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网游小说 - 网游之生死劫在线阅读 - 第三百三十八章 故技重施

第三百三十八章 故技重施

        撇开显眼平缓的林区,陈风专门向陡峭的岩壁和谷涧走去。按照图册药谱介绍,凤尾草喜阴近水,古莲花则多出现在向阳的岩缝里。

        身形一晃,陈风如灵猿一般爬山一处岩壁,在一处旮沓里看到一株淡紫色花朵。此花七片花瓣,带着墨绿色株茎,正是二十年份的苦莲花。不错,才半个时辰就出战告捷。

        “啪!...”,一阵树枝折断的声音传入陈风耳里。闻声望去,却是一个同样劲装短衣的青年猫着身子在岩壁的三十米外,向陈风蹑手蹑脚地靠近。只是,这个明显不擅长丛林环境,手臂按在小树上过于用力,直接将树枝折断。

        看这家伙的样子和右手上单手青锋剑,陈风便知道这家伙十有八九也是游戏玩家,而且还打着黄雀在后的主意。看到陈风的注意,这家伙又将身形猫入树丛。看着家伙的藏身方式,便知是个刚出道的雏!

        陈风装作不知道,用药锄将苦莲花连根带土采下装入背包。拍了拍手,陈风收起药锄,将插在岩土里的单手剑拔下,顺着岩壁缝隙慢慢的攀爬下。在离地还有三米时,一道身影从灌木丛里奔出,挥剑砍来。

        就在这一瞬间,陈风双腿一蹬,整个人高高跃起,如同雄鹰展翅一般扑到偷袭者的头顶上。“噗!”,剑花飘过对方颈部,陈风一个潇洒的翻身落地,偷袭之人便惨叫一声缓缓倒下。经验,力量,敏捷,都具有压倒性优势,陈风直接将偷袭者压倒性地击败。

        转身看对方鲜血狂飙,然后化作白光消失掉,陈风双眼秋水无波。捡起对方落下的单手剑和背包,发现和自己配置完全一样,只有一把同样在画册里出现的药材,作为辅助药材使用的七星草。陈风清楚,如果三十年份以上的七星草在修界也有价值,但这份七星草才十年出头,没有什么意义了。

        双剑在手,陈风顺着山岭岩壁带再搜寻了二个时辰,已经有六朵苦莲花入账。打量着中天艳阳,陈风改变方向,向谷涧奔去;既然苦莲花够了,就要搜寻凤尾草。

        ......

        “吼!”,就在陈风准备对一对色彩斑斓的毒蛇下手,以便夺取蛇窝不远处的凤尾花时候,峡谷深处传来一声巨吼。

        陈风顿时收起身形,躲到岩石后向动静的方向看去。只见,一群岩皮猴子在夺路而逃;这些灵长动物手臂抓住树枝,从一棵树跃到另一树上去。一道巨大身影从林子后腾空跳起,凌空逮住两只猴子,落地就撕咬起来。此兽有巨大的猿猴身子,一对大长臂,加上三个棕色的狮子脑袋。这家伙,不就是第一次入场试炼时,见识过的三吼兽吗?

        三吼兽的凶残怒吼厮杀,将峡谷里的猛兽都吓得四散逃窜。估计,等一段时间,这些生灵又会潜回这个大峡谷;毕竟这里充沛的植被和草食动物,生态食物链规则,注定它们是无法抵挡的食物来源。

        陈风用单手剑将不远处的黑胶藤截取一段,去枝叶削成长鞭。准备了后手,陈风悄悄第采集了蛇窝里的三株凤尾草,如灵猫一般尾随着两只毒蛇而去。到了二里外,一块飞石落到双蛇十步外,引起两只长虫竖立起头颅。

        这两条蛇体长两米粗一尺,三角头型尖吻,吐着蛇信露着淡蓝色毒牙,警惕地盯着来犯者。头颅立起,七寸显现的瞬间,一条黑影从空中向左侧一蛇横扫袭来。其时机,捏的极为准确。

        “啪”一声,蛇首尽管回缩,但仍然被黑鞭抽个正着。中招的那条蛇顿时倒地翻腾起来,而另外一条蛇则立即扑了过来,企图对陈风的右臂咬来。棕色树干一拨,左臂的树干顿时被此蛇咬个正着。一声闷响,陈风抛开诱敌的树干,右手的黑鞭再次抽向第二条蛇。但这一次,陈风却失手了,这条蛇猛地低头落地,蛇尾如鞭抽来。

        右脚做寸步后退,左脚旋转踏石头上,陈风一个鱼摆尾动作,避开此蛇的鞭尾缠绕,自己扑到第一只毒蛇边上。左手挽起青锋剑,斩在被创伤的毒蛇七寸上;那蛇顿时黑血喷洒流淌,蛇首无力但身体却翻腾更加猛烈了。

        所谓蛇死尾动,不过了临死前的苟延残喘罢了。撇开这只蛇,陈风的右手黑鞭又抽向扑来的第二条蛇;鞭影连环,身形腾跳,此蛇被抽中三次。终于,陈风在第三次抽中了对方的七寸。

        如此,这对雄雌毒蛇的下场就注定了,一刻钟后,陈风雕琢出一个木瓶,将两只毒蛇下颚边上毒腺装入木瓶里。陈风准备重施故技,用毒来对付三吼兽。带着邪恶的微笑,陈风环顾一阵,返身向谷内奔去...

        ......

        一个时辰,骸骨散落的洞窟口,一只血牙豚猪落地嚎叫,几道伤口处鲜血横流。陈风迅疾地用树刺将毒腺外膜刺破,然后灌入豚猪的伤口。完事,陈风由将豚猪双腿打断了。

        飘身离去,陈风绕道躲到洞窟上方,手上托着两圈简陋的藤网,凭住呼吸。

        不多时,重足落地声从下方传来,一个棕色皮肤的巨兽走了出来,此兽略微疑惑,但随即伸出两只长臂抓去豚猪。已经重伤待毙的豚猪,还未涣散的瞳孔露出惊恐的颤抖。想来,这个凶残的掠食者在这片地域,恐惧的威力已经深入血脉。

        “咔嚓”,豚猪的嚎叫刺激了三吼兽的凶残食欲。三只狮头分别咬在豚猪的颈部和背部两侧,两只巨力长臂在撕裂,将豚猪分成三块,并撕咬起来。约两分钟后,三吼兽满意地抓取剩余的残尸,向自己巢穴走去。前不久,它刚进食了两只猿猴,腹中不算太饥饿,便携带食物归去。

        陈风暗道可惜,这蛇毒的威力,似乎没有第一次试炼时候所有的混合毒的毒性强烈。

        猫着腰,环视一圈,没发觉其他险情后,陈风才悄悄落地。将地上泥土抹在身上,然后双剑束于腰间,拎起藤网钻入洞窟。忍着腥臭腐臭的味道,陈风绕过几个弯道,借着微末的光线,渐渐走出一处隐蔽的山谷。顺着地上的血迹往上山的方向攀登了百米距离,就看到三吼兽硕大的身影在摇摇晃晃。“吼...”,这大家伙的低沉怒吼从山上传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