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历史小说 - 钢铁苏联在线阅读 - 第450章 薇拉

第450章 薇拉

        并没有让一脸疑问当中的马拉申科等待太久,身后带着两位垂垂老者手里还拉着自己妹妹的年轻姑娘很快报以了肯定的回答。

        “是的,同志,那些德国人给了我们一点吃的,然后就用枪抵着把我们赶了出来,让我们离得越远越好。”

        为了让自己的话语增加真实度,这位浑身上下几乎都是用粗麻布和破旧衣服包裹着的姑娘,还小心翼翼地从自己的外套内衬中掏出了几块被黄纸包裹着的方块状物体,这很显然正是德军标配的干面包块无疑。

        看着面前姑娘手心之物的马拉申科会心一笑,朝着已经从炮塔上一跃而下来到了自己身旁的伊乌什金开口说道。

        “看来那群德国佬日子过得还算可以,居然有多余的面包拿来施舍无关的人。”

        并不知道马拉申科这番话语到底是什么意思,有些怯生生的姑娘就这样矗立在原地手握住几块珍贵的食物不知所措。

        与伊乌什金的一番玩笑般话语告一段落后随即再度转过头来,面色神态已经恢复如初的马拉申科紧接着再度开口。

        “不用怕,姑娘,食物该是你的就是你的,即便是那些德国佬给你的也是一样。”

        听到马拉申科的如此这番保证后渐渐松开了紧握住的手心,将几块小面包再度小心翼翼塞回了衣兜的姑娘,紧接着便等来了马拉申科的后续话语。

        “你叫什么名字?”

        “薇拉.......”

        “薇拉?”

        口中细细琢磨着这个异常好听而又朗朗上口的名字,稍事点头后的马拉申科很快再度开口。

        “很好听的名字,薇拉。但是现在我需要你回答我一些问题,一些有关于那些把你赶出家来的德国佬问题。”

        从那些德国佬竟然能大发善心地给面前这些难民一点良心食物中猜到了一些东西,需要对此进行确定的马拉申科紧接着便将心中的猜测脱口而出。

        “那些德国佬的制服是什么样的?他们身上有没有什么明显的标记?比如说头盔上有没有歪歪扭扭像是音乐符一样的记号?”

        “音乐符?”

        文化水平并不算高的薇拉对于马拉申科口中报以的形容有些难以理解,见此情景后并不肯善罢甘休的马拉申科足足比划形容了好一阵,差点没给手脚并用之后总算是让薇拉弄清楚了自己的问题。

        “如果是这样的话好像是有的,同志,那些德国人的铁帽子上确实有您形容的标志,制服也跟您说的差不多,不过很多人都穿着我们红军的棉衣,我确定我没有看错。”

        听到薇拉口中的补充回答后不由会心一笑,凭借着这番话语马拉申科已经能够确定,和自己相距不远村庄中的当面之敌正是刚刚赶到的大德意志步兵团,富有特色的部队识别章总不会有错。

        “好的,薇拉,我明白了,现在你们可以离开了,不过得在我们的护送下。”

        心中早已经为面前这些衣衫褴褛的难民们制定好了安全撤退路线,回首望去的马拉申科当即举起手来,冲着身后一点钟方向抬手指去的同时再次开口说道。

        “朝着这个方向走大概一公里多,你应该就能看到又一批红军部队了。我会联络转告让他们把你和你的家人送往安全的地方,见到他们以后你们就安全了,还可以喝上一些热腾腾的东西暖暖身子,记得不要走错了方向。”

        来自马拉申科的开口帮助显然让年轻的薇拉感到有些始料未及,从没奢望过自己能得到红军战士们帮助的薇拉面目神情有些受宠若惊。

        “同志,可是,可是这难道不会给你们添麻烦吗?”

        听罢如此开口问题的马拉申科随之会心一笑,差点就把“为人民服务”脱口而出的马拉申科选择了更加委婉的方式开口出声。

        “红军是人民的红军,人民需要时最及时出现的应当同时也必须是红军。我们只是做了应该做的事,不必有什么顾虑,薇拉。”

        即便马拉申科一脸云淡风轻的表情就好像在说一件分内之事的普通日常,但心中却依旧迸发出了巨大感激的薇拉还是有些情不自禁。

        “谢谢您,同志,能告诉我您的名字吗?”

        对这稍显突兀的问题有些意外,琢磨了一下也没觉得有何不可的马拉申科当即脱口而出。

        “马拉申科,迪米特里.德鲁科维奇.马拉申科,红军西方面军所属近卫第一重型坦克突破团中校团长,如果你感兴趣的话但愿你能记住这一长串的名字。”

        灵动着的湛蓝色双睦在思绪转动中将马拉申科方才所说的一切牢记于心,对于面前这个男人充满了感激的薇拉突然毫无征兆地主动上前,敞开双臂给了马拉申科一个柔软的拥抱。

        “谢谢您,马拉申科同志,我不会忘记您的恩情的。”

        对这突如其来的一切很是意外,大脑短暂当机的马拉申科直到薇拉手拉着自己妹妹领着年迈的父母,再度踏上通往莫斯科方向的道路时才猛然间回过神来。

        “嘿嘿,车长同志!我觉得薇拉姑娘看上你了,这可是实话,我可以发誓。”

        回过神来之余用眼角的余光扫到了伊乌什金的一脸坏笑和搓鼻头动作,大脑神经从当机状态重新上线的马拉申科直接伸手给了一记巴掌。

        “上车,把你的废话留到以后给你心爱的姑娘去说!”

        捂着自己被马拉申科一记掌击而隐隐有些作痛的后脑勺脖颈,差点连头顶坦克帽都被马拉申科给一巴掌拍飞的伊乌什金显得很是委屈。

        “我只不过说了事实,用得着打我吗?”

        “你还废话!?”

        “是!这就登车,车长同志!”

        伴随着驾驶员谢廖沙一阵娴熟操作后再度澎湃而起,依旧将上半个身子半耷拉着挂在炮塔外的马拉申科不复方才的一脸佯怒,回想着方才那个少女拥抱的马拉申科显得很是回味无穷。

        “妈的,这时候突然想女人算什么鬼?”