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玄幻小说 - 踏歌少年行在线阅读 - 第263章(二)

第263章(二)

        眼见着风卿与泰坦宗的众壮汉剑拔弩张,月沉阁女子们忙来相劝,泰坦宗壮汉发扬绅士风度不与风卿计较,可怎奈风卿丝毫不领情,阴阳怪气的声音缕缕出言挑衅。

        “玑国月沉阁乃当世闻名的一方巨擘,实力通天者不计其数,敢与我们叫板,当真不怕我们事后找上门来,要你们什么狗屁泰坦宗满门血洗吗?”风卿当真口无遮拦,夜无仇听到此话都觉得心惊,原本只是普通冲突,可风卿此话放出来,岂不是要上升到两个宗门的争斗?

        尤其是风卿还不知道对方的底细的情况下?难道他就不怕泰坦宗的势力比月沉阁更为庞大?

        泰坦宗显然不是善茬子,只见领头壮汉登时周身斗气缭绕,磅礴的气势节节攀升,好似高山仰止的岿嵬山岳般斗气波动,将这片狭窄的阁楼笼罩在内。

        普通客人顿时惊呼不已,眼见着要动手,他们都是能避则避,楼梯拥挤得险些发生事故。

        风卿俨然不惧,只见其掌间泛起凌厉的斗气气旋,万千细密的风刃不断绞杀,淡青色的波动四处蔓延,不弱于泰坦宗领队的气势登时攀登上来,两人就这样渊渟岳峙分毫不让。

        “没想到你这小白脸还是有两下子的嘛。”大汉咧嘴一笑,“但是越是这样我就越兴奋,我们泰坦宗遇强则强,从来不惧怕战斗,所有的压力都会变成我能前进的动力,来吧拿出你的真本事,让我见识见识所谓月沉阁到底有何能耐如此肆意妄为目空一切。”

        风卿嘴角涌现邪魅的笑,他也不多说废话,整个身形犹如虚幻幽灵,轻飘飘的拖拉着数道幻影,分作不同方向向壮汉袭去。

        这种诡异的身法当真令人目瞪口呆,夜无仇看在眼里,风卿的年纪看上去不过二十冒头,却拥有斗玄初期的修为,而且看上去他这种修为是实打实的靠修炼而来,绝非那种药罐子强行提升的。风卿斗气根基之雄厚,堪称夯实稳固,夜无仇扪心自问自己虽然能够击败驭兽们红发少年以及拥有强势功法的佟二,可面对风卿却没有几分胜算。

        店小二焦急的赶过来,眼见着自己阻止不了,便有急匆匆地跑下去了,显然是找掌柜去了。

        月沉阁的众女子急得直跺脚,可风卿的娇纵是她们阻拦不了的,因此只能由着风卿将事情闹大,却束手无策。

        “师姐,怎么办,若是一会打起来,到底如何是好。”一女子问向月沉阁领队的道。

        “蓉蓉现在不在附近,治不了风卿,风卿自幼便得师傅青睐,这么多年养成的娇生惯养的脾气是我能没办法改变的。既然这样,只能先护住风卿的安全了,若是泰坦宗打算以多欺少,那么我们必然得加入战斗!”师姐冷静地盯着场中的变化说道。

        “可是师傅嘱托过我们,大陆奇人异事数不胜数,要我们低调行事切不可与人发生争执……”

        “那师傅说没说过,要保护风卿安全?”师姐嘴角涌现一抹苦笑。

        “这……好吧。”

        蓉蓉?夜无仇的脑海中登时浮现出在静虚悟道府的时候,

        就在众人各自想着各自的心思的时候,场中二人已经轰然首次交锋!

        风卿虽然行为出事令人恶心,可动起手来却是大开大合,只见他整个人弓起马步冲拳而出,强劲的穿透力圈圈从其胳膊上层层叠叠涌出,拍岸堆雪,绵绵不断的劲气灌注其上,泰坦宗领队顿感极大的阻碍横亘在自己身前。

        在风卿这般凶猛的攻势下,壮汉虽然体格魁梧,可仍然不住倒退,沉重的脚步跺在地面上让整栋茶楼都处于摇晃之中。

        “有点意思。”领队粗犷的笑声响起,只见其双臂上土黄色的光芒随着时间的点滴流逝而变得愈发耀目,最后竟然形成土黄色的鳞甲,就好似穿山甲的鳞片,散发着莹润的光泽。

        随着这样鳞甲的出现,本是处于略微吃亏状态的领队蓦然将局势翻转,那种源自身体潜力的爆发与调动,让夜无仇着实为之吃了一惊!

        这是……体修?再仔细观察,夜无仇确认了这个想法,他压抑住内心的震惊,看了看自己的双手,天玄绝手以及天玄体修都属于体修的范围,只不过天玄绝手之所以能够成为单独门类的技能,不过是注重于掌上功夫与变法招式。

        人体的潜能也是极为庞大的力量,夜无仇原本以为只有天玄绝技才能够有这样的高明认知,可谁曾想泰坦宗亦能够察觉且专注于这方面的修炼,这不得不说是很让人敬佩的事情。

        要知道天玄剑神乃半神之人,堪称人类最强者之一,而名不见经传的泰坦宗竟然能够拥有这等先进理念,不得不说是用于开拓的创新者。

        领队的周身肌肉宛如板结,筋肉之间爆发的力道好似闷雷,他双臂发力朝风卿推搡过去,简单的动作顿时夹杂着空气的震爆声,铺天盖地的力道朝风卿袭来。

        风卿脸色微微凝重,但他却也不慌,只见其脚尖连点身形轻盈,变拳为掌幻化无形,在这样运行的过程中有种神奇的力量支撑着他改变了领队攻击的气流方向,又以四两拨千斤之技巧运作经营,巧妙地将气流疏导浚通,达成回环之势。

        “哦?”领队一愣,他自打在江湖上摸爬滚打这么多年,还是头一次看到有人用这样的方式化解自己本体力量的袭击,原本碾压的一幕并没有上演,那被揉成团的气流蕴藏着自己绝大部分的力量。

        见到此幕,月沉阁众人并没有意外,师姐笑道:“这是师傅的霁月转轮术,没想到风卿进步如此神速,竟然连这等神功都习会了。”

        师姐身后的其他女子眼中充满复杂的情感,要么羡慕要么嫉妒,可没有例外,这些情感都是统统来源于对霁月转轮术的憧憬。

        听者有心,夜无仇暗暗将这种神奇的功夫记在心里,他悄悄对两位同伴道:“想不到今日得以大开眼界,谁曾想这小小的茶楼,竟让见证了两门奇异的功法之间的碰撞?”

        格雷米深有同感道:“泰坦宗显然注重肉体的锤炼,可他们究竟是怎样将肉体本源的潜力激发出来,确是难以理解的怪事。反观月沉阁的所谓霁月转轮术倒是可以理解,那需要极度精准的控制力以及差之毫厘失之千里的细心程度,我都可以想象得出,若是辅佐以强大的斗气修为,移山填海扭转乾坤并非难事。”

        夜无仇似懂非懂的地点点头,旋即将目光放在打斗的二人身上。

        风卿双臂圆润的凭空画圆,大有融爕的气概,可他离那种大成火候还差很多,所以也就难免磕磕绊绊并不能将所有攻击尽皆纳入轮转之中,他闷哼一声,就算是漏网之鱼轰击在他身上,也足够他喝上一壶的了。

        泰坦宗的功法恐怖如斯,体修的威力恐怖如斯,相比于斗气的精致运作,体修的战斗拳拳到肉酣畅淋漓!

        夜无仇虽然只是管中窥豹,但足以觑见一斑,他内心中爬罗剔抉将各个方面分层次作比较,并且将某些技巧不动声色的记在心中。

        “喝!”风卿怒喝一声,只见揉转的双臂戛然而止,随即倏然更换套路,狠狠地向前推去!磅礴的力量似蛟龙入海如猛虎下山,呼啸而过的是将空气逼退的强劲反击!

        茶楼顿时发出簌簌的震荡,窗户的窗纸四分五裂,茶桌上的瓷器被颠得嗡嗡直响。这样的躁动持续的大概两个呼吸的时间,一切终于达到临界点!

        咔嚓!木桌登时碎作两瓣,瓷器更是稀里哗啦摔落一地,眼见着阁楼的栋梁出现裂痕,夜无仇与格雷米相视一眼,格雷米会意,他的斗气如精灵般幻化成屏障,将对战二人之间的暴动封闭起来。

        楼梯上匆忙跑来一个人,此人商人打扮,一见茶楼二层的模样登时叫苦连天。

        “泰坦宗,就让你见识见识我月沉阁的霁月转轮术是何等的威力!”风卿露出邪魅的笑,于此同时双臂之间的酝酿再度涌现,与刚刚离手的攻击达成无缝连接。

        皎洁的月色散发出氤氲的光辉,其中一道光辉轻轻注入攻击当中,感受到其上的翻天覆地改变,领队的脸色变得很难看。

        很容易察觉到,这道攻击的本体是自己所发出去的,这霁月转轮术的诡异之处正在于借力打力,将自己的力量返还给自己,这何尝不是逆天改命的绝招?

        领队虽然有些惊慌,可他还未达到失措的程度,对于体修而言,最不畏惧的便是挨揍!

        只见他发出震耳欲聋的嘶吼,土黄色的光芒强盛地凝聚于其胸前,厚厚的角质层赋予其近乎变态的防御力,但这样还没有完,领队在这瞬间作出的应对之策可以说圆满周祥,他双臂青筋暴露,骨缝中发出吱呀的声响,旋即,整个身体以腰为中心扭转成最大限度,猛然击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