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历史小说 - 钢铁苏联在线阅读 - 第484章 重逢

第484章 重逢

        居住在这栋颇显身份小楼里的基本上都是莫斯科的政府官员,对于这些时常耳闻目染上级传达讲话指示和把真理报每日必阅的苏联官员来说,马拉申科这张年轻但却象征着胜利的面容可是近期最经常看到的照片之一。

        与素不相识中年男人的简短谈话仅仅维持了半分钟不到,还有其它事情等着要办的马拉申科很快与其面露微笑中挥手告别。

        听到耳畔传来的匆忙下楼脚步声渐行渐远,重新迈上了上楼台阶的马拉申科不由向着身旁的瓦连京下士开口问道。

        “我现在真的有这么出名吗?随便一个路人都能把我认出来,这未免有点太夸张了。”

        听闻马拉申科的开口话语后不禁微微一笑,自卫国战争爆发起就从未离开过莫斯科的瓦连京下士,对于眼下马拉申科在莫斯科的出名程度有多高可谓是异常地了解。

        “几个月前大家可能还不太了解这个名字,但是现在不一样了,马拉申科同志。”

        “会议上,报纸上,宣传里.......几乎所有的地方都能够听到或者看到您的名字,这个特殊的名字对大家来说昭示着胜利,只要这个名字出现在报纸头条上那就一定是呐粹又被红军击溃的捷报。”

        “听说很多姑娘已经把你当成英雄了,马拉申科同志,您知道这件事吗?”

        “......把我当成英雄?”

        心里自然能够知道瓦连京口中着一语双关的英雄词汇表示着怎样的含义,对此显得很是意外的马拉申科并没有再次开口报以任何回答,只是一味地低着头继续向上方的楼梯抬腿迈去。

        有很多姑娘把你当成英雄偶像一样倾慕放在后世毫无疑问是件好事,但在这脑袋别在裤腰带上时刻可能没命的当下,光是娜塔莉亚已经够让马拉申科头疼的情况实在是没有功夫去想别的女人了。

        在前方引路的瓦连京下士来到了四楼拐角的走廊后旋即停下了继续向上的脚步,转身迈向走廊的步伐和背影在马拉申科看来却有些难以形容的味道。

        在思索了很多事情以后,马拉申科已经有些不敢去面对娜塔莉亚。

        用不敢这个词汇来形容马拉申科眼下的心境并非绝对的准确,但除此以外再也找不到更合适恰当的形容词语却也是客观现实。

        身负着另一个逝去灵魂嘱托的马拉申科不敢去想自己死后一切将会变得怎样,如果说这个本不属于自己的陌生异世界能有什么东西是让马拉申科最牵挂放心不下的,那大概也只有将自己视作最为重要之人的娜塔莉亚了。

        “哎,他妈的都是什么事儿!我为什么就不是个渣男?”

        前世时总是对渣男嗤之以鼻,现如今却又羡慕渣男不用承担那良心上的谴责与沉重的心理负担。

        矛盾冲突在内心中激烈碰撞,迈开犹豫步伐的马拉申科终归还是跟随着瓦连京下士的步伐来到了那扇门前。

        正值白天工作时间的幽长走廊里非常寂静而空无一人,针落可闻的环境却与马拉申科此刻激烈碰撞的矛盾内心截然相反。

        犹豫了将近足足半分钟后终于在瓦连京下士那稍显疑惑的眼神中抬起了右手,在距离门板前最近距离的半空中足足悬空了好几秒的马拉申科最终还是轻轻叩了下去。

        噔—噔—噔——

        三声轻轻叩响的敲门声之后,与一阵稍显轻快的脚步声同时传来的赫然正是木门的轻启。

        时常用微笑面孔示人并给身旁的邻居们带来鼓舞与欢笑的年轻姑娘,一如既往地用太阳一般令人感到温暖的表情打开了房门。

        但面对眼前这个无比熟悉而又令自己无时无刻不在牵挂当中的突然出现面孔,表情一度凝固的娜塔莉亚在手握着门把手忘记松开足足愣了将近十余秒后,瞬间便以那久别重逢的恋人姿态一头扑进了马拉申科的怀里。

        感受着比自己低了一头不止的温暖与柔软,双手浮空显得有些突兀的马拉申科实在不知道该把手往那里去放。在邻居面前总是欢声笑语的娜塔莉亚一见到久别重逢的马拉申科就像是患上了失语症,只有继承了那段本不属于自己陌生记忆的马拉申科才知道这一切的原因。

        这个身体原本灵魂对于娜塔莉亚的唯一正是眼下马拉申科心中最沉重的一块责任,唯有用一声轻叹来表达自己此刻心情的马拉申科同样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是好。

        对于前线战斗一窍不通的瓦连京下士在男女情感上却早已不是菜鸟。

        深知自己再在这里待下去只会显得多余和电灯泡,依旧面带笑容的瓦连京下士手指了指身旁不远处另一扇门板后随即转身退下。

        直到瓦连京下士的身影伴随着合上的房门消失在了走廊之中恢复了片刻之前的针落可闻,从方才起就不知道该如何是好的马拉申科,终于将自己的双手轻轻放在了爱人的背后缓缓相挽。

        “我回来了,一切都好。”

        “.......”

        怀中的爱人即便听闻到了这最希望能够再次听到的声音后依旧没有松开自己的双臂。

        从那段继承来的记忆中清楚地了解到了娜塔莉亚为何会有如今的这幅状态,能够连续装填超过三十发定装85毫米炮弹的粗犷双臂,此刻却没有力气将怀中这幅柔弱的躯体轻轻推开。

        静静感受着这一刻场景的马拉申科足足等了将近十分钟的时间,轻声抽泣中终于缓缓抬起头来的冰雪一般面容上正闪烁着未尽的泪光。

        “你从未欺骗过我,马拉申科,在我们小的时候是这样,现在是这样,以后也一直会是这样。”

        尽管已经不是第一次听到娜塔莉亚的开口话语,但听闻如此这番心声后的马拉申科却依旧不由为之一震。

        长久以来自己内心中的担忧与焦虑并非是空穴来风,娜塔莉亚这饱含深情与泪光的话语再一次印证了一个早已铭刻在心的真理。

        这个身为红军坦克英雄乃至于受到了最高领袖斯大林同志赏识的男人,同样也是娜塔莉亚那个迷你而又被填补了无数裂痕世界当中的唯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