住祖孙两个的事情。

        刘玉红也知道自己要走必须拿到介绍信。

        可是自己给不出合适的理由,她这工作也没有到时间,肯定不能够走。

        就这么马大兰和孙思妙又被拦了下来。

        “怎么回事?”

        村长和贺浩轩刚刚谈好,也从地里回来,带着马二茂这个会计,一脸着急的过来。

        正准备送贺浩轩走,就被这一群人给绊住。

        说话的是村长孙慎全。

        刘玉红看到孙慎全还有一个当兵的,不过不知道等级。

        谁让这个时候取消了军衔等级呢,谁也甭想从军装上看出等级,刘玉红也只能够从对方那军靴上猜测这个应该是个军官。

        当然那脸的年龄也表明这是个军官。

        谁让因为特殊年头,军队也裁军呢。

        都是题外话!

        刘玉红急火火的跑到村长面前说:

        “村长同志,我要回省城!这边的工作我看你们安排的都很好,我留在这里没有必要了!”

        本来就是来打酱油的,哪里会想到那么倒霉,竟然有传染病。

        当她看到那个脸上和手上的大脓包,第一个想到的就是麻风病,那是要死人的。

        孙慎全不悦的看着这位下来知道夏收的指导员,果然是个不干实事的。

        “刘同志,正好有件事情要跟你们反映一下,几年的夏收之前估算的收成要变变了!”

        这才是这些指导员的命脉。

        哪里是指导什么夏收,这些个小姑娘有什么会指导的,虽然说是农业大学毕业的,可是又没有真的下地种过,这上报的夏收数目也都是跟村子里的老人商量着来的。

        当然也有些人趁机报复或者捞油水那就另说。

        而刘玉红的工作最重要的就是看看是不是虚报了粮食的收成,回头贪墨下来。

        所以当她听到收成的时候,那急切离开的心思也暂时放一放了。

        “这怎么可以?数目早就报上去的,你们可不能够反悔!”

        今年的收成可是很可观,要是出了差错,她要被批评的。

        让人群都散了,村长让刘玉红去了村部里面,然后看了一眼马大兰身边的孙思妙,最终没有让人出去。

        喝了一大杯白开水才对刘玉红说的:

        “刘技术员,不是俺们想反悔,而是这事情有些麻烦,你要回去也没有问题,把俺们这里的实际情况报给领导们就成!”

        孙慎全谨慎起见还是方刘玉红走,至少可以多个人传递消息。

        贺浩轩没有出声,按理说这是正途,走军部就有些远了。

        刘玉红为了离开,听完老村长的话,到底还是让他写了封信,打算把信件交上去完事。

        就这么刘玉红终于可以离开,而贺浩轩那边也皱着眉头问:

        “传染病?真的吗?”

        老村长哪里知道真假,看着马大兰和花明珠。

        花明珠连连摆手说:

        “俺不清楚,这事情马婶子最清楚!”

        马大兰眼神锋利的扫了一眼花明珠。

        从来不敢担事情,一有问题就推给别人。

        “石头去看过了,不像是传染病,但是具体是什么,要等镇上的大夫来了才知道。”

        有了马大兰的回答,孙慎全才松了一口气。

        要真的是麻风病那才吓人,整个村子可能都完了。

        这麻风病可不是闹着玩的,会死光全村人。

        贺浩轩也松了一口气。

        比起这些村民,他知道的要更多一点,曾经就有个村子里有麻风病人,最后为了切断传染源,最后整个村子的人都自~焚了。

        想想那个场景,心脏都不舒服。

        关键是这边有军营驻地,要是真的有问题,军营那边也要受影响。

        到底不放心,贺浩轩还是让老村长带着他去看了一眼病人。

        不过等他看到自己儿子也在牛棚那边,气的真的想打人。

        “你弟弟呢?”

        这里只有贺逸霆一个,贺若辰不见踪影。

        “在车子那边等着呢!”

        胆小的贺若辰才不敢再过来,怕被揍。

        知道小儿子没有事情后,贺浩轩就走到病人面前,然后眼神就有些收缩。

        这位老人家他竟然认识。

        “没有那么多脓包呀?”

        贺浩轩看到老人家的脸上虽然也有红包,但是没有刘玉红说的那么吓人。

        孙石头解释道:

        “之前还挺吓人,小孩子给老人家一直擦脸,这会竟然下去了不少。”

        那就说根本不是麻风病,麻风病可不会这么快消下去。

        孙思妙对着朝着自己咧嘴的贺逸霆挥挥拳头,那意思别多嘴。

        贺逸霆也只是怀疑,真的没有多说什么。

        倒是小孩,看到奶奶已经没有那么难受,还能够说话后,对着孙思妙露出感激的眼神。

        撇撇嘴,这个感激真心不想要。

        所有人都认为孙思妙是凑巧弄的野香菜水,所以没有人怀疑她。

        只有孙石头记在心里,回头问问城里来的大夫,看看是不是真的是青蒿的作用。

        贺浩轩看到人后,哪里还能够让人继续躺在地上,就帮忙把人抱到牛棚里的一个搭成的床铺上。

        “老人家,放心养病!”

        只留下这几个字,贺浩轩也不敢多说。

        真的是大环境让他不能够多说,回头偷偷来看看老人家吧。

        老人家已经清醒不少,点点头,也没有说话。

        一直等到镇上的大夫来了后,确诊这不是传染病,就是荨麻疹后贺浩轩才走。

        不过走之前孙思妙到底还是告了一状。

        这个男人,不对,此时应该还是男孩,一直在自己面前晃可不成,还是哪来回哪去。

        贺浩轩对小儿子不能够下手打,但是大儿子可不一样。

        一脚就踹在屁~股上。

        贺逸霆对着孙思妙无声的说出几个字,然后就上车消失在村子里。

        孙思妙想了好久,也没有猜透那个家伙说的是啥,最后放弃去想,反正人被弄走了就成。

        跟着马大兰回到家里,就看到一院子的熊孩子。

        “分肉吃喽!”

        每个人都拿着个饼子等着。

        马大兰一瞪眼,一个个的都乖乖地不敢大吼。

        “一个个的小讨债鬼,就知道吃肉!”

        突然孙思妙知道贺逸霆最后那句话是什么了。

        然后眼睛瞪的特别大的把玉牌从脖子上摸出来对着墙角的大青石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