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修真小说 - 剑灵仙穹在线阅读 - 第269章 魂归来兮

第269章 魂归来兮

        拂衣任由河水拂过自己的身体,稳稳漂浮在宫殿群正中,目光一寸寸扫过每一个角落。当完全看清了此处的建筑分布与造型,她心中有种荒诞又玄妙的感觉,因为此处与东青殿实在太像了。

        闪烁着浅青色灵光的透明晶石,六边形的内部构造,以及神识能够探入的两座侧殿正中,那与祭祀台一模一样的六边形晶石台,无一不表明了此处与东青殿的关系。

        “两个都是小秘境,一个在缚龙域,一个在苍云域,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没听说过秘境还会分裂成两份......”拂衣很快找到了正殿的位置,但她没有急着闯入。东青殿内的经历让她不得不防备到极致,毕竟这一回,她是独自一人。

        “东青殿里好像有种引人生出幻觉的力量,‘魂归来兮我族复兴’......这话到底什么意思?缚龙,困龙,难道这一切又与龙族有什么关系?可是这话里的魂究竟指的是什么魂?”

        拂衣一直记得东青殿祭祀晶石台上丢失的雕像,那里分明应该有一尊妖族像,如今看来很有可能是龙族,可是此处侧殿的晶石台上,同样是空无一物。就好像有谁故意将这些曾经的辉煌带走,不给这世间生灵探索的机会。

        “龙族......”拂衣沉吟片刻,在脑海中翻找着一切有关龙族的记忆,可惜世间流传甚少,能被她知晓的更是不多。

        青龙一族在记载中一向代表着生机,这“生机”与产生万物的源生机不同,而是木之生机,性温和、主修复,可治愈世间包括灵植矿材在内的一切“生灵”。

        但仅凭木灵气无法孕育出生命,这就是拂衣迟迟不能把东青殿祭祀台与龙族联系在一起的原因。

        生万物者,道也。而“道”在世间的化身是三清道祖与七大妖祖,就算生灵要崇尚祭拜,那祭台上也该是三清道祖像与七大妖祖像,而不该单单只有龙族。

        木灵气固然重要,金水火土、时间空间同样重要,为什么偏要建立一个东青殿?

        拂衣还记得器灵当时所说的话,道是东青殿曾是盛极一时的祭祀圣地,修士们跪拜石台上的雕塑,祈求获得更加强大的力量,祈求雕塑真身庇佑自己。器灵说这话时神情鄙夷,颇为不屑,还曾说这雕塑一族自身都难保......

        “那些话不是作假,难道龙族曾经主宰过整个三千域?这也太玄乎了。”拂衣摇了摇头,旧事不可追溯,至少眼下她找不到任何实际的线索。

        晶石有令人生幻之效,可拂衣一向秉持来都来了原则,不可能放弃探索的机会。她神识一动从储物戒中取出一支精品宁神香点燃,又将在渡厄域替齐誉买剑时摊主搭上的菩提果取出,待心境明显静如止水,连一丝波澜都不再生起起,拂衣才向宫殿内部缓缓游去。

        正殿并不位于宫殿群正中,而是在整个殿群的东边,这一点更加印证了拂衣心中猜测,此处必然与东青殿有着极大关联,甚至有可能本就是一体。

        进入宫殿群范围的瞬间,她忽然感到浑身一轻,整个人向下方迅速坠落,运转灵力稳住身形才稳稳落在地面。原来殿群内部与河流之间,有着一层看不见感应不到的屏障,里面干燥且温暖,灵气分布均匀,完全不受河水与炽热山脉的影响。

        拂衣左手持香,右手捏着菩提果,没有浪费时间进入那些神识可以探入的宫殿,而是一步步走向穿不透的正殿。

        每一座宫殿,都如同一整块晶石凿刻而成,没有一丝缝隙,完美得令人惊叹。晶石原本是透明的,但其表面始终有浅青色光芒流转,光线好似一缕缕游动的雾,看得久了,识海就会一阵阵闷痛。

        “难道这光芒之中隐藏着令人生幻的力量?这里晶石尤其巨大,看来致幻能力比东青殿还强。”拂衣不敢再观察流动的青光,尽量错开视线,虚化目光,一步步靠近了正殿入口。

        大殿并无门,只有一道水镜般的屏障隔绝,靠近时只能看到自己的倒影,无法看透里面的情形。拂衣谨慎地祭出一丝金灵力,悠悠飘向水镜入口,只见水镜生出圈圈波纹,很快又恢复了平静。

        她感觉到那一丝金灵力并未消失,而是顺利进入了大殿之中,这才迈开脚步闪身穿过水镜。身体被一层薄膜包裹,在用力往前走的一瞬间,薄膜顺利破裂,任由她进入这座不知空旷了多久的大殿。

        时间在这里无法生效,拂衣来到殿内的第一个念头便是如此。六边形巨大祭台傲立于正中,四根晶石柱在东南西北四方支撑着殿顶,地面没有一丝裂纹,空气中不存在一粒尘埃,如同一个被时间遗忘的地方。

        “还是没有雕像。”拂衣一眼就看到了巨大祭台上的空白,靠得近了,即可看到祭台顶端并非平平整整,显然是曾经连接着什么,后来被外力给摧毁了。“也不知这祭台内部会不会有东西。”

        东青殿内的小祭台就藏有器灵碎片,不出意外的话,这一处祭台应该也能储存宝物。“上一次开启祭台,除了器灵古里古怪的符文,还需多人一起注入灵力,不知靠我一人能否启动......”

        拂衣有些怀疑,钟韵眼下不知所踪,定是循着灵觉去找适合自己的宝物去了,而宋鸿远应当不属于器灵所说的“有缘人”,就算来了也不一定有用。

        “可判定有缘者的依据究竟是什么?我与钟韵、长离还有器灵之间究竟有什么联系?”拂衣实在是闹不懂,前世的她什么都没掺和,这一世怎么老是跟这些事扯上关系?

        “遭了,心境开始浮躁了。”拂衣很快意识到自己的忧虑来得太过突然,她已经很久不再为这些事烦心,可是刚进殿不多时,就又有了那种受限于境界什么都不能做、什么都不知道的无力感。

        好在情绪并未持续恶化,没有陷入执念无法自拔,更不曾有进入幻境的征兆。为了防患于未然,拂衣还是再次取出一支宁神香,让两根线香围绕着自己缓缓转动。

        做好一切能做的准备,拂衣稍微松了口气,然而正在此时,她忽然听到了一声苍茫悠远的叹息。

        魂归来兮,我族复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