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历史小说 - 钢铁苏联在线阅读 - 第467章 反攻!反攻!

第467章 反攻!反攻!

        对于博克元帅的语气平淡发问,古德里安并没有做丝毫的犹豫,转而以相同的语气脱口而出。

        “零下50度,元帅,这是半个小时前刚刚送来的温度。”

        对于古德里安的回答显得有些意料之中,语气依旧非常平淡的博克元帅最终向古德里安下达了稍显无奈的命令。

        “暂停攻势吧,古德里安,但是先不要后退,这是元首才能决定的事情。”

        12月5这一天对于莫斯科战役乃至整个苏联来说都是具有决定性意义的一天。

        这一天,在环绕包围莫斯科城外300公里的半圆形阵地上,包括古德里安第二装甲集群在内的所有前线德军攻势都被制止住了。德军试图在1941年结束战争的最后希望彻底破碎化作了泡影,屹立于白雪皑皑大地之上的克里姆林宫就像是触手可及的星星一般实则远在天边。

        意志尚且还算坚定的古德里安至少没有流露出太过悲观的情绪,但前线上与古德里安同级的其他德军将领可就不是这样了。

        担任第四军团司令的克鲁格元帅对自己的参谋长勃鲁门特里特悲观地说:“从现在开始起,我们将会成为德国历史上的罪人,至少在1941年的历史上会是如此。”

        而作为对克鲁格元帅悲观话语的回应,第四军团参谋长勃鲁门特里特在总结今日的日记当中悲观地写到:“我们想在1941年打败俄国的最后希望,已经在最后一分钟彻底化成泡影了。”

        在多年以后对于莫斯科战役的回忆当中,古德里安曾这样提及:“这是我生平第一次必须做出这样的一种决定,没有比这再困难或是更糟糕的事情了。我们对莫斯科的进攻已经失败,我们英勇的部队所付出的一切牺牲和冰天雪地下忍耐的煎熬都已经归于徒劳,我们遭受到了最可悲的一种失败。”

        自11月16日到12月5日发起对莫斯科最后一波战略集群级总攻时间段内,德中央集团军群冻死、战死、失踪官兵共计15.5万人,技术兵器方面损失坦克七百余辆,各类型轻重火炮和战机无算。

        被希特勒吹嘘为决胜台风的强大攻势已经在12月5日这一天彻底偃旗息鼓,而与之相对应的,运筹帷幄的朱可夫大将则正在策划一场,能够让德军一辈子都忘不掉1941年苏联冬天的史无前例大反攻,并且已经准备就绪。

        正如同博克元帅在电话里同古德里安通话时所猜测的那样如出一辙。

        当12月6日清早初升的朝阳刚刚越过天边地平线时,已经连夜准备完成的苏军战役集群级野战炮兵部队开始疯狂倾斜火力,包括203毫米斯大林之锤在内的各类重型火炮让德军感受着严寒冬日里最热情的一把火,口中高呼着乌拉口号的苏军反攻部队紧接着就如洪水一般决堤而来。

        同样也是在12月6日这一天清晨,在头一天夜里才接到老朱同志下令发起全面反攻命令的马拉申科并不感到意外,毕竟按照原有历史的时间节点来推算的话也差不多就在最近,从德军的颓势中已经预感到了反攻即将到来的马拉申科早已做好了准备。

        连夜增援开赴过来的其余4个步兵师联合着马拉申科所部,以及先前发起反攻的3个不满员步兵师,以共计7个步兵师外加一个方面军直属近卫重型坦克突破团的总兵力,向着对自己对手被增强到何种程度,仍旧一无所知的大德意志步兵团与第四装甲师残部发起了猛攻。

        足足7个苏军师属炮兵团一齐开火的阵势堪称地动山摇,巨大轰隆的炮声大到连在坦克里做着最后出发准备的马拉申科都被震的耳根发麻,早已预料到炮击一定会非常猛烈的马拉申科对于眼下的情况终归还是有些出乎预料。

        “我从没见过这么猛烈的炮击,车长同志,这简直能把人的耳朵震聋。”

        有些发鸣的耳朵尽力竖起得以听清楚了嘴巴不断一张一合的伊乌什金在说些什么,正在自己的车长位置上检查车载无线电台的马拉申科随即调高了语气,以高分贝的开口话语向着伊乌什金大声说道。

        “七个师属炮兵团的火力不算什么,你应该去莫斯科北面的反攻方向上看看,那里可是调动了集团军的直属炮兵营,203毫米b-4榴弹炮量大管饱,一发就能让呐粹法希斯感受共产主义的伟大与热情。”

        在开战前用轻松愉快的氛围来调节心理压力是很有必要的事情。

        听到马拉申科口中那云淡风轻的一脸轻松玩笑话语,在隆隆炮声中原本有些紧张的其余三名车组成员都不约而同地面露笑容。

        足足七个师属炮兵团火力全开的炮火准备猛轰,终于在持续了一个小时之后彻底偃旗息鼓。一摇三晃地走出了防炮洞的幸存德军士兵还没来得及站稳,山呼海啸一般的乌拉怒吼就强行盖过了清早的寒风裹挟着柴油发动机轰鸣作响紧随而至。

        “喔,该死!俄国佬,到处都是俄国佬!快挡住他们!”

        前线上的大德意志步兵团幸存士兵们在竭力抵挡着疯狂扑来的苏军,后方野战指挥所内连上衣扣子都没紧上的大德意志步兵团团长霍宁上校正手举着望远镜,以眉头快要拧成麻花的扭曲表情注视着视野内汹涌袭来的红色浪潮。

        “见鬼!谁能告诉我这些俄国佬是怎么一夜之间变出这么多部队的!?昨天空军侦查报告说只有三个不满员步兵师和最多一个装甲团在朝我们运动,现在呢?你们拿着望远镜自己去看看!那些俄国佬的钢盔上面是不是写着三个不满员步兵师!?”

        气急败坏之下直接一把将自己手中的双筒望远镜摔了个稀巴烂,内心中有一种自己被空军欺骗感觉的霍宁上校感觉脑袋就快要冒烟。

        低头忙着做事的指挥所内其他军官和参谋们,没有一个敢回答处在暴怒状态下的霍宁上校话语,在这种时候谁要是敢上去触霉头那才是找死,即便是俄国人的刺刀已经顶在了鼻尖上也是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