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历史小说 - 钢铁苏联在线阅读 - 第495章 超强慈父

第495章 超强慈父

        在贯穿整个二战的红军重型坦克发展史上,除去战后才迟来诞生的慈父七号,性能之强大足以碾压is3的is4重型坦克,才是整个二战史上无出其右的苏军重型坦克最强大者,没有之一。

        早在1943年就已经造出了原型车的is4之所以没能最终走上战场,原因其实是多方面性的。

        讲究大兵团集群作战且处在不断推进的战略反攻阶段,苏联红军坦克部队对于重型坦克的机动性和通过性要求被摆在了很重要的位置上,这点光是从斯大林系列重型坦克上就已经能够看出。

        同时期诞生并走上了战场的is2重型坦克比德军的胖虎机动性好了可不是一星半点,在兼具火力和防护的同时对机动性也非常重视,中庸之道可以勉强用来形容红军重型坦克的核心发展理念。

        体重高达60吨的is4重型坦克尽管没有胖虎的70吨体重那么夸张,750匹马力的v-12柴油发动机在结合吨位之后的功重比也比德军胖虎好得多。

        但比起is2重型坦克还是一下子多了十几吨的夸张体重还是让苏联红军对is4连连摇头。

        通过地质湿软的田地和雨后天气时,体重高达60吨的is4很有可能会陷在软地烂泥塘子里出不来,如果想要把这头60吨重钢铁巨兽给拽出来的话更是难于登天!同时如何让is4过河也是个相当令人头疼的问题,红军的工兵部队可架设不起能让这种吨位的钢铁巨兽给顺利过河的浮桥。

        尽管后来的德国人用虎王的70吨体重,证明了苏联人在1943年底的想法实际上有些多余,拥有宽大履带和交错式负重轮加持的虎王通过性可以说并不算太差,甚至在重型坦克里还有点小优秀。

        在不考虑坦克本身的故障情况下,运转正常的虎王能够直线通过稀烂的泥地甚至是耕耘过的松软田地,当然如果车组作死在这种烂地里掉头转向的话那可就另当别论了。

        唯一让德国人头疼的就是虎王的传动系统和发动机因不堪重负而频频抛锚,以及高达70吨的战斗全重几乎根本无法野战过河的尴尬,历史上的绝大多数虎王也是因为这种问题而被弃尸荒野遭苏军与盟军士兵摆拍围观的。

        让is4遭到弃置的另一个主要原因便是44年之后的德军全线溃败、一蹶不振。

        在is2重型坦克表现还算尚可足以满足战斗需要的情况下,吨位大到令人连连摇头的is4重型坦克重要性自然被排到了第二的位置上。

        即便是到了战后的真正开始量产装备部队,is4少的可怜的几百辆产量最终还被丢到了总是用不上好装备的西伯利亚军区看家护院,那里的平坦土地被认为是最适合is4重型坦克发挥的场所。

        总而言之,能被is3取而代之并不是is4设计不好亦或者是性能太差,而是这款作为二战红军最强存在的重型坦克实在是有些生不逢时,这也是马拉申科为什么会在希望is6能够复活之后,想让is4能够在自己的影响下重出江湖的真正原因所在。

        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德军的二战装甲兵发展史已经因为自己的蝴蝶效应而开始发生了肉眼可见的改变。

        从三号j1的提前几周抵达战场,再到奥古斯特已经交代的老虎出笼时间预计会提前好几个月。

        照这个加速势头发展下去的话,马拉申科预计德国人很可能会在1944年的战场上,拿出一些更加稀奇古怪足以让人惊掉下巴的玩意儿。

        尽管目前对这一切还仅仅只是个遐想推测,但深谙未雨绸缪真理的马拉申科却不想打没有准备的仗。

        既然自己知道红军重型坦克发展所踩过的坑和什么才是正确的道路,那么就没有理由不加大力度继续对科京那边煽风点火制造更大的影响。

        不管德国人能因为战场的巨大变化而祭出怎样的新奇玩意儿,马拉申科必须始终让红军的重型坦克力压德国人一头!

        你出老虎我出慈父1,你出黑豹我出慈父2。

        南哥来了有慈父6打爆狗头,最后再让慈父4把虎王和猎虎送回老家!

        “嗯!就这么搞,不整点大新闻出来简直有愧于穿越者的头衔!”

        内心中越想越一帆风顺甚至还有点小小的得意,沉浸于在自己的影响下,让斯大林系列重型坦克提前一年多诞生的洋洋自得喜悦中的马拉申科此刻没有料到。

        正是自己此刻这有些小得意的心思,把原本历史上已经被写定的卫国战争搅和的一塌糊涂!

        在那已经被篡改的面目全非的并不遥远未来,原本还能以攻对攻的德军直接被1942年的is2重型坦克给撞了个头破血流,1943年的库尔斯克战场上更是出现了一些让人始料未及的崭新面孔。

        至于在1944年德军独立重型坦克营里惊艳亮相的超强存在,是如何把西线战场上的盟军谢馒头给打的头破血流、脑袋飞天,这就不是咱马拉申科同志所能管辖的事儿了。

        毕竟对待小布尔乔亚可是决不能仁慈的,马拉申科真要是知道了估计还得拍两下手鼓个掌啥的,这才是白俄罗斯第一方面军下属近卫第一重型坦克师的师长同志该干的事情。

        眼下说这些不远将来才会发生的事情还有些为时尚早,对此情况一无所知的马拉申科带着还算不错的心情迈步走出了车站大门外。

        原以为被自己亲自下令到处去逛逛的瓦连京下士早已开着车不见了踪影,朝着目所能及视野范围内下意识扫视了一通的马拉申科这才发现,那辆格外显眼的嘎斯吉普车正停在自己几个小时前下车的位置上纹丝不动。

        “这小子,难不成把车停这儿自己溜了?”

        带着疑惑心情迈步上前的马拉申科随之大跨步地来到了车边,原以为瓦连京已经不知道去找哪家姑娘地透过车窗玻璃朝着车内望去,可谁知瓦连京下士压根就没走,正靠在座椅上继续捧着手里那本钢铁是怎样炼成的看的津津有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