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科幻小说 - 夜色勾魂在线阅读 - 第43章 有个鬼招手

第43章 有个鬼招手

  “可别说,这个小六子可真是一个狠人啊!”
  怎么就狠人了?反正田大爷是想不通。
  根据他对毛毛的了解,这小子虽然平时为人处事上赖皮一点,跟家里人混账一点,也没有什么太大的缺点,也不至于会干出那种杀人放火的事情。
  看表情就能看得出,小驴子也是犟驴的脾气,“看来大爷你是不相信了。别忘了,不是只有像我这样的混蛋才能干出一些混账事。有时候一些看上去很老实的老实人被逼急眼了,不动手就不动手了,动手就得死人。”
  田大爷心想,你也知道你自己混蛋啊?
  “根据我的推理。一定是那个小六子弄大了那个傻姑的肚子,事后发现竟然感染了那种治不好的病,所以一怒之下就干出了杀人放火分尸的事情。”
  “你怎么什么都知道,还杀人放火?就算你推理的对,杀了人找个地方藏起来就好了,干嘛非要分尸?”
  “分尸不是我的啊,是他自己说的!”
  “好。就算他自己说的!你认为他都干出了这样的事情,还能到处去说,活腻了?”
  小驴子一时之间都不知道说什么了。
  “现在唯一能证明的方法也只剩一个了。”小驴子想了想才道。
  不是只有听说了三人的那些话,小驴子之前也是看到了有人往河里扔东西,好大一坨的样子。毕竟小驴子去的要早一些,比毛毛还先一步和拉客打个对脸。
  当然了,大晚上的谁也不认识谁。
  两人压根就不认识,脸对脸也不知道谁是谁。
  “你想干嘛?”
  瞅他的样子是想干点什么大动作,田大爷很慌。
  “我已经想好了,咱们就从桥西开始着手调查。一定要把尸体给捞出来,证明我说的是对的!”
  “尸体?桥西什么尸体?”
  “到时候你就明白了,现在说这些都没有。”
  小驴子还是一个行动派,立马摸出手机打电话,通了就是一句;“过来接我来,我要回家。”
  说完就挂了,都不带听那边怎么说。
  田大爷一下就看明白了,肯定是跟他爸妈打电话。
  就这种说话态度,换个人谁搭理他?
  这样的性格也是爹妈惯出来的,怨不得别人。
  这一通电话过去,不到半个钟头,小驴子爹妈就来到了这边,小驴子是满脸的不耐烦,“不要打招呼,赶紧走吧。大爷别出来送了,回去歇着吧。”
  这话一说,当父母的孩听高兴。
  儿子是改变了很多,以前哪能跟人说‘让人家回去先歇着’这种话,很明显是上进了。
  这边田大爷可一点都不清楚,压根就不明白这两口子从内心而言对他的感激有多大。
  只剩一个人的时候就开始思考了,“这家伙该不会是打算捞尸吧?”几乎是想到这种可能的瞬间,一瞬间整个人就不怎么淡定了。
  吧嗒吧嗒抽了几口烟,摸出手机给家里打了一个电话,接电话的是他老伴没错,也没好意思直接问,先是聊了几句,然后才换个说法说;“咱家那电也该换了,平时怪风下雨什么的总是漏电。待会你去老崔家一趟,看看六毛那小子在家没有,他不是以前在工地上搞水电的么,一会让他给他打个电话。”
  很平常的对话,他老伴也是听不出什么猫腻。
  的却是像田大爷说的这样,家里的线路的却是个隐患。
  等了也就是十分钟不到的时间,电话就响了,听里面说;“刚才我去了,六毛没在家,好像是出去了。电话我要过来了,你要不要给他打一个?”
  “好,电话给我。等会,我找个东西记一下。”
  上了年纪的人都是这样,不像年轻人一遍就记住了。
  基本上能确定六毛是没在家没错,这一点刚好印证了之前小驴子所说的那些。可田大爷也不能打过去电话就直接问人家在哪,也不能问刚才有没有从大桥那边过有没有扔过什么东西什么的,这一问就得让对方警惕。
  当然,不是已经相信小驴子的话才有的这种咕噜。
  合计了好大一会,还是没打这个电话。
  此时的六毛开摩托车带着吊九万和拉客已经来到了那边,夹黑砖正在这里等着,至于老黄牛和毛笔那两位还在某个地方躲着,就是要拉来一个时间差。
  不是太久,也就是前后错开几分钟就到了。
  酒菜什么的还是之前的酒菜,就听老黄牛说;“咱先说好,先把酒钱兑出来。”
  就是这么直接,不直接都不正常了。
  说好的拉客请客,自然是拉客掏钱。
  该说的都说开了,该掏钱的掏钱了,这几位也没有谁不高兴。这要是这俩人这么大方就不正常了,毛毛更是打趣说;“咱先说好,手机都关机。别弄类动不动就手机响,看我。”说着就把自己手机给关机了。
  以至于后来田大爷想出了一个套话的套路都没能打通电话。
  “你还有脸说,哪次不是你电话响。”
  “这回装多少钱,够输的不?”
  “别等会嫩爹又过来。”
  三人是一句接着一句怼,毛笔最善良,“天天啊咋人家,嫩咋都内半熟。”这句话就是家乡话,意思也就是说天天怼人家,简直是牲口!
  这一说,那几位都笑了。
  拉客还来了一句,“你啊咋人家类少是咋?是不小六?”说着还看了一眼。
  “滚。”
  这些都是常有的事情,互怼。
  怼毛毛几乎是一种常态,几乎是这几位聚在一起就是各种怼,可着一个人怼。
  毛毛的外号也多,什么六毛、小六都算。
  六个人三箱啤酒、两瓶白酒也算是不少了,酒刚喝一半就有点高了都。不知不觉间,门自己开了,正对门坐着的吊九万抬头打了一声招呼,“回来了,你自己玩去吧,今晚我没空。”
  说的跟真的一样,也就是酒话。
  夹黑砖就很配合他哥了,“把门关上。”
  也就是那么一说,门竟然真的关上了。
  这下可是不得了了。
  “嫩三别不信。”毛笔压低了声音说,“这种地方是很容易撞鬼的跟你们说。就他弟兄俩干的这,那是必须跟一些嫩三见不到的东西打交道,知道不。”
  大晚上聊这个也吓不到说。
  也就是毛毛心里有点慌。
  本来就是他最能喝,而且还可能是心里有鬼的缘故。
  “半熟是咋!白天不说人晚上不说鬼,别说这了。一会这吓死一个不!”
  “我靠。这就你怕了?”老黄牛一脸不屑。
  拉客也是笑眯眯。
  不仅仅是笑眯眯,还补充了一句;“说出来你们可能不相信。”
  “那你别说了。”
  拉客才不管毛毛,继续说;“就刚才,刚才我一个人在桥上等。你们猜我看到了什么?告诉你们,我看的是清清楚楚,桥中间有个女的冲我招手,还喊救命!”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