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言情小说 - 七零佛系小媳妇在线阅读 - 058.不是圣母,利益

058.不是圣母,利益

        “快快!功德值!”

        宝玉在孙思妙的脑海中都要炸窝了,转的孙思妙想拿个板砖敲晕它。

        里外夹击是个什么感觉?

        反正此时孙思妙有种要把自己耳朵给弄废的感觉。

        小草则是拉着孙思妙就冲到旁边的猪舍,就怕孙思妙去凑热闹。

        宝玉则是急坏了。

        这放在眼前的功德值怎么能够不要呢?

        可是显然孙思妙是不稀罕,还真的跟着小草去切猪草。

        这边的猪舍是村子里的几个半大孩子还有两个怀孕的妇女负责的。

        也算是照顾他们。

        小草人虽然小,可是从小就在后娘手底下讨生活,自然也手脚麻利的很。

        把一个大木头墩子和一个缺了好多口子的菜刀拿出来,小草才对着靠在门板上的孙思妙说:

        “妙妙,你就陪着我,那种热闹不好!”

        能够在后娘眼皮子底下活到现在还没有出事,小草除了听话乖巧外,最主要的是识时务,有些热闹不是那么好凑的。

        “好,我帮你!”

        喂猪的草并不是直接丢进猪圈里的,最好的是把猪草晾干没有露水,然后切成段,搬上糠或者麦麸子,条件好点的加上玉米面,条件不好的就用大豆秸秆,小麦秸秆或者玉米秸秆粉碎后弄成的糠喂。

        孙家村虽然条件还不错,可是这麦麸子连人都不够吃的,更别提玉米面,全部都是糠。

        猪其实也挑嘴,单纯的吃冷水拌的糠,它们是不爱吃的,必须用开水烫过后,放温以后加上剁碎的青草然后倒在猪食槽里,它们才吃。

        这里的猪,其实比人都被照顾的好。

        最最主要就是他们除了是上面派下来的任务,还有一部分就是等着过年的时候可以杀年猪。

        不要说什么山上有野猪,其实孙思妙知道,也就是后世的人推崇什么野生猪肉。

        这个时候的人还是喜欢吃家猪,肉膘子肥,还不柴。

        野猪肉很柴的,而且做不好很难吃。

        两个小女孩把一大背篓的青草切完就放在外面的大竹片上,然后才凑在一起聊天。

        “哎呦,你个丫头怎么在这里?你奶奶到处找你!”

        一个捧着大肚子的女人走进来看到孙思妙一拍大~腿喊道。

        “红梅嫂子,大奶奶找妙妙?”

        孙思妙这才知道这是谁,其实也不是很清楚,关键是有个称呼不至于不知道是谁。

        “对呀,我奶找我做啥?”

        小孩子白天可不是都在家在大人身边的。

        红梅一手托着肚子,一手扶着门框说道:

        “还不是牛棚那边死了人,你奶怕你过去凑热闹,到处找你,让你回家去。”

        原来是这是,孙思妙就告别还没有下工的小草和红梅嫂子朝着家走去。

        结果还没有走几步就被人给拦下:

        “妙妙你怎么在这里?那正好,你去牛棚那边喊一下你奶奶,就说今天过来的那个技术员要走,闹的厉害,让你过来看看。”

        拉着孙思妙的是村子里的会计。

        “马叔,我知道了,你这是做什么去?”

        这种事情不是应该亲自去跟自己奶奶说吗?怎么让她一个小孩子跑腿?

        马二茂拿着手里的账本也不管孙思妙能不能听懂就说:

        “还不是那位首长要看看账本,我这不是刚从村部取出来,正打算送过去。”

        感情是脱不开身。

        认命的跟已经一溜小跑的马二茂说知道了,才抬脚朝着牛棚的方向走去。

        宝玉终于不闹腾,而是扑腾着它的小翅膀说道:

        “看吧,是你的终究还是你的,这功德是躲不掉的!”

        麻蛋!

        功德还有躲不掉的?

        真是无语问苍天,你要做啥子?

        翻个白眼,孙思妙在人群中找到奶奶,把马二茂的话交代了一下。

        马大兰就拉着孙女的手说:

        “那你跟我回去,这里不是小孩子家家能够待着的地方。”

        看到很多人只是围着地上的一个人看,却谁也不靠前。

        “奶奶,人还没有死,他还在抽呢。”

        孙思妙也不想多管闲事,可是架不住脑海中的宝玉喊着功德功德,还说:

        “这个虽然比不上贺浩轩给的寿命多,可是蚊子腿也是肉呀,多少都有点不是。”

        想到自己只有九个月的命,算了就当是凑个整数。

        马大兰也知道那个人的手指在抽搐,可是这是传染病,没有大夫在场,谁跟碰?

        这些人还想上报等人死了去火化呢。

        马大兰那眉头都打结了,可是自己家的妞妞都说了,她也不能够昧着良心说不是。

        “救不活了,离咽气没有多少时间了!”

        这话也不假。

        至少宝玉也是这么说的。

        因为看不到人的具体情况,孙思妙也不好判断,让宝玉确诊它就是个废物,根本不懂这些。

        单纯的从地上人的一些反应来看,其实孙思妙都能够确诊这根本不是什么传染病,还有看到那个人嘴唇发紫,口吐白沫。

        结合她多年的行医经验,倒是有个大概方向。

        可是此时她怎么说?

        说她知道这是什么病,还能够治好?

        关键就是她说了也没有人信,这个时候可没有任何神灵可以做为依托,更不能够装神弄鬼。

        “奶奶,人还没有死透,再说我看着她的样子也只是冻病了,要不把她抬到屋里,然后给她灌点热水?”

        马大兰看着旁边被人死死压住不准上前的一个孩子,又看看自己的孙女,不过安全起见,她还是没有让人动手。

        何况自己的孙女只是心善,万一这就是传染病呢?

        总之大夫没来之前,谁也不会动地上的人。

        “那要不让人生上火,我看那个人身上都湿哒哒的,就算是死人,回头也不能够让人这么去火化吧。”

        村民一听也是这么个理,柴火这里不缺,周围都是树枝和柴火堆,随便弄弄就有火。

        孙思妙在宝玉各种鸡汤加善心洗脑下,偷摸摸的对着已经被隔离开的小孩说道:

        “想让你奶奶活下去,那就想办法在她...”

        孙思妙不是个纯粹意义上的圣母,要不是看在功德值的份上,她不会冒险跟个孩子说这些。

        能够被送到牛棚这边的,多多少少都是身份不简单的人。

        这份功德要是跟麻烦划上等号,那么她宁可放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