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科幻小说 - 夜色勾魂在线阅读 - 第44章 礼尚往来

第44章 礼尚往来

  “不是吧你,越说越来劲。”毛毛自饮了一杯。
  谁也没看出他有什么情绪变化。
  内心很不爽,一下子就不爽了。
  “可别瞎说的这么吓人。不过……”夹黑砖顿了一下,才说;“刚才我出去小便也看到了,好像是有谁从桥中间往河里面扔东西,好大一坨的样子。看不清楚是什么,该不会……”说着就把视线锁定了毛毛。
    所有人的视线都锁定了毛毛。
  被看得都有些发毛!
  “你们干嘛?卧槽了。给,这样,你们赶紧报警把我抓起了得了。来,你来。”
  “滚一边去吧。”毛笔来了一句。
  “别看我。”
  “也别找我。”
  ……
  总之是没谁接他的手机。
  “谁没手机是咋?”吊九万摸出了自己的手机,“先说好,这是你叫报警。”装模作样就打起了电话。
  别人还好,毛毛脸色就不是很好。
  “110是吗?我要报警!我们这里有一个……”
  “你要疯啊你!”毛毛上去抢手机。
  “别动。”吊九万起来就跑,“再过来我就真报警了。”
  这句话也算是让毛毛送了一口气。
  总算是搞明白了,这家伙之前就是做做样子。
  虽然是做做样子没错,可毛毛依旧是一脸严肃,“这事就过去了。都别再说这事了!说着说着就成真的了,到时候真出点啥事,我还不得第一个被带走!”
  事情就是这样的,一直说就不好了。
  有些事情提一句也就行了,一直提就会一直提。
  这边闹着玩都快把毛毛给惹急眼了,田大爷那边也是有点事情,“怎么还关机了?”一直都在琢磨这个关机的事情,平常无事干嘛要关机。
  有关傻妞的一些事情,田大爷也是了解的。
  不得不寻思之前小驴子的推测,想着想着就出了门,蹲在屋外面的河边盯着某个地方看,手里的烟是一根接着一根抽,跟不要命一样的抽。
  有些老烟民就是这样的,一根接着一根。
  甭说是老烟民了,现在的年轻人抽烟的多半也是这样。
  喝酒的那些位屋子里面都不能进人,进去个不抽烟的都能直接呛死。
  蹲在这里也不是毫无用处,反正田大爷自己认为若真是小驴子的推测是正确的,蹲在这里或许真的有一些发现。
  一般除非有病才会大半夜一个人蹲在某个地方,搞不好就好阴差阳错看到一些不该看的东西,当恐惧升级的那么一瞬间,接下来就会陷入无限的遐想,所想的事情都是恐怖的事情。
  就算运气好见不到什么不该看的事情,这样的地点场合就是想要不多想都不行,可田大爷偏偏是个例外,毕竟都已经在这好几十年了,什么没见过?
  现在的点有就是晚上八点来钟,距离半夜还有很长一段时间。
  没多大会就进屋去把一些该用到的东西都整了出来,弄来一张凉席铺到屋门口,也带了铺的盖的,顺手也把屋子里的灯给关掉了,四周一片昏暗。
  突如其来的黑暗能带给人一些莫名的恐惧,就连田大爷这样什么都经历过的老大爷也是心理有那么一点点发毛,钻进了被窝、盖上了被子,就露出一个脑袋来。
  眼睛死死盯着一个地方来,也就是桥中央!
  大桥之上也是算是车来车往,毕竟是国道,可唯一的确定就是这座桥两头没有监控,这是一个很大的问题。
  也就是十点钟左右,那边的酒也算是都喝完了,站在门外都能听到打牌声,当然了,喊声更是打,听声音貌似毛毛是庄家一样的,喊着什么,“扫通,上钱统统!”
  “我靠了。毛毛,你吃吧屎来的!”
  这话的意思也就是说庄家牌运不错。
  “等会,我去拉泡尿。”夹黑砖起来了。
  “咋俩一路。”老黄牛也起来了。
  两人出门往外走,拉客就很主动,“继续,我帮他俩看一把。”
  “快啊,继续。”吊九万也跟着催。
  那没办法了,毛毛都无所谓的。
  这间屋子距离河边也是有一段距离的,占地位置也是蛮高的。这么说吧,也就是顺着河边和屋子这边走,东边不远有一条小路是可以直接上去的,是个小斜坡。而屋子后面距离河边还是有一段距离的,更是有一个高低,大概也就是一米多高。
  两人就站在屋子后头,冲着滚滚黄河水尿。
  当然了,一般人也没有这样的能耐。
  或许,换一个小孩子来还真有这种肯可能。
    “十块,看谁尿的远。”
  “好。”老黄牛一口就答应了。
  两人站那都掏出了要用的工具,第一个有进度的是夹黑砖,运足了一股劲,好险差点尿一裤腿,还骂了一句;“玛德。差点尿一身!”
  也不怪他无力,不知何时起了北风了。
  老黄牛很明显就是内劲不足了,这才刚看到有点出来的苗头,一个不小心就掉了下去,“你推我干啥玩意。”仰头就是一句,幸好不是很高。
  也没有什么石头、砖头什么的,都是不怎么纯的沙土。
  这一张嘴就好了,夹黑砖想闪都闪不及。
  哗啦啦的一股子就给他来了一个狗尿临头,这味就一个骚啊,“卧槽!玛德,你给我下来。”生气是必然的,一副要打人的样子。
  简直不要太无耻,推我下来还尿我一头?老黄牛很气,“就知道是你故意的。你给我下来!”刚才明明就感觉到了是这个家伙推了自己一把,不然怎么可能会掉下去。
  夹黑砖也是冤枉,都尿了人家一头,关系再好也得打啊,忙解释说;“我真没推你下去。谁要是推你了,谁全家死光光!”
  这话也就是刚说完,一个不稳也是掉了下去。
  啊!
  能听到夹黑砖喊,很惊慌的样子。
  之前老黄牛掉下去的时候也有喊。
  夹黑砖光顾着喊了是没听到,了老黄牛可听到了一句;“让你尿回来不就行了吗。”
  没有什么可犹豫的,老黄牛直接掏钱瞄准。
  都不用掏枪的,子弹早就上膛了。
  掉下去感觉不到疼,就感觉脑袋上一热,要多骚就有多骚,一下就能想明白是怎么一回事,打滚往一边跑,都不敢回头看的,滚到一边才回头,果然是看到了想象中的场面。
  强忍着怒气,夹黑砖来了一句;“这次扯平了吧。”
  “就算扯平。”老黄牛气也顺了。
  其实,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尿会来也就是了。
  找一个尿回来的机会很不好找,真要是这个事情过去了一段时间找个机会尿回来,那时候俩人非得拼命不可。这个时候刚好有这么一个机会,只能不了了之。
  两人谁也不吹亏。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