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科幻小说 - 夜色勾魂在线阅读 - 第19章 缠到死为止

第19章 缠到死为止

        肖家。

        此时此刻,这家算是彻底乱成了一锅粥。

        看热闹的村民里外三层把大门口一大片范围都给围满了,急得团团转的肖震坤就像是热锅上的蚂蚱一般。这个村里连个直系亲属都没有的,平时的人缘也算是败坏尽了。

        “怎么样了,四叔来了没有?”眼瞅着人回来就赶紧冲了上去问。

        不出钱都找不到人帮忙的,大家更喜欢看热闹。

        这也是一种生活常态。

        好比某个小区有一家尖酸刻薄的人家,谁会愿意和这样的人家来往?说个难听点的,就算是这家发生了死人这种大事,大家伙也是抱着看热闹的心态,能不帮忙就不帮忙。

        帮忙搞不准还会惹得一身骚。

        “四爷说了,随后就到。”

        “你别急。说说看,怎么了这是?”张德胜插嘴问了一句。

        这村也就是张德胜和这家的关系还算可以了。

        “看到了没有,张将军跟肖处长的关系还挺不错的。”

        “谁说不是啊。肯定是收了好处呗。”

        “好处个屁!俩人都是一样的货色。他家儿子儿媳都什么样了,现在可算是轮到这家了。这就是所谓的报应,你们都小点声。”

        “谁啊?就你声音大。”

        三五成群的就讨论了起来,围绕这点事。

        七嘴八舌说什么的都有,总而言之就是把张德胜归类成肖处长那样的人。

        处长不一定是一种赞美,这是大家私底下给肖震坤取的一个外号,和畜生基本是等义词的关系!

        屋里床上躺着的是正难受的金莲,状态完全是一种头昏呕吐浑身冷,全身上下要多不得劲就有多不得劲的一种装填。用王铁柱的话来解释说,“可能是撞邪了。现在也来不及说什么了,他姐都死了。”匆匆交代了一下就走了。

        王铁柱也会是没办法,家里还有个死老婆要善后。哪里顾得上小姨子?就小姨子的那种装填很明显就是撞邪了,从之前的种种状况推理出来一个结果。

        就连自己老婆的死都很不正常,必须得先赶回去。

        肖处长是没办法跟着一起过去,老婆也是不省心。

        “我就说不让她去,非要去。这下好了?搞不好她姐俩得一起走。”

        听肖处长这样一说,张德胜都不清楚要怎么安慰了。无奈一笑;“你这算个屁!我家什么情况你不知道?”

        “你家怎么了?”

        “你不知道啊?”张德胜都很诧异的。

        这就很尴尬了。

        肖处长的脸色有点不是很好看。

        毕竟人缘都已经那样了,谁会主动跟自己说那件离奇的事件?要他自己问谁也是没那个脸问,自尊心的问题。

        “唉。”张德胜叹了一口气,摸出旱烟点上,吧嗒了一口,叹道;“也就是昨晚天快亮的时候,你知道的。反正就是遇到了一些可怕的事情,现在还在家里躺着,都两天了也不见有什么好转。”

        “和我家这位一样?”

        “可不是咋地。要我说啊,你家婆娘也是撞邪了!这话我只对你一个人说,你想想看,你婆姐家是啥好人?”

        这叫什么话!

        可还真是不好否认什么。

        事实还真就是这个样子的。

        “行了。咱们也别说这些丧气话了。对了,你有什么想过咱们……”

        “咱们怎么?”

        “人来了,先别说了。”肖处长站了起来。

        大门口已经能看到李四爷的身影,身边还跟着一个李狗蛋。

        人刚走到大门口就已经看到了嘀咕的俩人,李四爷可没有心思去猜两人有嘀咕交流一些什么。大步走来,开门见山;“都不是外人,我也就是不藏着掖着了。这种事情是躲远些就躲远些,俗话说拿人钱财与人消灾。”

        李狗蛋差点没惊讶死。

        在场的听到这些也都是很惊讶。

        多年的了解,李四爷也是个爱钱的人?

        “四叔,这有点不像您啊。”

        “是吗?”李四爷倒是淡然一笑,给个解释说;“这叫对人不对事。”

        有句话,对事不对人!

        可这种话反过来说就有些耐人寻味了。

        不可否认,肖处长的脸色有些不好看。

        “四哥都来了,你还有什么不放心的。要我说,四哥你就开个价好了,明码标价不伤和气。”张德胜也只能这样打圆场了,谁让这位的人缘就那样。

        换做是自己都没底气的,张德胜也是心虚。

        “四爷,您开个价!”

        肖处长都已经做好了大出血的准备。

        事情还是要处理的,找李四爷也真是一个很合适的人选。

        “我也不坑你。你也知道的,一大把年纪还能干点什么?将来养老是指望不上这小子的,所以嘛……”

        “四爷。你孙子我可不高兴了,说什么呢。”面子上的工程还是要做一做的,李狗蛋反驳道。

        都懒得看这孙子一眼。

        “一口价,一万块就好了。首先,这种事情是给自己找麻烦,一旦被缠上再多钱都没地花。所以嘛……”

        “行!”

        真是不想听什么所以嘛,不就是一万块。

        一万块对肖处长来说完全是小钱,这些年赚的黑心钱很丰厚。

        “孙子。收钱了你!”

        啊?李狗蛋楞了一下。

        也就是楞了一下,“讨个吉利,拿钱吧。”不需要说什么客气的话,都已经明码标价了。

        回去取一万块小意思,家里有现成的钱。来回也就是两分钟,钱递给李狗蛋,笑容有点尴尬地看向了李四爷,“四叔,咱们这就进去看看情况?”

        “带路!”

          肖处长前面带路,一会就来到了金莲躺着的卧室。

        只是一眼就看出了门道,李四爷点点头;“和我进门之前所料想的差不多。你们先回避一下,顺便帮我把纸笔准备好,一会要狗蛋跑一趟。”

        话很清楚,貌似要开药方的样子。

        “不是药方,也差不多。”不需要解释太多。

        人都出去,直接就把房门给关上了,顺便反锁了。

        屋内只剩下李四爷和躺着床上一个劲难受哆嗦的金莲,两眼中还有未消散的恐惧。

        “唉。活得久了,真是什么稀罕事都能遇到。”

        有人走进感慨都无法让金莲转移视线看一眼。

        “无能的人会说想开一点没什么大不了的事情,睡一觉就过去了。我来告诉你说,这种事情是过不过的!那玩意缠上你可不是跟你闹着玩,会缠你一辈子,缠到你死为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