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科幻小说 - 夜色勾魂在线阅读 - 第40章 捞尸人

第40章 捞尸人

  强忍着过去抽他冲动,选择继续做一个聆听者。
  不是没有试着劝过这小子,这家伙简直就是油盐不进的那种小混张,从小到这么大慢慢养成的这股子混长劲不是说改变就可以改变的,谁也没有这么能耐。
  “你这样的,高僧都拿你没辙。”
  小驴子想了想,点头;“也是哈。这个年龄段想我这样霸气的没几个。谁家的孩子不是跟个傻子一样听父母的?那种人活着有什么意思,要干嘛就干嘛?
  活就要活出一个自我,我想干嘛就干嘛。”
  “牛逼。”只能这样说了。
  “来,再来一根。”小驴子又递上一根烟。
  “干活不着急,天还早。大爷你该不会不知道我来这里是干嘛的吧?虽说是来跟你帮忙的没错,我不想干就可以不干的,你敢逼我干活。”
  谁逼你了啊?田大爷都很无语,“不敢,谁敢逼你。我知道你那条刀疤的来历。”直接就投降了。
  不投降都不行的,惹不起啊。
  “之前大爷你不是说了么,你们这行经常遇到一些灵异事情。那么来说的话,大爷你肯定常见鬼了?”
  常见鬼?这叫什么话!
  常见鬼还得了,还能活啊。
  “也没你说的这样夸张。这种事情是要看时机的,那玩意可不是想见就能见着的。基本上都是不经意的情况就撞见了,这种几率很低,一般人这辈子都别想遇到。”
  “这样啊,这样我就放心了。”
  你放心了?
  田大爷想通了,他的意思是说他不是一般人。
    “我这样的根本就不是一般人,肯定是可以见到的。”
  都不清楚这家伙哪里来的自信,这股子自信让人很无语。
  田大爷是多么希望赶紧让这家伙撞鬼,吓死他算逑。
  人老成精是一点都不假,田大爷今年都已经五十多了,忽悠一个小孩是一点问题都没有。这会就说;“机缘巧合是很重要的,不要总想着自己是来见鬼。有时候越是刻意就越是见不着,就算我们都能见着,你就偏偏见不着。
  现在的你就什么都不要想,别整天竟想着见鬼拍个照什么的,你越这样就越见不着。
  你想啊,鬼啊什么的都是不能见光的东西。
  谁知道人死了变成鬼都有什么样的能力,万一鬼能感觉到你就是来拍照的,曝光的。你说那些鬼啊什么的能不逼着你,能不看到你就跑?”
  听起来蛮有道理的样子,小驴子都点头了。
  “就当你是来我这里工作的小学徒,学打鱼技术的。慢慢试着融入现在的生活状态,当你完全进去角色的时候。保不齐哪天不经意见就会见着那些不干不净的东西。”
  “大爷,我们赶紧干活啊。别聊了。”
  田大爷都楞了一下,这家伙。
  这边一老一小开始了晒网的工作,河对面也有一条小船缓缓出发,小船也就是那种不是很大的渔船,长也就是个三米多长,宽也就一米多宽,船身全是木制的,缝隙之间用的是桐油。
  用什么的都有,也有用那种修路的柏油代替的。
  撑船完全不用浆,用的只是一根细长的竹竿,大概有个四米来长,长度完全是根据河水的深度。就拿这片河水的深度来说的话,两边也就是三米多深,也只有之间更深一些,四米来长的竹竿是完全够用的,一下就能撑好远。
  “大爷你看,船上那个家伙事干嘛的。”小驴子就很好奇。
  “他啊。他就是一打捞垃圾的。”
  “垃圾?”
  “你没看到,穿上有个网兜。”
  虽然是距离有点远,小驴子也是隐隐看到了那家伙举起了所谓的网兜。
  “这年头真是干什么的都有,这有什么可打捞的。掉河里淹死就值当的了。”
  话刚说玩。
    “你这个乌鸦嘴!”
  “看吧,我说什么来着。”小驴子赶紧看热闹。
  是不是小驴子乌鸦嘴不清楚,乘船的那位还真是不小心落水了,可一下就窜了上来,一身湿漉漉的上了船,还骂了一句;“玛德。别闹啊各位。”
  都不清楚这话是说给谁听的,那一老一小也听不到。
  田大爷自然是没有跟小驴子解释太清楚,解释清楚的话只是给别人带来些许不痛快。
  打捞河面上的垃圾只是一个表面上的掩饰,其实河面上也没有什么要打捞的生活垃圾,就是有也不会在中游,只能去河两边打捞,也不是有很多的漂浮物。
  干他们这种工作的有一个别名,捞尸人!
    顾名思义,就是专门打捞尸体的。
  看似不正经的工作,其实这种工作也很赚钱。
  河边总有发生意外的时候,而通常发生了意外的情况下,尸体得不到及时的大佬都会顺流而下,而这里的三个拐弯就是一个很好的地理位置,大部分尸体都会选择这里停滞。
  倒不是尸体有灵性会自己选择,只是被卡在弯道而已。
  有的甚至会被冲到岸边。
  中游很少见到尸体,也不是没见过。
  不小心的坠河的这位也就是跟田老也算不上是本家,只是一个姓氏而已。干这种工作的不是只有他一个,他们是哥俩一起从事这份让人闻风丧胆的工作,今天休息的那位是弟弟,他哥俩的名字也很有意思,或许是他们爹妈希望他们哥俩以后的路能越走越宽的缘故,故此命名为路,宽。
  撑船回到岸边的田路还在骂街,“就知道今天要倒霉,真特么倒了大霉了。”骂着就回去了。
  船上有跟绳子,直接栓好了。
  起到一个固定的作用,别让船跑了。
  刚回去就听到手机响,接电话都没好气,“谁啊,有屁快放!”这样的话很欠揍。
  “吃屎了你。是我。”
  田路一下就听出来了,“拉客。怎么有空给我打电话。”
  那边一阵说,具体也听不清楚说了些什么。
  最后挂断前的一句是;“那好,到这打我电话,我去接你。”
  听话音,是他的那位叫拉客的朋友什么的要来这里。
  下午也就不想着回河面了,随便弄点东西吃,换了身衣服就躺床上玩手机去了。
  一觉睡到天擦黑才醒,醒来之前还喊了一句梦话,“你敢!”挺大声。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