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历史小说 - 大明不可能这么富在线阅读 - 第二百八十一章 孙郎中的困境

第二百八十一章 孙郎中的困境

        小猴子领了皇上口谕连忙向兵部赶去。

        兵部办公所内,几位穿着绯袍青袍的官服的人正在办公。

        一个留着山羊胡子的中年男子,手里提着毛笔蘸着墨汁,一边看着公文一边写着什么。

        突然的他好像看到了什么不妥的地方,然后拿起笔准备写字修改,只是一看笔尖上的墨汁已经干了,再看看砚台不由得皱起眉头。

        这砚台也干了啊,他顺手的摸起自己的墨准备自己动手研磨,只是一伸手却现自己的墨不见了,他起身准备问问同僚是谁拿了他的墨,只是刚起身才想起自己的墨好像已经用完了。

        这..........

        也罢先借用一下同僚的吧。

        于是他看向旁边的桌子前的一个穿着青袍的同僚拱手问道:“张兄不知可否将墨借我一用?”

        姓张的官员抬起头看到向自己借墨的是他,顿时暗道晦气,但是面上还是笑笑:“原来是孙郎中啊,不巧下官的墨也用完了,您看要不您去别的大人那里问问?”

        “这......叨扰了。”孙郎中笑了一下。

        “没事没事。”姓张的官员也是客气的回应了一下然后继续低头看公文。

        只是他没有在意到自己的手边砚台前正好是一块新的墨摆在那里,而这个块墨被孙郎中看得是清清楚楚的。

        孙郎中知道为什么这位张姓官员不愿意借给自己墨,所以他也不想难为人家,毕竟圣人教导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怎么能将自己的困境加给别人头上,简直是小人所为!

        孙郎中看着周围的几位同僚,张口想说些什么,但是却闭上了嘴巴,算了还是不要难为自己这些同僚了,就算开口他们不会愿意借给自己的吧。

        所以孙郎中起身准备去库房哪里申领一块新墨,此乃办公之用这下不会再难为我了吧。

        孙郎中走进一个兵部的一处库房,里面管事的官吏此时已经晒着太阳流哈喇子了,孙元化见此摇摇头上前手指敲了敲桌子。

        “梆梆梆!”

        绿袍小官一抬头迷糊的眼里看到了一个穿着绯袍的人站在自己面前,顿时吓得起身就是鞠身参拜:“下官见过大人,下官知错了。”

        绿袍小官赶紧认错,绯袍官员最低都是四品以上,在这兵部这些穿绯袍的不管是谁只要是看他不舒服的,随便嘴巴里说说话,他的好差事就得丢了。所以这绯袍官员是万万不敢得罪的存在。

        “这位主事,我想领取一枚墨块可否?”孙郎中知道自己的处境,所以对这个绿袍的小官很是客气。

        绿袍小官听到这声音觉得很是熟悉但是却没想起来是哪位大人,于是连忙点头哈腰:“这是自然下官这就去给您取来。”

        绿袍小官连忙转身去取墨,一边取墨一边说着:“大人这是徽州府刚送来的歙墨,写字可好着呢。”取来墨块这才看清来人是谁。

        顿时绿袍小官心里一个咯噔,这不是孙郎中吗!

        于是这个绿袍小官站在原地一阵尴尬,他直接做出了一个令孙郎中感到愤怒的动作,将手里的墨块直接放了回去。

        然后面带歉意的看着孙郎中:“真是不巧啊,墨已经没了,要不您再等等?”

        “这是什么话,你身后的不是一块墨吗。”孙郎中急了,刚刚拿了一块墨现在看到是自己又说没了这不是睁眼说瞎话吗。

        “下官突然想起这块墨是侍郎大人定下了的,还请孙郎中莫要难为下官啊。”绿袍小官苦笑了一下,他能有什么办法,想起上面的交代,对这位大人就得这么来,可惜啊,虽然你得罪了天官还有堂官呢,除非是不想再这京城混了,否则谁敢与你啊。

        叹!

        孙郎中一甩衣袍,然后转身离去。

        回到位置上在已经干了的砚台上倒了一点点水,用笔磨一下将就将就弄点墨汁吧,先把今天给对付过去。

        他知道事情是怎么回事,可是他却只是无奈,再这么下去在兵部自己可就没法子做下去了啊。

        周围的同僚看着孙郎中这个样子,有些关系比较好的,实在是看不下去了,准备拿自己的墨递上去,但是被旁边的一个同僚给拉住了胳膊。

        “陈大人,天官和尚书大人的吩咐你忘了!小心你的乌纱帽啊。”

        无奈这位大人只能坐下了。

        这时一个青袍官员走来对着孙郎中说道:“崔尚书请孙郎中过去。”

        孙郎中只能跟着去了。

        他一走后,屋子里面顿时就热闹了。

        “可惜可惜啊,你说他那么固执干嘛,区区一个郎中还能与尚书大人斗?”

        “叹,以我看他是想办法离开这是非之地为好啊。”

        “哼!不过是一个四品郎中也敢跟违抗尚书大人之令,真是不知好歹啊!”

        “我看他这个顶乌纱帽是带不了几天了!”

        有人惋惜有人嘲讽,也有人叹气。

        “下官见过尚书大人!”孙郎中上前拜见崔呈秀。

        “怎么了,孙郎中想通了吗?”崔呈秀坐在正堂前看着公文头也不抬的说道。

        “敢问大人下官就算是想通了又能如何?”孙元化问道。

        “本官保举你今年再升一级。”崔呈秀眼睛抬起微笑着说道,他以为孙元化即将服软了。

        只是没那么简单啊,只见孙元化突然的身形一正,拿下了手里的乌纱帽。

        “下官身体抱恙还请大人准许我辞官回家。”说着孙元化就把自己的帽子放在了地上然后直接的就转身离去了。

        出了这正堂但他只觉得这天气顿时晴朗起来,这些时日压在自己身上的千斤重担好像突然就被拿开了。

        哈哈哈!这崔呈秀以为我会屈服与他吗!想用我去收买老师,简直就是痴心妄想!我就是不做这劳什子的官员也不会去做这小人!

        哼!

        看着这孙元化一甩衣袍离去,崔从秀变得满脸阴沉,真是敬酒不吃吃罚酒啊,想这么容易就走人!那有这么容易!

        崔呈秀看着这地上的乌纱帽,觉得这个帽子是那么的碍眼,顿时气不打一处来。

        “来人!把这孙郎中的乌纱帽给本官扔出去!”崔呈秀对着外面吼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