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都市小说 - 非凡保镖在线阅读 - 第四百九十三章 不过是路人甲而已

第四百九十三章 不过是路人甲而已

        沈业君再次挂电话,这次张云飞没再拨回去,关电脑离开办公室。在通道遇到孟子雨,手端杯子,咖啡香气飘来。

        “不要太晚了。”张云飞关切地道。

        孟子雨眼神幽幽暗暗,轻轻点头:“好。”

        张云飞想说什么,张了张嘴,觉得自己说什么都不合适,只好什么都不说。

        两人擦肩而过,孟子雨走了两步,转身回望,张云飞已快走到出口,从这里出去,就到商务部办公区。

        孟子雨痴迷目送他挺拔的背影转了个弯,消失不见,才慢慢回自己办公室。

        张云飞先去接秦沐再回家。推开家门,饭菜的香味扑鼻而来,小巧的饭桌上堆满了菜。刘芳腰系围裙,笑着从厨房出来,瞟了儿子一眼,招呼秦沐:“小秦来了,快过来坐,可以吃饭啦。”

        秦沐笑靥如花瞅了张云飞一眼,先去洗手,再帮着盛饭,边笑道:“阿姨好偏心,做的全是张云飞爱吃的菜。”

        桌上的红烧鲫鱼,清炒大白菜,莲藕炖排骨,都是张云飞爱吃的。

        “呵呵,小飞好些天没回家吃饭,一定馋得紧。阿姨不偏心,明晚做你爱吃的。”刘芳看看眼前一双小儿女,眼里全是笑意。

        “你不是最爱吃饺子吗?”张云飞作惊奇状:“我们为了做你爱吃的,花费很多时间哟。”

        “哈哈哈。”刘芳开心大笑。

        秦沐莞尔。她确实爱吃饺子,特别是香菇鸡肉馅的。

        笑声中,张云飞的手机响,姜小鱼打来的:“张总,沈总太热情了,我有点害怕。我们看了四处房子,最后相中一套高层住宅的公寓,房子很好,电器齐全,就是租金有点贵,要一千二百元。不过我租得起,我从这个月开始拿行政总监的工资嘛。

        中介说押金三千元,可以月付,可是沈总非要帮我付一年。吓死我了。最后还是你出面,他才不管了。我刚交了租金押金,拿到钥匙,晚上清洗一下,就可以入住了。”

        小妮子并不傻,沈业君一次性掏两万多元,肯定有目的。

        张云飞确定她的住处安顿好,总算放心,问明她手头有现金,不用打钱给她,又问沈业君。

        姜小鱼道:“气走了。”

        这一晚,刘芳开口,秦沐留下。

        一夜翻云覆雨,被翻红浪,酣畅淋漓。

        两人相拥而睡,张云飞睡得正香时,先是被新年歌的音乐声吵醒,那是门铃,接着一阵清脆的笑声冲进耳膜,然后无数女声不分先后响起,一墙之隔的客厅瞬间有如菜市场。

        张云飞以为自己在做梦,直到怀里秦沐推了推他,茫然道:“发生什么事?”

        她也被吵醒,一脸懵逼。

        张云飞侧耳细听,声音很近,近到就在房门外。

        “余大妈。”他听出房门外的声音正是前天晚上和他打招呼的余大妈,不禁问秦沐:“大清早的,她到我家干什么?”

        余大妈为人热心,又喜串门儿,简直把小区当成四合院,东家孩子考试不及格,西家男人这个月多领二十元工资,她都门儿清。

        她常挂在嘴边的话是:“我在家里呆不住,就喜欢到处串门。”

        没门儿可串的时候,她会带一只红色塑料小凳子,在小区中间那片空地闲坐。每天早晚,常有同龄人带呀呀学语或是刚学会走路的孙子过来玩耍,也有一些放学回来的孩子在这儿玩。

        张云飞年轻,又早出晚归,余大妈再热情,也找不到借口过来串门儿。今天这是怎么了?

        外面热闹得像菜市场,犹以余大妈的大嗓门最为响亮。秦沐听了一会儿,道:“不止是她,还有好多大妈。”

        张云飞翻身而起,套上睡衣,帮秦沐盖好被子,开门出去。

        门一打开,他眼前一阵眩晕。不大的客厅上满满当当全是人,确切地说,全是五六十岁的大妈。余大妈喧宾夺主,坐的是主位。她眼尖,见房门打开一条缝,露出张云飞那张帅气的脸,便热情招呼:“小张快来,我们喝冰冻的饮料呢。”

        你一个快六十岁的人,还喝冰冻的饮料?

        张云飞凝神细看,大妈们可不是人手一罐雪碧或可乐?

        余大妈嘹亮的嗓子像是指示灯,齐唰唰一片视线投了过来,大妈们纷纷热情招呼,响成一片,张云飞怔是没听清她们说啥。

        张云飞心中一万头草泥马呼啸而过,脸颊抽蓄,正想劝她们离开,就见母亲端一盘切好的西瓜放茶几上,笑吟吟道:“冰过的,现在吃刚好。”

        大妈们客气了一下,吵嚷一片,然后无数只手伸向茶几中央那个大盘子,大盘子瞬间空了一半。余大妈扬了扬手里的西瓜,不忘打呼张云飞:“小张,吃瓜。”

        看这熟门熟路的,不像第一次来啊。张云飞关上房门,倒在床上,痛苦呻、吟:“我们去隔壁继续睡吧。”

        “好主意。”秦沐赞成,飞快起身穿衣服:“现在就去。”

        两人手牵手出现在客厅,大妈们一双双眼睛像探照灯,在秦沐脸上身上扫来扫去,刘芳刚说一句:“厨房有豆浆……”声音淹没在一片询问声中。

        门关上的刹那,秦沐听见某大妈道:“现在的年轻人哪,真是太自私了,睡到日上三竿不说……”

        “她这是说我吧?”秦沐问张云飞,也不知她们发现自己在这里过夜,话会说得多难听。

        张云飞道:“你认识她是谁?她说什么,说谁,重要吗?不过是路人甲而已。”

        是啊,何必因为一个不相干的人随便一句话而不开心呢。秦沐紧了紧张云飞的手。

        张云飞出门开门关门,两人继续睡。一觉醒来,窗外红日偏西,已是下午五点多了。

        回到隔壁那套两居室,一地的瓜子皮、纸屑,刘芳正在打扫,见两人进来,头也没抬道:“你们吃饭了没有?”

        “没呢。”张云飞边开冰箱边道:“这些人到这儿干嘛?”

        没得到回应。

        张云飞转身望过去,只见刘芳幽怨地看他,半晌道:“不是你让他们来吹空调的吗?她们一来就不想走,午饭还想在这里吃,我没接茬。她们匆匆回去吃饭,又急急赶回来,要不是要去接孙子放学,怕是一直闹腾到晚上呢。”

        张云飞大惊:“我什么时候让她们过来了?”

        一进门就帮着收拾的秦沐慢悠悠搭腔:“前天晚上,你不是让他们过来吹空调吗?”

        “我那是客气话好伐?”

        “可她们当真了。”

        一老一小两个女人幽怨地看他,张云飞只觉头皮发麻,道:“她们不会打算天天这么闹腾吧?”

        刘芳凉凉道:“她们还想拉更多的人过来呢。老余说,我一个女的,谁谁谁是男的,想过来觉得不方便,让我邀请一下。我没敢搭腔。”

        “敢情他们把这儿当成公共场所了啊。”张云飞怒了,道:“明天我们去玩一天,让她们吃闭门羹。”

        “后天呢?昨天她们就闹腾一天了,四点半我说要做饭,她们才依依不舍地离去,今天八点不到就来了。估计会越来越早,越走越晚。”刘芳发愁。

        “就说空调坏了,不开。没空调,他们还赖得下去吗?”张云飞出损招。

        “总不能空调天天坏吧?”刘芳愁得不行,更主要是心疼电费、饮料、西瓜这些费用,至于瓜子,是某大妈带来的,她们开始往这里带零食了,那是要把这里当成长期抗战根据地哪。

        “妈,我去酒店开个房间,你白天去那儿休息,晚上再回来,过几天,她们的兴头过去就好了。”张云飞开始想在哪家酒店开房间,附近的怕是不行,太远的母亲又不愿意,最好离这儿有点距离,又不用开车,走路能到。

        “太费钱了。”刘芳心疼,儿子挣钱不容易,这天天早出晚归的,赚的钱就这么糟蹋了,那怎么行?

        秦沐插嘴:“不用这么麻烦。张云飞,你跟物业管理处说,让他们腾一间房做活动室,你赞助一台空调。要是物业管理处不同意,大妈们肯定去闹事,要是他们同意,你买一台空调装上,既落得好名声,她们又不再往这儿跑,可不省事多了?”

        一台分体式空调也就一两千元,能一劳永逸,这钱花得值。

        “这主意好。”张云飞拍板。

        说好的包饺子自然泡汤了,晚饭后,张云飞先去和管理处协商,再和秦沐一块儿去商场,先给秦沐买一台空调,约好明天安装。

        发生在西餐厅的一幕,让方大荣彻底抛弃了张少彬。可如何向姐夫黄剑初交待,怎么保住总经理的位置,他想了两天,一个办法想不出来,急得团团之际,不恨自己没用,反而恨张少彬欺骗自己。

        喝酒时,他大吐苦水,狐朋狗友们纷纷叫嚷揍张少彬一顿,打得张少彬生活不能自理。有朋友们撑腰,痛揍张少彬,他没心理压力,可揍完怎么办?

        “我怎么跟我姐夫说?要不,让张少彬回来吧。”他揪头发,征询朋友们的意见。貌似装作什么事没发生过最好,起码不用烦恼怎么向姐夫交待,可他一想上张少彬的当,又一口气憋在胸口,难受得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