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言情小说 - 七零佛系小媳妇在线阅读 - 039.奶奶发飙,威武(求推荐票,收藏)

039.奶奶发飙,威武(求推荐票,收藏)

        看着一桌子的菜尤其是还有肉菜,一家子人都盯着那肉菜挪不动眼睛。

        孙思妙还好,乖乖地坐在奶奶旁边,反正她有单独的一小碗,跟其他人不用抢。

        家里的规矩是当家人没有说吃饭,这饭是开不了的。

        老爷子一看这架势,都拿着筷子准备抢,要是再不让开饭,估计一个个的都能够化身为狼。

        “吃饭吧!”

        老爷子也不用抢的,他跟孙思妙单独吃一小碟,这是家里的规矩,谁也不敢说什么。

        老爷子拿出今天孙思妙孝敬的好酒,给自己倒了一酒盅,让儿子们喝他之前藏的酒,反正就不会把好酒给他们糟蹋了。

        看着饭桌上的筷子战,孙思妙很是感慨。

        这果然是穷给闹的,那点肉渣渣都有人抢。

        就在老爷子抿着那小酒跟孙思妙两人吃的肉吃的欢腾的时候,院门被敲响了。

        众人立马就停顿下来,然后看着桌子上难得出现的好肉好菜,非常有默契的一个个的加快筷子的挥舞程度。

        马大兰倒是很满意自己看到的景象,这饭菜不能够便宜了别人家,虽然说看着那么不雅观,但是最后都进了自家人肚子,这就够了。

        “谁呀!”

        宋冬雪没好气的问了一声。

        在马大兰那非常具有威压的眼神下,宋冬雪作为家里的小儿媳妇不得不放下筷子去开门。

        好在刚刚又吃了一大块肥肉,这还不算太亏。

        院子外面没有想到这么早孙家就把院门给关上了,还上了门栓。

        “你全叔!”

        孙慎全喊了一嗓子,让院子里人快点开门。

        宋冬雪听到声音倒是速度快了点。

        孙思妙倒是隐晦的看了一眼自己的亲娘,这不会还是那个事情吧。

        好在在院子里人冲进来的时候,饭桌上只有点菜汤在盘子里,这都被几个女人给分分泡着饼子吃了下去。

        一顿狼吞虎咽,算是真的让孙思妙重温了一下曾经的那些岁月,有些东西也就慢慢的鲜活起来。

        宋冬雪刚刚打开门,就看到孙慎全先走了进来,后面还有自己最不愿意看到的人。

        她气的直接跳起来指着刘玉红喊道:

        “这里是我家,你又要做什么?”

        眼神里的厌恶是那么的明显。

        刘玉红把下巴一抬,然后傲慢的说道:

        “当然是来抓你去再教育。”

        似乎她能够决定一个人的未来,那么的嚣张。

        “快点把人抓起来,这个可是坏分子,你们怎么还能够看着不动手?”

        随着刘玉红的声音落下,跟在她身后的几个人就冲到宋冬雪面前。

        马上就要把人给按住的时候,就听见屋子里一声大喝响起:

        “谁敢!”

        随着声音的出现更是一只大陶瓷碗摔在了几个小年轻的面前,四分五裂的显现出它的命运终结。

        孙慎全没想到还没有等他说明情况,这新来的技术员就敢让人动手,看到已经冲出来的孙慎国和马大兰。

        心想,这下好了,惹恼了这两位,今天有的闹腾了。

        刘玉红倒是个不怕马大兰的。

        “婶子,我们是抓坏分子,您老可不能够阻止,这要是阻止了就是妨碍公务,我可是能够让人把你也抓起来的。”

        那模样真的让马大兰气的够呛。

        她倒是不冲着刘玉红开火,直接把枪头对准了村支书孙慎全。

        “村长现在是威风了,直接闯到俺们家里拿人,还说妨碍公务,俺倒是想问问,妨碍的是谁的公务?还有你们有什么本事可以来抓人?我马大兰的孙媳妇是你们能够抓的?最好把话说清楚,否则我一封信写到主席他老人家那边,问问谁给你们的胆子!”

        说一句就往前踏一步,愣是说完后,把孙慎全逼到墙边上去。

        孙慎全用袖子擦擦汗,又看了一样在一边如同看死人一般看着自己的孙慎国,这个堂兄不愧是杀过不少人的老革命,这眼神太吓人。

        “嫂子,俺没说,都是这技术员说的,俺本来就是过来问问情况,哪里说是抓人!”

        这坏人打死都不能够做,谁做谁去,别折腾他这把老骨头。

        刘玉红鄙视了一把这个村长,一看就是个面的,这要是搁在前几年,她肯定能够让他被斗的去半条命。

        孙慎全这一改口,那些小年轻也不敢动了,想着也是,这里可是孙慎国的家,谁敢动?

        那位家里还有猎枪呢。

        “你不过是省里派来的收粮的技术员,真把自己当根葱了?进来第一天就敢对着俺儿媳妇下手,俺倒是想看看你到底能够说出个啥!”

        孙思妙端着一碗水出来,刚刚马大兰吃的欢畅,都忘了喝水,这会嗓子因为吃多了肥肉有些黏腻,又说了这么多话,正感觉难受呢。

        还是孙女贴心。

        喝了一大碗水后,马大兰感觉战斗力直接可以爆表,对着孙女温和的一笑,然后对上刘玉红那只小母鸡。

        “拿一件几百年前的孩子们玩闹的鸡毛蒜皮的狗屁事情来俺家里喊打喊杀,谁给你的胆子?

        当了两年小红将,就当自己是花木兰了?

        我呸!看看那绿豆眼,塌鼻梁,还有耗子耳朵,怎么看都是个倒霉相,这谁沾惹了谁晦气的主,竟然拿着鸡毛当令箭,你这收粮食的任务一点没有帮上,就敢让我们人民内部搞分裂,安的什么心?

        俺看着比当年的那些个间谍特务啥的好不到哪里去,也不知道是不是老蒋那边派过来的卧底,这挑拨矛盾倒是好手。

        大家伙说说,啥时候上级派来的人可以进村第一天就这么搞内部矛盾的?这明显的就是坏分子嘛!”

        听到消息过来的村民被马大兰一通说,竟然不自觉的点点头。

        这可把刘玉红给气炸了,这哪里来的老太太,这么刻薄?还这么诬陷人,现在可是抓特务抓的厉害,说是岛省那边要搞事情。

        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个老太太敢给她按这么个罪名,要是坐实了,可是要被爆脑袋的。

        刘玉红冲到孙慎全的面前,抓着他的胳膊,使劲的摇晃。

        “我没有,我不是,她冤枉我!”

        突然一道尖锐的声音冲了进来:

        “你个狐媚子,竟然想勾~引俺男人,看俺不打死你个骚狐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